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4索契冬奥会 >> 冠军访谈 -> 正文

周洋做客华奥 自曝压力大曾患厌食症

2014-02-20 10:13:00 华奥星空

  《探索冬奥》节目是由中国奥委会官方网站、腾讯网和华奥星空联合制作播出,本期做客的是本届冬奥会短道速滑1500米冠军周洋,以下为访谈实录:

  主持人杨阳:探索冬奥,和您一起聊奥运。欢迎收看由上海大众Lavida家族特约播出的《探索冬奥》节目。本节目是由中国奥委会官方网站、腾讯网和华奥星空联合制作播出。大家好,我是主持人杨阳。今天来到我们演播室的是我的小妹妹,非常可爱的中国短道队1500米冬奥会的金牌获得者周洋。跟大家打个招呼吧。

  周洋:Hello,网友朋友们,大家好,我是中国短道速滑队周洋,很高兴和你们见面。

  主持人杨阳:比赛之后有看过自己的回放吗?

  周洋:在网上看过。

  主持人杨阳:我们来重新回忆一下你当时夺冠的瞬间。重新再看一遍是什么样的感觉?

  周洋:其实我看回放的时候一般都是短的截图,还有一个特别搞笑的解说,从来没看原版的解说视频。刚才看了一下,有点起鸡皮疙瘩。

  主持人杨阳:不是看自己起鸡皮疙瘩,可能是因为看大家为你高兴的那种呐喊。最后两圈你自己在想什么,前面只剩一个运动员在你前面的时候,那时候你的思想应该是很专一的,都是在你的掌控之中的吗?

  周洋:回过头来想这次比赛的时候,觉得自己滑得比较稳,因为沈石溪上的时候还有很多圈,我也一直在准备,意大利的方塔娜过我,我也给自己一个再加速的能力。

  主持人杨阳:我看你和沈石溪一直离开两米左右的距离,我在想周洋绝对有戏,当时你就是这样准备的吗?过的时机你为什么选择还有两圈的时候,她是有明显的降速吗,还是想我这个时候就应该上?

  周洋:我想这个时候应该上了。

  主持人杨阳:差不多了,你下去吧,会有这样的感觉吗?

  周洋:就觉得时机差不多到了,感觉那个时候已经准备好了。

  主持人杨阳:你过去的时候她有感觉吗,因为我看到你们俩在入弯道的时候还是有一点点身体接触的,她有挡你吗?

  周洋:我觉得那个时候我如果是领先的运动员,肯定要有意识地保住自己的位置。我觉得正常来讲应该都会那样。因为我觉得我已经超越得差不多了,我也不会再退回来了。

  主持人杨阳:说到这儿我特想说说新的规则,因为现在新的规则已经不是把第一个标志物列为弯道,是按直道算的,你对这个规则的理解对你这次比赛是不是有很大的帮助,以前都是从外道超越,但是这次最关键的超越你选择了里道?

  周洋:我觉得和整体项目的发展有关系,因为现在不光是韩国能力比较强,现在各个国家的能力都比较强,外道超越还是有一些难度的,根据规则,加上整体的变化可能里道超越相对来说比较多。

  主持人杨阳:如果再让你回想一下2010年温哥华冬奥的时候,你是什么样的感觉?我们还准备了那个时候你冲刺的片子,让我们一起来看看。我觉得这个你肯定不会起鸡皮疙瘩了,不同的解说了。现在是什么样的感觉?

  周洋:其实这场比赛可以说我看了无数遍,因为这场比赛在那个时候已经滑得忘我了,现在对我来说也是一种鼓励。加上之前在国际赛场上的成绩也不是特别好,当没有信心的时候,我就会一直看这个片子。

  主持人杨阳:因为当时你在2010年取得这个冠军的时候,在之前难字和苦字和现在的理解肯定是不一样的,两次都是冠军,所以这两次比赛之后你觉得自己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周洋:我觉得最大的变化就是成熟了,心态相对稳多了,没有四年前的那种冲动了。

  主持人杨阳:四年前会冲动吗?

  周洋:如果按我现在来讲,温哥华那场比赛我肯定不会剩四圈就超前面,就是对比赛的那种冲动。

  主持人杨阳:因为2010年之前在我心里周洋是不爱说话的,在这届冬奥会之前,周洋还是不爱说话,记得那天500米我们碰到了,我说怎么样,你说还行吧,拼吧。给我的感觉是一个奥运会经历了四年性格还没发生变化,还是保持那份纯真,让我感觉周洋那份纯真还是在这儿的。你自己感觉呢?

  周洋:之前我也说过,我可能在冬奥会上拿过金牌,在比赛场上我应该为我的成绩所感到骄傲,大家在平时生活中我就是一个普通人,也不能带着我是奥运会冠军的光环面对平时的每个人。

  主持人杨阳:但是你的的确确是奥运冠军,没有几个人会像你这样,你觉得哪段时间是你最难的,最低的低点?

  周洋:其实今天才重新回想一下这四年的一些具体情况,我觉得最难的时候就是比全运会的时候,就是每个运动员都回地方队的时候。

  主持人杨阳:怎么样难的,让我们理解一下周洋的艰辛。

  周洋:因为那之前也是经历过一些事,觉得回到地方队,状态也不是特别好,自己也不希望代表我们省里参加全运会,因为我知道自己的状态不是很好。那段时间加上刚回去练的时候腰就有问题,也是歇了几天,但是后来我们队里的领导对我还是比较关心的,帮我找科研团队,帮我减肥,帮我恢复到最好的状态。

  主持人杨阳:但是那次全运会没有上场?

  周洋:很遗憾没有上场,但是如果现在回头再想,如果我上场的话,我不知道还能不能重新找到比赛的感觉。

  主持人杨阳:所以索性就没有上。当时有没有想过放弃,因为可能对运动员来讲,如果不上场比赛,可能自己那种信心的建立就会有一定的困难?

  周洋:其实那时候不上场比赛,觉得自己也能够理解领导的这种决定,但是主要担心的还是能不能重新回到国家队。

  主持人杨阳:当时有想过放弃吗?

  周洋:我们队没帮我找科研之前想过,但是那时候我知道我自己的状态,慢慢地往回提升,因为刚回去的时候,只能滑9秒56,后来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滑到9秒、9秒1,所以对我自己的那种训练提高还是挺满意的。当接到国家队的通知让我再重新回去的时候,我觉得真的挺幸运的,还能够再重新回去。

  主持人杨阳:当时因为运动员从一个巅峰掉到低谷的时候,有太多的运动员起不来了,再重回巅峰要花很多很多的努力,现在事情过去了,你又重新站在了巅峰上,再回想那段低谷的时候给自己的最好的总结是什么?如果再那条路,不会再像以前那么曲折了吧?

  周洋:其实这段时间我觉得对我影响最大的就是我自己的伤病,那段时间也确实特别迷茫,我们训练的时候,练一个星期,我就哭一个星期,因为我两圈都坚持不了,就是腰伤。腰伤是影响最严重的。

  主持人杨阳:因为毕竟是发力的地方。

  周洋:队医天天治也不行,贴吉利贴,帮助支撑的那个,我还对胶布过敏,也得贴,但是贴了还是疼,所以那段时间特别迷茫,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在这儿坚持,觉得我好像梦想都实现了,我已经拿过冬奥会冠军了,我为什么还要在这儿。

  主持人杨阳:那是又有另外一个什么样的信念让你一直坚持吗?

  周洋:其实这段时间一直都是这么一点点过去的,直到回到地方队,重新回到国家队的时候,这个时候信心才慢慢地恢复。

  主持人杨阳:在你那段时间是不是经常看2010年的比赛?

  周洋:那段时间我就觉得那时候的周洋就是我的偶像,我还经常说就像神一样。

  主持人杨阳:完全感觉是两个人?

  周洋:对,完全两个人。因为那时候的技术也比我当时的感觉滑得好,能力也强。

  主持人杨阳:是不是有点不敢相信了,曾经我是那样的辉煌,现在这样,对自己有怀疑了,那当时对你帮助最大的是,你的父母、教练、队友?

  周洋:其实我觉得所有人对我的鼓励,在我内心来讲,我可能听到的是这一种声音,但是那个时候确实克服不了我自己伤病的情况。

  主持人杨阳:旁边人跟你说的最多的就是鼓励的话?

  周洋:肯定是鼓励的,因为那时候就在那个圈子里,肯定没有人希望我不好。回到地方队训练的时候,因为那时候全运会马上开始了,有各种各样的声音,说周洋你就是不行了,说周洋你就是昙花一现,你就能拿一次冬奥会冠军,以后就结束了。所以我就特别不希望有人这样说我。所以那段时间坚持也是因为这些。

  主持人杨阳:你觉得那段时间的坚持是不是让你自己更强大了,更成熟了?

  周洋:我觉得从那时候开始就一点一点建立信心,让自己内心强大。

  主持人杨阳:那段时间你在父母的心里是一个什么样的孩子?

  周洋:那段时间在地方队,我也没有时间回家,周日也是。父母传达给我的感情就是心疼。但是我有什么事也不想跟他们说,因为我也不想让他们为我担心。

  主持人杨阳:其实都是想着对方,都是为对方着想。

  周洋:对。

  主持人杨阳:你知道你的队友怎么样评价你吗?下面让我们听听远方来自北京的声音,还有来自这里的声音。(播放录音)

  我本来想问你都听出来是谁了吗?还是能听出来的。其实这三个人都是你上一次冬奥会一起跟你并肩作战的三个人,拿的冬奥会金牌。刚刚王濛(微博 博客)有说你说话挺噎人的,平时是这样吗?给我的印象没有啊?

  周洋:其实我可能跟她们说话有时候会这样,她们聊天的时候,在那听着,突然就说一句话,她们就都无语了。

  主持人杨阳:你是有意的吗,还是就想到那了?

  周洋:我觉得我可能想到这儿了,我就说出来了。

  主持人杨阳:有什么例子吗?

  周洋:想不起来了。

  主持人杨阳:刚刚孙琳琳(微博)说的那翻话,你在我的心里也是那个感觉,平时感觉你特温柔,特温顺的小孩,但是到了场上绝对是心里有数,短道在你的心目中是一个什么样的项目?

  周洋:其实短道的魅力就是场上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没有说实力多强的人就一定能够拿到冠军。对我来讲,我要做的就是做好细节,如果细节做好了,结果就肯定会好。对于这次比赛也是这样,上场之前鼓励自己,说周洋你一定要相信你自己,你一定行。我就不想过多地想结果。

  主持人杨阳:但是你的目标呢?像我能行,我这个行是站在领奖台上,还是站在最高的领奖台上,比赛之前有想过吗?

  周洋:其实这次我的目标就是能站在领奖台就算可以了,因为之前我知道我自己从来没赢过,加上韩国的沈石溪能力也是特别强的。但是上场之前我也没想过我要站领奖台。

  主持人杨阳:什么都没想,就是想打战术,但是这个战术肯定是?

  周洋:滑得积极主动一点,不想站位太靠后。

  主持人杨阳:李坚柔(微博)当时摔的时候你有想法吗,或者有打乱你自己吗?

  周洋:其实我开始的时候不知道她摔了,我就知道有些人摔了,等我再回过一圈的时候,我看她在外面起来了慢滑,才知道李坚柔也摔了。这个时候我就想我一定要稳住,先保住自己的位置,再有机会冲金什么的。

  主持人杨阳:其实我觉得她们三个摔了之后,场上的局面变成四个人,这样对你更有利了,因为毕竟针对性强了,同时如果大家都抢位,你再到了第七位、第六位,再往上反,可能相对很难的?

  周洋:对。当知道有谁摔了之后,这个时候可能就相对比较稳一点了。

  主持人杨阳:我们还有两个人,就是你身边的人,看看他们怎么样评价你的。

  这个是我今天上午问她们的,包括李坚柔在说的时候。

  周洋:李坚柔说的我不知道,但是范可新写的时候给我看了,我这样仔细看的时候她就晃,不让我看清,但是我知道她给你发这条微信了。

  主持人杨阳:其实我挺想告诉她们你别告诉她的。刚才李坚柔是你的大姐姐了,范可新是比你小,你们一起经历了这四年的准备,你在她们的心里,其实李坚柔也是一个很自强自立的人,她都会认为你的心胸很宽阔,你能够承载的东西是别人承载不了的,其实范可新给我发过来的这段,我很想让她用语言说出来,但是她已经写了这么多,可能这样写跟自己说出来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我从来没想过周洋可以开导别人,周洋怎么样开导别人,给别人做心理老师呢?

  周洋:在队里面我跟范可新的关系比较好,其实有的时候,比如说滑不好或者是情绪有一些不好的时候,她也会给我鼓励,我觉得这些都是相互的。就像我们整个团队一样,都希望自己能够付出一份力量帮助对方一起进步。

  主持人杨阳:给我们讲讲怎么当心理老师的,比如我今天练得不好,开导开导我?

  周洋:我觉得她说这些更多的可能是在队长受伤之后吧,因为我们主要的棒次还是在范可新那,所以对于我个人来讲,我不希望她有情绪不好或者是不想滑,影响到这个团队。因为我们关系好,所以我跟她说的话比较直接的。

  主持人杨阳:有什么说什么,一针见血。

  周洋:她就属于有什么事也不跟你说。

  主持人杨阳:给我的感觉就好像她应该是很开朗的,有什么都爱说的,其实不是这样。

  周洋:她心里有什么事也不愿意说,所以有的时候根据她的表情或者是她的那种态度去了解她。

  主持人杨阳:你把她心里的事帮她说出来?

  周洋:其实就是属于开导的那种。

  主持人杨阳:你开导一下我呗,我今天滑得不好,四圈没跟上,今天接力滑得也不是特别好,我就有点发小脾气了。

  周洋:她发小脾气了,我就不理她了。现在不一样,可能是当时那种心里的想法是想什么就说什么。

  主持人杨阳:你现在高兴吗,比赛都结束了?

  周洋:感觉心情稍微能放下来一点了,因为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了,但是我觉得对我说这次比赛还是遗憾比较多一点。

  主持人杨阳:因为接力?

  周洋:对。

  主持人杨阳:其实我觉得接力四个人真的挺不容易的,特别是刘秋宏在上届冬奥会一次,跟王濛一样,没能在自己鼎盛时期参加冬奥会,可能她对于奖牌和金牌更加渴望,但是毕竟我们大家都付出了,可能比赛之后大家会有一些心里的遗憾,这可能就是我们练体育人都要承载的东西吧,你觉得呢?

  周洋:对,就像我们队里面鼓励我们也是,说短道队确实是一个团结的队伍,我们赢的起也输的起,虽然接力上我们有遗憾,但是我们仍然还会抬起头给其他还有比赛的运动员传递一种正能量,因为我们团队的比赛还没有结束。

  主持人杨阳:我们有三块金牌没产生,还会有机会的。我听大杨杨讲说你们春节在上海过的,全队在一起吃饭,每个人都上台说了一段话,是吗?类似表决心的那种?

  周洋:那天晚上说得挺多的。

  主持人杨阳:你当时有说什么?把大家说得都哭了。

  周洋:我都忘了。我觉得那个时候,因为还没跟队里那些参加不了奥运会的队员分开,更多的可能是感谢她们的话。因为那时候陪练对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一部分,我们也为参加不了奥运会的人感到惋惜。直到现在来讲,我自己能做的最多的就是感恩。

  主持人杨阳:经历了这四年,现在如果让你给自己的四年做个总结,你觉得这四年给你带来的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周洋:我觉得最大的收获应该是我看到了那么多支持我的人,也看到那么多帮助我的人,让我时刻都能拥有一颗感恩的心。这四年走得确实挺不容易的。我拿冠军之后觉得真的喊出声了,好像一下子释放出来了,这四年压在心底的那种情感终于释放出来了。我也对我自己说,我说,周洋,你终于做到了。

  主持人杨阳:现在你心目中的那个榜样是什么样的?

  周洋:如果用金牌来衡量的话,肯定是差不多的,但是如果按专业的来讲,我觉得还没有那时候滑得好。

  主持人杨阳:不过我觉得你接力真的是滑得很好,因为我们有几次被人超越,因为起跑位置就挺不好的,女子接力3000米起跑位置不好,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并且我们当时是第四位,一点点上去,之后被韩国超越,又反超回去,当时给我的感觉是这个队伍让我眼前一亮,但是现在你们这个能力,超越、被超越,再反超越的能力,特别是昨天你的那个超越,基本是一气呵成,我觉得好久没看到周洋这样滑冰了,心里特别敞亮。

  周洋:其实我们赛前做的最坏的打算就是跑到第三位,也没想到会跑到第四。但是我们做得好的是我们跑到第四位的时候都没乱,直到我们四个的超越,总共做了四次,都是特别干净。在比赛之前我们都没想到我们能做这么多的超越。可能最后有一些失误,但是我们是一个团队,也不能只怪某一个人,因为交接棒错了,但是我们其他三个人也没有及时地调整好。

  主持人杨阳:其实在场上,特别是短道速滑,千变万化,你们做成那样,我们在场下看的人已经很佩服了。其实我们看都累,眼花缭乱的,特别是我滑过冰我知道怎么回事,他们没滑过的就说我怕她推别人身上了,我就觉得其实我们都很乱,何况你们在场上那么高速的情况下。

  周洋:其实最后一次失误之后我们真的都挺乱的,而且我自己也觉得挺惭愧的,因为在接力比赛之前我就对我自己说,因为1500已经拿了,我就希望能够赶快调整心态,因为我们还有接力的比赛,接力对我来说是我非常想拿的一块金牌,而且在队长受伤之后,我们四个也是一个比较新的组合,我希望不光是我们场上的四个人,还能够带着队长的这份心愿,还能够带着没上场的孔雪,我们六个一起努力拿到这枚金牌,但是出现失误之后,我可能自己也比较着急,我也想保护交接的运动员,怕后两圈出现失误,不小心就撞到了韩国队员,就犯规了,我觉得如果不犯规的话,我们可能还能收回一枚银牌。

  主持人杨阳:别那么自责,每个人都在付出着,都在努力着。还有两天,冬奥会整个短道比赛就要结束了,虽然现在你的比赛结束了,但是你还会为队友加油,在这次比赛结束之后你最想做的是什么?

  周洋:因为我们冬奥会结束之后还有世界锦标赛,所以不能马上就放松。但是如果世界锦标赛结束之后,肯定第一个想法就是赶快回家,因为今年的假期就很短,大概三个星期,在家没待够,也比较想父母。

  主持人杨阳:所以还是最想看到父母的。希望在比赛之后他们来北京看你吗?

  周洋:我觉得在北京还不如在家里。

  主持人杨阳:好的,在这儿非常感谢周洋来到我们的直播室跟我们分享了这么多,预祝中国短道队在最后一天的比赛中三块金牌里面我们拿得越多越好。谢谢周洋,感谢。

来源: 华奥星空
责任编辑: 孙欣迪

相关新闻

奖牌榜

微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