首页 >> 2014索契冬奥会 >> 团部声音 -> 正文

肖天:精英、普及应并行 申奥劲敌是挪威

2014-02-22 22:23:00 新华社

  新华社索契2月22日体育专电 题:精英、普及应并行 申奥劲敌是挪威——专访中国体育代表团副团长肖天

  新华社记者王镜宇、李嘉、陈硕

  参加索契冬奥会的中国体育代表团副团长、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肖天日前接受新华社独家专访时表示,在冬季项目的发展中精英体育和群众普及的模式应该并行,北京和张家口2022年申办的最大对手是挪威的奥斯陆。以下是采访实录:

  中国代表团总体表现令人满意

  记者(以下简称记):这次冬奥会中国代表团的表现和成绩您觉得满意吗?

  肖天(以下简称肖):我觉得还是挺满意的,跟事先预期差不多。我们国家的冬季项目从咱们的历史和条件来看,基本上就是这么一个现状。这次的成绩应该说运动员、教练员也都满意了,它跟我们国家在冬季项目上的基础、社会发展还是相符合的。

  记:这次的表现总体来说还是展现了我们的实力?

  肖:对。温哥华冬奥会时短道拿了4块金牌,这里面确实有运气成分。王濛作为短道队主力队员这次没有来,应该说对成绩还是有影响的。总体上来说还是不错,看成绩还不能光看金牌多少块,也要看奖牌,要看项目结构有什么变化。这次速滑1000米应该是一个重大的突破,速滑在冰上项目就和夏季的田径一样,所以这一点我们还是给予充分肯定的。另外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我们原来男的不行,女的还可以。尽管都灵韩晓鹏还拿了冠军,但是整体实力也没有这届强,应该说这两个项目现在来说也是平衡的,这也是一个非常可喜的进步。再有就是男子冰壶,虽然很遗憾输给瑞典了,但他们现在能和世界一流强队对决,也是很大的进步。

  记:除了比较突出的运动成绩之外,有没有哪些运动员让您印象深刻?

  肖:这次有很多队员非常值得尊重。像庞清/佟健34岁了,能够坚持到最后,非常完美,从短节目到自由滑。他们展现了完美的艺术表现,难度标准也没有往下降。虽然在名次上有点小的遗憾,我觉得应该说是很辉煌了。他们两个之后也就准备退役了,我祝愿他们今后的人生道路上能够更加幸福。

  另一个要说的就是刘秋宏,温哥华的时候是因为受伤,股四头肌由于意外被冰刀划破,没能参加比赛。这届冬奥会对她来说也是有些伤感,但她作为一个运动员能够坚守,这也是令人尊重的地方。再一个就是李妮娜,从伤病以后又复出,进入决赛后为了金牌拼一下,最后没有成功,再次受伤。虽然没有成功,但是我觉得他们这样为国争光、为实现自己的奥林匹克梦想、为了人生的目标,可以说非常悲壮。作为一个年轻人来说,为了自己的事业能够投入这么大,无论他们最后拿到金牌与否,我觉得都应该值得尊重。

  精英体育和群众普及两手都要硬

  记:中国的冬季运动发展至今,要缩小与传统强国的差距,您觉得需要从哪些方面努力?

  肖:我们还是要在有限的项目中挑选适合中国人的项目、符合中国自然条件的项目去取得好的成绩,不是说所有项目都要开展。当然,这里面有一个大众喜不喜欢的问题,还有一个中国体育代表团在奥运会上排位的问题,我觉得这两个方面要兼顾。大众要走大众的那条路,代表团在发展战略上就要考虑投入最小取得最大的效益。像我们原有的短道速滑、花滑、空中技巧等,还是要选适合我们自己的项目。比如说冰壶,下一步我们还可以再进一步努力。雪上项目的雪上技巧、单板U型槽,我们也是可以做的。如果未来条件好,还可以在跳台滑雪等项目做一些努力。但是在男子冰球,高山滑雪、雪车雪橇这些项目上,取得突破的难度是很大的。另外一个就是中国的冬季项目还要考虑到实际情况,考虑到自然条件。

  记:单板滑雪在欧美有不少市场化的赛事,在冬奥会上也广受欢迎,咱们将来在这个项目上会采取什么样的发展策略?有没有可能走职业化的道路?

  肖:冬季职业化程度高的项目,例如花滑、冰球、单板滑雪,它可能跟时尚、跟年轻人的东西结合到一起,但在中国真正能发展到像欧美的极限运动的话,我觉得应该还是有一个过程。这个项目还是应该加大宣传,让大家更加认识它的时尚和适合年轻人的特点。另一个就是政府要用民间资本、用市场经济来启动这些东西,政府要给一些政策、扶持。单板和大众雪场的发展是联系到一块的,那么在雪场投资的土地使用权、税收、器材进口的关税等方面应该有一些扶持政策。

  记:像冰球这样的项目,群众普及有了一点点好的苗头,而如您刚才所言提高竞技水平太难,这样的项目应该怎么发展?怎么引导?

  肖: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家长愿意给孩子在冰雪项目上投资,愿意让孩子有一个爱好,体育总局这块要给他们在规则制定、裁判培训等必要的业务方面给予支持,让俱乐部做得越多越大越好。将来要发展、要提高水平的话,还是要回到精英体育那条路。选择一些有天赋的孩子,加入到竞技体育高水平的系列里面去培养。在大众体育这条路上,就是要把俱乐部联赛、孩子们的定级、奖励、还有上学的优惠政策等等做好。

  我一直认为,精英体育和群众普及是两个不同的体系。这里面既有间接联系,又不是完全的逻辑关系。有人认为只有群众基础大了,水平才能提高。这在有些项目起作用,有些不起作用。我个人觉得,精英体育有6个要素:一是一定的后备人才来源和有天赋的运动员,二是高水平的教练,三是高水平的保障团队,四是科学系统的训练,五是参加必要的国内外赛事,六是在国际组织中有一定的地位和话语权。

  因此,一个项目的竞技实力,跟群众基础有联系,又没有必然联系。从这一点上说,应该两条腿走路。一方面做好更大范围的普及,另一方面在国家队层面还是要科学训练。拿冰壶这样的项目来说,加拿大等国家群众基础非常好。但是,如果国家队的层面衔接不好,也会出现青黄不接的情况。而我们如果抓得好,也可能在短时间内取得比较好的成绩。

  申奥劲敌是挪威

  记:您怎么看待北京和张家口申办2022年冬奥会的前景?

  肖:最终要看国际奥委会委员投票。目前想申办的几个国家,比较有竞争力的就是挪威的奥斯陆。据说挪威老百姓、议会和奥委会的意见还不太一致。假如挪威退出,我们的胜率可能会大一些。如果挪威不退出,国际奥委会有个不成文的惯例,就是大洲轮换,最近大型赛事在东亚举办比较多。还有中国雪上项目的基础设施欠缺,包括我们这些项目在国际雪联的影响力相对比较小,这都是不利的因素。

  记:如果申办成功,在7年左右的时间里我们从场地设施、群众普及等各个方面能否达到与举办冬奥会相适应的条件?

  肖:如果成功的话,我觉得在硬件设施上,特别是冰上,应该没有什么问题。雪上的问题比较大,但是像越野滑雪、U型槽、空中技巧、雪车雪橇,这些也都没有太大问题。最大的问题是高山滑雪,山形地貌、落差等等,以及冬季项目雪上的交通、场地布局的系统等,这些方面我们可能会有一些困难,国际奥委会也有很严格的要求。如果拿到(主办权),我们还要做很大努力。另外,在民众方面,我觉得主要还是要通过宣传让大家有更多的参与和关注。

  如果能够成功的话,无疑对中国人民、对华北地区老百姓参与冬季项目都是一个非常大的推动,这点对整个国际奥林匹克运动、对冬季运动项目,都会有非常大的贡献,因为我们是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无论是在群众体育还是在运动水平提高上,都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完)

来源: 华奥星空
责任编辑: 赵宇鑫

相关新闻

奖牌榜

微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