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4索契冬奥会 >> 冠军访谈 -> 正文

冰壶女队做客华奥 笑言都生女儿再组队

2014-02-21 10:29:00 华奥星空

  北京时间2月20日,中国奥委会官方网站、腾讯网,和华奥星空联合制作播出的《探索冬奥》节目,迎来五位美女——中国冰壶队的全体以及教练。以下为访谈实录:

  主持人 杨阳:《探索冬奥》和您一起聊奥运。欢迎收看由上海大众Lavida家族特约播出的《探索冬奥》节目。本节目是由中国奥委会官方网站、腾讯网和华奥星空联合制作播出。大家好,我是主持人杨阳,今天来到我们演播室的是五位非常漂亮的美女,她们是冰壶队的全体队员以及教练,让我们用掌声欢迎。从教练这先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谭伟东:大家好,我是国家女子冰壶队教练谭伟东。

  主持人 杨阳:欢迎。

  王冰玉:大家好,我是中国女子冰壶队队长王冰玉。

  主持人 杨阳:欢迎。

  柳荫:大家好,我是中国女子冰壶队三垒柳荫。

  岳清爽:大家好,我是二垒岳清爽。

  周妍:大家好,我是一垒周妍。

  姜懿伦:大家好,我是一垒,不是,大家好我是替补姜懿伦。

  主持人 杨阳:我们这个开场挺好的,大家在一个愉快的气氛开始。你是特想打一垒吗?

  姜懿伦:不是,说错了。

  主持人 杨阳:完全口误是吧。这里你最小,你的目标是什么,说实话。

  姜懿伦:我的目标就是将来能像冰玉姐这样。

  主持人 杨阳:教练特喜欢听这样的话是吧?

  谭伟东:我希望中国有更多个像她这样的,将来希望成为王冰玉的运动员,这样可以把女子冰壶发展的更快一点。

  主持人 杨阳:更多的王冰玉出现,更多其他的一二三垒的竞争人数多一些。我得考虑考虑让谁上场,对吗教练?

  谭伟东:这个选择权就比较大一点。

  主持人 杨阳:说到女子冰壶队,给我们大家的印象就是2009年世锦赛冠军。之前大家有对你们关注,但是从那次之后,我们对冰壶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知道了冰壶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体育项目,在中国推广了冰球。2010年我们拿到了铜牌之后,用“起伏”这两个字形容我们这支队伍,你觉得对吗?

  谭伟东:我觉得还是比较准确的,2010年之后大家结婚、上学有很多的问题。老的女队发生一些变故,备战今年奥运会的时候,我们在一年半之前才把老队召集回队。队伍的变化很多,成绩也是起起伏伏,用起伏这两个字还是比较恰当。

  主持人 杨阳:2012年的世锦赛,柳荫没有参加比赛。那年你在?

  柳荫:生小孩。

  主持人 杨阳:其实是另一种幸福,当时生了宝宝之后有想过冰壶吗?当时想的最多的是什么?

  柳荫:有想过,在怀孕期间也一直和队友保持联系,包括他们在2012年世界锦标赛的时候,我也在家里关注。感觉和她们一直没有分开,她们每一个比赛,包括生活的一切我都是在关注的。

  主持人 杨阳:2012年世锦赛可以说是中国女子冰壶队的一个低谷,那时候你着急吗?

  柳荫:着急,在电视前也会和她们一起有失落的心情,或者胜利的愉快,都是和她们一起的。

  主持人 杨阳:纠结吗那时候?

  柳荫:当然了。

  主持人 杨阳:这面是家庭的幸福,那面是自己的事业。

  柳荫:有时候也会在想,如果不是因为家庭,可能我会和她们一起在赛场上。心里觉得挺有些歉意的吧。应该说没有和她们一起在赛场上并肩作战,我觉得挺遗憾的。

  主持人 杨阳:但是毕竟。

  柳荫:没办法。

  主持人 杨阳:你还是回来了,我们今天还是一起参加冬奥会,这是另外一个缘份,对不对?

  谭伟东:对的,2012年在加拿大Lethbridge打比赛我也去现场看了比赛,其实看了心情很纠结,感触也是很深。后来队伍同时需要我回来,这种情缘没有了,我有义务为中国女子冰壶队做一些事情,我也希望四个老队员重新组合在一起,重新站在奥运赛场上。不管结果如何,这标志着女子冰壶队还在奥运赛场上,这是中国女子冰壶需要发展的一个历程,需要一个经历的过程。

  如果我们这次不可能参加冬奥会,女子冰壶就像其他的项目一样昙花一现,我们来了虽然成绩没有像我们所希望的那么理想,但我们站在赛场本身就是一种成功,对他们四个人本身就是一种挑战。因为毕竟年龄大了,伤病也多,结婚生子一系列的事情对竞技体育的影响还是比较多,但是她们能拿下落选赛,站在这个赛场就是一种成功。

  主持人 杨阳:教练也讲这四年大家经历了很多的不同,可能除了小爽之外,其他的三个姐姐都已经成家了,周妍也结婚了。冰玉也结婚了,给我们讲讲那一段浪漫的事情。

  周妍:像我结婚比她们早一些,我是2010年冬奥会之前,2009年结的婚,结完婚以后去参加的冬奥会。

  主持人 杨阳:你这四年没有想像柳荫似的想到要孩子吗?

  周妍:也想过,我觉着时机不太合适,我毕竟是一垒,要完孩子对我身体这一块要求比较高。因为我要经常扫冰,不像柳荫,因为三垒扫冰比较少,对体力和体能要求比较稍微小一些。

  主持人 杨阳:小爽看到三个姐姐都结婚了,会着急吗?

  岳清爽:我不着急,因为毕竟还小,只是想到还是以自己的梦想为主,没想太多。

  主持人 杨阳:现在有男朋友吗?

  岳清爽:有。

  主持人 杨阳:前一段时间自由滑雪李妮娜来了,她说回去第一件事是相亲。现在已经开始排队了,很多人都为她着急,大家谁都为她介绍。她说列单子,今天见谁,明天见谁,这样我们就很放心了。冰玉来之前,昨天有发烧是吧?

  王冰玉:对,昨天有发烧,今天感觉好一点。

  主持人 杨阳:来之前还说,王冰玉不来,不会吧,她因为发烧了,我们大家感觉挺遗憾的。没想到你还过来了,还是有好转是吧?

  王冰玉:今天感觉好很多了。

  主持人 杨阳:听你说话觉得你的嗓子有点哑,很虚弱。

  王冰玉:本身打比赛可能喊的嗓子就不是很好,所以相对来讲有点哑,再加上生病,现在感觉有点虚。

  主持人 杨阳:做完访谈补补去。

  谭伟东:她们最愿意听到这句话,奥运村没有太可口的中餐吃,她们经常吃泡面,有时候吃点酸辣粉算改善了。

  主持人 杨阳:生病是不是也因为比赛结束了,精神马上放下来了,那种感觉我觉得应该有,人好像泄气一样,觉得浑身都是软的。

  王冰玉:一般来讲,比赛期间不会有病,可能有那种精神力量在那支撑比赛,不能让自己倒下。有的时候比完赛一结束,全身上下一放松,很容易就会生病。

  主持人 杨阳:免疫力下降,很容易就生病了。比赛之前你毕竟是女子冰壶队的队长,又是四垒,是核心人物,大家对你的关注也比较多。之前听说你受伤了,膝盖积水,在我们感觉,特别是我是运动员,感觉冰壶这个项目好像是不会那么容易受伤对体力要求又不那么大。刚才周妍讲,其实很需要体力的,给我们讲讲你当时怎么样有这个伤病,冰壶对于体力的要求是不是也是非常高的?

  王冰玉:其实冰壶不像其他项目有硬性的急性的损伤,我们一般是老损性。我的两个膝盖都是常年的磨损导致的受伤。包括去年2013年世界锦标赛的时候,已经没有办法正常用刷子滑行,需要有一个助滑器辅助滑行,这个可能是从来没有过的。所以在今年整个备战奥运会期间,对于我来讲自己的重中之重,就是怎么保护好自己的两个膝盖,落选赛能让自己的奥运会相对来讲比较顺利完成。

  所以今年相对来讲可能从体能教练,包括我自己大家关注我的膝盖的保护,还有对于膝关节周围小肌肉群的训练。我可能是比较明显的膝伤,几个姐妹之间都分别有这样的伤,肩的,腰的,包括膝伤,还有手腕,他们扫冰的磨损的都很严重。

  主持人 杨阳:我以为大家都会扫冰呢?其实不是这样的是吗?

  王冰玉:一二垒扫的比较多,对于她俩体能要求比较大,同时她们肩背的损伤也是比较严重的。

  主持人 杨阳:平时训练并不仅仅是我们看到的技术,还需要付出很多。

  谭伟东:对,冰玉说的膝伤是因为基础训练的时候我们忽略了体能这一块,对伤病的防治忽略了。冰壶刚进入中国我们不是很了解,只是照着加拿大一些传统的教材做,忽略了很多细节。他们推动这种职业化训练时间特别长,十几年训练之后,这种老损伤很严重了。去年2013年她的伤几乎不能打世界锦标赛,后来拿助滑器打比赛,伤痛时对肌肉控制感要求非常精准的项目影响非常大。

  主持人 杨阳:刚刚你有讲到助滑器,是规则允许的?

  谭伟东:是。

  王冰玉:在之前有其他个别国家的队员,他的技术就是拿这种助滑器,技术本身就是这样的。作为我们来讲,从来没有尝试过这种技术。所以相对那个时候感觉有一定的不适应。之前我们的滑行整个是放在腿上,因为膝伤的问题,上来要把大部分的力量用助滑器分解一下,分担一下膝盖的承受力,在有些感觉上,确实要比以前练的技术差很多。毕竟拿刷子滑行技术练了13年,拿助滑器才几个月。

  主持人 杨阳:我听了以后感觉最深的是,你们作为中国第一批冰壶运动员,取得了辉煌的成绩,同时又给后辈们留下了很宝贵的经验。我们那个时候只是模仿着人家去训练,不知道小肌肉群的训练。付出总会有回报的,在中国的冰壶史上,我们都会永永远远记住大家。

  还是回到比赛,之前的时候,毕竟我们没有在第一时间拿到奥运会的资格,在落选赛的时候,冰壶是一个收视率非常高的项目,觉得平时比赛太少了,总是在几个大赛的时候看。我们在电视机前看的时候就说,这帮姑娘不容易,真希望她们最后的机会把握住了,你们真把握住了。当时看采访,冰玉当时就说我现在就想松一口气,索契我们来了,冬奥会我们来了。是不是比赛之前的心理压力,那种承受力可能更高于冬奥会正规的比赛?

  王冰玉:确实是,作为我们自己来讲,当所有人不知道什么是冰壶的时候,我们就开始从事这个项目的训练。通过我们自己的努力拿到2009年世锦赛冠军到2010年的铜牌,但是到后来,我们自己也经历2012年女子冰壶最低谷的时候,其实对于观众来讲对我们有所失望,有所不理解,我相信最痛苦的是我们几个。因为我们每年在从事这样的训练,我们对它付出了很多,但是在比赛当中有的时候往往是事与愿违。其实在那个时候,有自己想过是不是自己真的没有这种能力了,是不是好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但是,在自己有好的成绩的时候就离开,说不定别人会记得你更好的东西。但是,又希望把握住索契奥运会的机会掌握在自己手里,而不是作为一个局外人期待着别人再努力一点。再怎么样,不希望别人能实现自己的梦想。自己可以控制说我的体能训练我做到什么程度,我的训练我付出多少。

  2013年大家重新组队之后,柳荫姐重新复出,包括我的腿伤,最后还是没有拿到奥运会资格,对我来讲又是一个打击。但是我觉得大家还是有奥运会的梦想,从来没有放弃过。这个就是我们女队的风格。我觉得大家就是有机会,哪怕就是给自己一个再拼一次的机会,再搏一次,所以落选赛之前确实大家压力很大,大家都很清楚落选赛意味着什么。即使我们没有进奥运会,当时还没有拿到资格,但是很多媒体还是关注着我们,还是期待我们能进。

  主持人 杨阳:女冰壶队永远是我们媒体列为夺金、冲金的项目之一。

  王冰玉:大家对我们有期待,我们也希望能把握住这次机会,能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案。我们女子冰壶确实通过自己的努力把握住这次机会。能再一次踏到奥运会的赛场上,这个对我们来讲就是最好的肯定。

  主持人 杨阳:我们几个都来谈谈那个时候的感觉。

  柳荫:落选赛的时候的确有压力,紧张,因为比赛涉及到我能不能最后进入到奥运会。所有想法都会在脑子里出现,包括在每场比赛前对于对手的评估,都会要想到,我在场上今天跟她的比分是什么情况,在赛场上今天发挥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情况,都会想很多很多。

  主持人 杨阳:压力还是相当大的。

  柳荫:对。

  主持人 杨阳:小爽呢?

  岳清爽:我们也是做足了准备,才去拼的。因为之前的这种备战训练,姐妹几个和教练努力,确实付出很多。我们那个时候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为了什么,我们教练和外教也是研究商讨怎么去看其他欧洲这几支竞争对手,根据他们的战术安排,做出什么样的优势和劣势针对方针,我们教练有了一定的研究之后,我们又精心的准备打落选赛,整个安排我觉得是很有准备的去打这个仗。所以说我觉得还是很成功的。

  主持人 杨阳:那时心气整个团队非常高。

  岳清爽:整个团队心气很足,大家也是做好准备打这个准备之仗。

  主持人 杨阳:周妍呢?

  周妍:对于我来讲,可能压力稍微小一点,因为我是打一垒。而且今年从体能、心理大家都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我们一些WCT的比赛,大家的状态还比较不错,那个时候我心里很有把握。在想这个落选赛一定会成功的。

  主持人 杨阳:我们这个小妹妹有跟着一起去吗?

  姜懿伦:有。

  主持人 杨阳:从四个姐姐身上学到了什么,因为经历了落选赛,又经历了冬奥会?

  姜懿伦:我觉得学到了那种坚持,还有对冰壶的热爱,一种信念。

  主持人 杨阳:什么样的信念?

  姜懿伦:一定要拿下每一场比赛的信念。

  主持人 杨阳:还有做好准备去迎接每个挑战。谭教练我们说落选赛你也是在队里,那个时候是不是教练比队员更紧张?

  谭伟东:要说紧张,指定会有一点,我对他们还是充满信心。我知道我们队的实力,客观评估了所有参加落选赛几支队伍的情况,我对我们拿到资格还是充满信心。你说不紧张不可能,这是生死决,你赢了就上去,输了就没有机会,你还不像奥运会的比赛打单循环,你输了某场球,可能还有下面的机会,那个就没有了,紧张还是有一点,对他们还是始终充满信心。之前我们也做了充足的准备,对对手的分析,我们做了很好的准备,我很有信心。

  主持人 杨阳:本届冬奥会的比赛中,我们在最开场的时候还挺好,中间有着连输几场的情况,当时怎么调整我们的心态?

  谭伟东:还是关注在比赛的过程。首先,不要过多地想结果,因为一想结果只定会影响技术发挥,会带来无形的心理压力,会影响你手的感觉。比赛过程中如果想控制好,就要换一下思维方式,想过程,出手的三个步骤,你的点线,你的力量,你的出手动作,脑袋完全集中想这个,就没有时间想别的东西,技术质量完成好,技术质量上来了,你对比赛的控制能力就增强,这是一个最大的调整。

  主持人 杨阳:冰玉在这次比赛之后,最后一场比赛我们输了,冬奥会的赛程结束了。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你哭了,当时是什么复杂的心情呢?

  王冰玉:输了那场比赛就没有办法进复赛,奥运会的比赛提前结束了。第二,觉得还是挺遗憾的,因为大家努力这么久,从落选赛打上来,让自己的奥运会提前结束,觉得挺可惜的。因为本届奥运会有可能是我们这个组合近期内可能最后一次的比赛。所以觉得这样的结局相对来讲还是挺可惜,挺遗憾的。

  主持人 杨阳:还是挺遗憾的,觉得自己有劲没使完。

  王冰玉:后面三场一直都有机会,确实没有把握好。

  主持人 杨阳:虽然这次失利了,没有我们预期那样的好成绩。我觉得我们有这么团结的队伍,有这么好的核心,在不久的将来还是会迈上更高的领奖台,对吗?

  王冰玉:我相信一定会的。本身我们这支队伍从刚开始练习冰壶到走到今天,一直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我们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经验,有了自己的小历史,我觉得对于我们后面冰壶的发展,是非常非常有帮助的。大家有了很多东西可以借鉴,后面的队员有了很多东西可以参考,这个对于冰壶的发展是很有关键性作用。我们有了这些经验之后,有一天我们同样有这样的机会,我们相信会表现的比现在更好。

  主持人 杨阳:当时你们都是摸着石头过河,这条河上你们慢慢把这个桥搭起来了。

  王冰玉:相对来讲比较清晰,大家知道怎么跟着一个路线去走了。

  主持人 杨阳:其实是挺不容易的,我知道现在全国可能练冰壶的人数也只有几百人?

  柳荫:200人吧。

  王冰玉:毕竟冰壶受场地局限,在哈尔滨还是多一些,其他的地方还有局限,北京上海偶尔有一小部分人,但是还是太少了。

  主持人 杨阳:这个还是受场地影响比较大。冰球、花样滑冰其实包括短道都是受场地的影响,完全可以在一个冰上,我们跟冰壶也可以在一个冰上,滑了冰壶就不能正常的去滑冰了,北京你们知道哪有吗,我知道怀柔有个场地,是常年冻冰吗?

  王冰玉:是常年的,一直以来是6条道,它是中国最早的,最专业的冰壶场地,也是对我们最大帮助,可能训练条件最好的在国内。

  主持人 杨阳:你知道具体的地址吗?

  谭伟东:怀柔区府前西街多少号?

  王冰玉:忘记了。

  主持人 杨阳:已经足够了。

  柳荫:最主要是叫中体奥。

  周妍:在水库的旁边。

  主持人 杨阳:它是常年冻冰,夏天也可以去玩,夏天你可以乘凉就去里面,去里面就喜欢上冰壶,喜欢上冰壶你就开始练上了。

  谭伟东:希望更多人参加这个运动,有基础之后,中国在发展竞技这一块就有底气了。

  主持人 杨阳:毕竟我们可以选拔的人数变多。像柳荫,如果看到了下一批运动员上来了,我在家抱着儿子,看这是妈妈的队友,可能会有一种这个感觉。不像刚刚自己所说的,我跟她们的心在一起,我在电视上看也着急,就会少一些这样的感觉。如果我们有大批的运动员上来,教练是不是也是这种感觉。

  谭伟东:我能感觉到冰壶项目在中国有一个巨大的发展,还是需要一点时间。希望一些企业包括南方的省市,能有兴趣来发展冰壶项目。冰壶这个项目还是非常适合在中国搞的,如果在中国有2000-10000的冰壶基础,就可以跟加拿大和欧洲的几支强队对抗。

  主持人 杨阳:我们只有200人,我们都能跟他们对抗,更何况我们有2000-10000人。

  谭伟东:对于13亿大国,几千人并不是一个大的数字。还是需要体育场馆的支持,毕竟冰壶这个项目它对训练环境要求比较严格,对冰场质量的保证是非常关键的。对运动员技能的快速提高,包括比赛经验的积累都是非常关键的。

  主持人 杨阳:什么时候我们的冰壶运动像保龄球馆一样在全国各地,两个项目说实在的,感觉上还是有点像。几个朋友约在一起,大家去玩一玩,看看谁的技术水平高一点,还是挺有娱乐性的。

  谭伟东:对,他们也是把冰壶、保龄球、台球、高尔夫四项绅士运动。冰壶作为绅士运动之一,还是很相似的。但是不见得像保龄球馆那么多,一个城市有一片、两片冰就能满足大众的需求,冰壶项目很好,不仅是运动竞技,还是全民健身的项目。你从事运动年限非常长,从9岁一直打到九十几岁没问题,我在加拿大工作学习的时候,在我俱乐部真的看到一个99岁的老人在冰上指挥打冰壶,我一开始在资料上看到这个信息,后来看到真人。运动年限比较长,国际赛制也是,从青年赛、世界锦标赛还有老年的比赛。

  主持人 杨阳:我们几位女孩有想过这个问题吗?自己打到什么时候?像教练说的。

  王冰玉:我们练的这个项目确实没有年龄限制,以后来讲没有特别规定打到什么时候就终止了,真的可以一直打下去。

  柳荫:像我们教练说的有可能会打老年赛。

  谭伟东:我们第一次参加世界锦标赛在苏格兰,我们打着中国国旗进去了,后面工作人员说,我们跟老年比赛在同一时段打,只是不在一个场地,怎么有中国女队,没有中国老年队呢,我说她们就是最老的队了。

  主持人 杨阳:是最年轻的又是最老的。现在奥运会结束了,每个人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回到家里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柳荫这个问题我替你回答了就是见儿子。

  柳荫:陪陪孩子,同样陪陪父母和爱人。

  主持人 杨阳:真正的回归家庭,现在是运动员的身份,这就是你的事业。

  柳荫:对。

  主持人 杨阳:事业家庭怎么样兼顾呢,现在有一个很好的平衡点吗?

  柳荫:怎么说呢,现在比赛结束了,现在可以放松的回到家里做一些妻子、妈妈还有女儿的这些该做的事情。

  主持人 杨阳:刚刚我们访谈之前,你说的一句话,让我感受挺深刻的。我现在也是妈妈了,你说还行挺好的,两个月能见一次儿子,这你就很满足了是吗?

  柳荫:真的很满足了,包括教练、领导,包括队友都会对我有一些特殊的关照和安排。他们会知道,孩子比较小的时候,我就和她分开。他就会考虑很多,在训练一段时间就让我回家和他们去团聚,陪陪孩子。

  主持人 杨阳:你在队里和其他队友一起聊孩子吗?

  柳荫:有,她们经常问我,而且我刚生产后的,她们回家打完世界锦标赛都去我的家里看孩子,看我生孩子的过程。

  主持人 杨阳:你给她们讲讲,传授一下经验。

  王冰玉:我们都不敢看,看了一半之后就停了。她女儿可乖了,长的特别特别白。特别特别懂事,经常看她小孩视频,特别可爱,经常跟我们聊视频。我们在视频里逗她,刚开始知道叫冰玉阿姨,我说叫冰玉妈妈,哭了。

  柳荫:她就觉得她只有一个妈妈,不可能有第二个妈妈,她就开哭。她们几个总是这样逗她。

  岳清爽:而且特别聪明,她的名字叫劳拉,我和柳荫姐我们两个住在一个屋。她跟孩子视频的时候,我就凑过去,我说嗨劳拉,她说爽阿姨,要是看不到我的时候,就问妈妈爽阿姨呢,就找。对我们每个人的名字都非常了解。

  柳荫:她全都记得。

  岳清爽:不管是看图片,还是看我们场上比赛,她认的我们几个。

  主持人 杨阳:她知道冰壶吗?

  柳荫:现在在家最开心的就是打冰壶,她每天都会打冰壶。我们落选赛比赛期间她就在家电视前看,我妈告诉她妈妈做这个工作的,我就买了一个塑料制跟冰壶一样大的装糖果的东西,她每天在家里地板上推,她就自己喊,让我妈拿扫地笤帚,外婆擦擦。她每天和我妈打上一阵冰壶,只要看到电视,或者突然自己想起来就把冰壶拎过来打。

  主持人 杨阳:现在还来得及,如果你们每个人生个女孩又是一支冰壶队。

  柳荫:我也这么想过,跟她们也交流过。

  主持人 杨阳:王冰玉和周妍已经结婚了,下一步有这个打算吗?

  周妍:有这个打算,毕竟年龄比较大了,先打算在家要一个宝宝。

  主持人 杨阳:王冰玉呢?

  王冰玉:一样的想法。不过要宝宝前,先和老公补个蜜月吧。我去年刚结婚,结完婚第二天就出来了。先给他补个蜜月。

  主持人 杨阳:其实补蜜月和要宝宝是不发生冲突的。小爽你也就别抻着了,抓紧时间吧,咱再组一队。

  岳清爽:其实我觉得男孩女孩都一样,如果说要是都是孩子,再是一个四人组合,如果是男孩女孩都有的话,我们就打双人。

  主持人 杨阳:现在有这个项目了吗?

  岳清爽:有,世锦赛有。

  主持人 杨阳:只是奥运会没有。

  谭伟东:奥运会没有。其实她们几个家庭很不容易,不仅她们的付出,国家保证在前线,家人对她们付出是非常巨大。有孩子的爱人,也包括父母帮助照顾孩子,周妍为了打冰壶为了实现奥运梦想,第二次参加奥运会,一直没要孩子。冰玉结了婚第二天就集训了,小爽也是为了奥运会一直迟迟把处朋友的事在拖,都是为了实现奥运的梦想,家里背后为她们的付出和支持是巨大的,我在电视机面前感谢她们的父母,她们的爱人对她们的支持。

  主持人 杨阳:教练的感谢,父母都会感受到,我在访谈之前我就知道四个人非常不容易。能够走到今天,我心里一直在想不要把访谈的气氛弄这么压抑,在我的心里还是希望大家能够开开心心,真正享受这个奥运会。其实现在男队还是有比赛的,明天他们要争夺铜牌,央视有一个预言帝,他预言这次冬奥会有一个突破,就是男子冰壶能拿冠军,我们当时真有那种感觉。包括昨天看比赛,电视没有直播,我们只能看网络,比分一直咬的很紧,虽然我们落后一两分,最强的时候是追平了,后来也是有一点点遗憾。

  谭伟东:稍稍有一点紧张。

  主持人 杨阳:让我们一起祝福男子冰壶队。

  王冰玉:男队加油。

  柳荫:我们会一直支持你们的。

  岳清爽:你们已经很棒了,再接再励。

  周妍:在我们心里你们是最棒的。

  姜懿伦:加油,挺你们。

  主持人 杨阳:教练呢?

  谭伟东:终于有一个项目可以为中国男爷们争光了。

  主持人 杨阳:在这非常感谢几位能够来到我们直播室,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呢,就不告诉网友朋友们了。谢谢对我们的关心,感谢几位做客我们的直播室。

来源: 华奥星空
责任编辑: 孙欣迪

相关新闻

奖牌榜

微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