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4索契冬奥会 >> 冠军访谈 -> 正文

《探索冬奥》空中技巧名将自曝最爱游戏

2014-02-19 09:11:00 华奥星空

  北京时间2月18日消息,由中国奥委会官方网站、腾讯网和华奥星空联合制作播出的冬奥特别节目《探索冬奥》今日继续播出。主持人杨阳请到了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的两名男选手贾宗洋和齐广璞参加本期节目,以下为访谈实录:

  主持人杨阳:探索冬奥,和您一起聊奥运,欢迎收看由上海大众Lavida家族特约播出的《探索冬奥》节目。本节目是由中国奥委会官方网站、腾讯网和华奥星空联合制作播出的。大家好,我是主持人杨阳。今天来到我们演播室的是昨天晚上刚刚结束自己比赛的自由式滑雪的两名队员,贾宗洋和齐广璞,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二位先自我介绍一下。

  贾宗洋:大家好,我是中国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队的贾宗洋。

  齐广璞:大家好,我是中国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队的齐广璞。

  主持人杨阳:其实二位刚刚进来的时候,我觉得中国自由式滑雪队的运动员都特别开朗,是这样吗?

  齐广璞:可以说是的。

  贾宗洋:我认为大家都非常阳光,非常积极。

  主持人杨阳:因为我觉得这个项目对于我们观众来讲,是一个对个人素质,特别是心理素质要求特别高的一个项目。我们在看的时候就不知道接下来一秒或者是零点几几秒会发生什么。并且你们比赛可能是一个选手接一个选手地出去,可能前面的选手跳好了,对自己的心理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前面的队友出去了没有跳好,又对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心理状态。因为昨天在比赛的时候,特别是最后一轮决金牌的时候,前面的选手发挥得非常好,当时我特别想知道二位当时有知道这样高的分数出来吗?自己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态?

  贾宗洋:当时后场的时候,准备最后一跳的时候没有过多地关注其他运动员的出场顺序和分数,现场的情况不知道,因为当时在上面。

  主持人杨阳:有听到呐喊声吗?

  贾宗洋:听见了,但是没想到分数那么高。

  主持人杨阳:齐广璞呢?

  齐广璞:我也是,因为我觉得他上去之后底下的呼声也很高,当时我也是在准备自己的动作,没有太多地关注他的那些呼声,也有可能观众在下面起哄,有很多原因。因为他也属于半个主场,有很多观众为他喊,在下面挑拨情绪,有可能是故意为后面的运动员造成气势上的压力。但是我们只是在准备我们即将要做的动作。

  主持人杨阳:你们俩因为是最后两个出场的,准备的时候有交流吗?

  齐广璞:没有,因为等到最后那一轮的时候时间特别紧,这个运动员走完,下一个有开始准备了,我们一直在想自己的动作,也没有时间做一些交流。

  主持人杨阳:现在比赛已经结束了,一个铜牌,一个第四名,现在给这次比赛做一个总结?

  贾宗洋:总体来说这次的比赛比以往的比赛稍好一些,因为从今年赛季开始一些世界杯的系列赛中完成得并不是很好,有两次进入决赛,剩下的都是一跳之后就被淘汰了。所以冬奥会之前对自己不是太肯定,也对自己产生了一些怀疑。但是通过昨天比赛的反应来看,我真的完成得非常非常好,对自己的表现也非常非常满意。虽然在最后一跳动作里面出现了一些失误,但是我感觉这是很正常的,所以对自己的这次表现还是非常满意的。

  主持人杨阳:最后一跳结束之后,摘下头盔那一刻大家也看到了你有流泪,当时是幸福的泪水还是遗憾的泪水?

  贾宗洋:也有遗憾,也很高兴,当时真的没想到能站在领奖台上,一点没想到,当然分出来以后还是挺兴奋的,当然也有一些遗憾。

  主持人杨阳:齐广璞对自己这次冬奥会的总结呢?

  齐广璞:我觉得这次冬奥会整体表现还是不错的,因为之前每一轮都尽情地展现了自己,都把自己的风格全部展现给了大家,只是最后一轮的时候有点可惜,没有把最完美的一面完全展现出来。

  主持人杨阳:你的队友李妮娜说你现在的状态不是你最好的状态,是这样吗?

  齐广璞:有一点原因吧,因为从来到这儿之后整个的感觉这个点还没到巅峰的那个点。总的肯定差一点。总感觉哪个地方差一点,但是又找不出来是哪个地方差。

  主持人杨阳:有跟教练交流这个事情吗?

  齐广璞:之前没刻意地聊过,我说过我这个感觉的原因,教练说随着训练比赛越来越临近,可能会好一点。当时确实在比赛时比刚进村的时候状态要好很多,但是还是没有达到一个巅峰的状态。

  主持人杨阳:这也是赛后我们需要总结的地方,如果在下一届奥运会还是差一点的时候,会留下了很好的心理调整,可能就不会差那一点点了。

  齐广璞:所以是一个非常宝贵的经验,知道下一次怎么能做得更好了。

  主持人杨阳:两位比赛之前有给自己定目标吗?

  贾宗洋:比赛之前先定的目标是进入决赛,因为我们赛制变化了,所以要一跳一跳地比,并且每跳不能出现失误,出现失误很有可能淘汰,所以目标是先进决赛。等到最后一轮的时候才会想去拼。

  主持人杨阳:齐广璞呢?

  齐广璞:我的目标就是能进入下一轮。

  主持人杨阳:因为在2010年冬奥会之后我们自由式滑雪的规则有了一些改变,其实它的要求运动员更加稳定了,是吗?

  齐广璞:需要更加稳定,对自己的动作更有把握。

  主持人杨阳:并没有每个动作都是非常有把握的。其实我们今天也在聊,因为我们完全不懂自由式滑雪,因为女孩第二跳也是以第一、第三的身份进的最后一轮的决赛,你们俩也是以第一、第二的身份进入最后一轮比赛的,我们在想如果把第二跳放得稍微难度下来一点,或者把分数控制得很好,第三四位进入决赛,那我们在决赛的时候先出发,先跳,反而把这个压力给到了对手。

  贾宗洋:像这种赛事靠后的出发顺序是比较好的,因为前面的选手只能去赢,他要失败的话我们可以临时变换动作。所以这个赛制的优点就在这儿。其实越往后出发可能优势更高一些。

  主持人杨阳:因为我们看到这两个白俄罗斯的选手,女孩也是,男孩也是,他们上去一跳就成功了,就觉得你们的压力肯定非常大的,所以觉得会不会我们先跳会好一点,其实不是。

  贾宗洋:也有一点,因为当时我们抱着拼的心态去的。所以当时到了最后一轮的时候也没想得太多,因为这个难度动作可能自己还不够成熟,所以大部分的心都用在了技术上,动作上,很少地关注那个细节。

  主持人杨阳:明白。其实我觉得两位能够在那么高的对抗的情况下表现出自己,这就是我们最大的收获了。其实无论怎样,只要我们付出了,就是一个很完美的结局。接下来的时间跟两位聊聊平时的业余生活,因为女孩她们来了之后说平时特喜欢网购,特别是程爽,她说十几天半个月可以控制自己,但是太长时间真的是控制不了那种购物的欲望,还说有的时候去北体大的时候,你们都不敢去门口领包裹,其实很小的包裹,结果取回来的包裹经常是很多很多的,是这样的吗?

  齐广璞:有的时候我们要去趟门口,女孩就会说你帮我取一下这个包裹,有可能回来的时候大包小包的都是别人的,自己的一样没有。我只是转了一圈,但是有可能帮女孩抱很多大箱子、小箱子的。

  主持人杨阳:她们来的时候特别活泼,除了桃子是90后的,其他那三位都是80后的,其实你们俩都是90后的,像李妮娜属于大姐姐,和你们交流起来有什么有趣的事,或者是真的有代沟吗?

  齐广璞:我觉得没有什么代沟,因为我们平时的沟通也很愉快。像我俩在一起说话的感觉,都差不多,也没有感觉年龄差距多少岁,没有那个感觉。就感觉一切都很自然。

  贾宗洋:跟他的感觉差不多。

  主持人杨阳:没有说认识上或者平时在喜欢的明星上,像程爽自己跟自己叫权二嫂,虽然说80后,但是还很潮,又追星,又什么的,你们两个平时都喜欢干什么?

  贾宗洋:他喜欢游戏,我也喜欢游戏。

  齐广璞:他对游戏的投入程度比我高很多。

  贾宗洋:我喜欢玩儿射击游戏,也是腾讯的游戏,CF。

  主持人杨阳:自己真的是有投入的?

  贾宗洋:对。

  主持人杨阳:现在打到什么级别了?

  贾宗洋:已经到了少校了。

  齐广璞:级别很高的,特别高的一个高手。

  贾宗洋:玩的时间长。从出国到现在已经老长时间不玩儿了。

  主持人杨阳:因为要比赛,要备战。其实平时训练之余打一打游戏也是自己放松的一种手段。

  贾宗洋:其实有的时候玩的时间长了教练说我,因为我们都腰部不好,老坐着,教练就老说我们,都什么时候了还玩儿,腰都什么样了还在那坐着。

  齐广璞:我也玩儿的腾讯的游戏,英雄联盟。

  主持人杨阳:因为短道的韩天宇也玩儿这个游戏,好像打得不错,我们的代言人找的是体操的陈一冰,他们说我们要不要约一局,在冬奥会之后大家切磋一下。我觉得你也可以加入。

  齐广璞:我的水平不行,我可能只会上去拖他们的后腿。

  主持人杨阳:他们的水平也不行,只不过是自己吹的,所以你绝对可以的,没问题的。所以女孩的爱好和男孩的爱好肯定不一样的。女孩就是喜欢网购,男孩是喜欢玩儿游戏。突然想起来,两个人有看过昨天你们的比赛吗?

  贾宗洋:看了,但是无法播放,版权问题。

  主持人杨阳:我们有很高的技师在这儿,想不想通过这儿来看看昨天的比赛。

  贾宗洋:可以,还没看过呢。

  主持人杨阳:看完了贾宗洋的比赛,现在自己总结一下,如果让你解说的话,你会怎么样给观众解说?

  贾宗洋:肯定是速度有一些慢,但是从我对他的了解,这个动作确实跳得太少了。是个新上的动作,之前练了不到十次,成功率就是三个左右。因为这个动作在定计划的时候留在备用,不是主打的动作。所以当时现场跳成哪种状况,我也不知道应该跳什么动作,所以到了起滑点的时候教练告诉我,我才知道的。也是为了拼一下,才做的这个动作。

  主持人杨阳:其实我觉得对你的心理要求真的是太高了,都到了起滑点了,各就各位了,我才知道我要跳什么。

  贾宗洋:其实在上面的时候和教练也有这个沟通,也有一些调整,所以在这个时候稍微对自己应该了解一下,因为每个动作几乎都是相关联的,差不多的。所以在跳这个的时候教练告诉我,我也有准备了,之前已经和教练商量好了。

  主持人杨阳:如果你要跳另外一个动作,你觉得自己的成功有多大?

  贾宗洋:百分之五十对五十吧。因为这个动作可控范围稍微好一点,但是毕竟是落地之前是个720度,可能对判断产生一些误差。所以这方面还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发挥好。

  主持人杨阳:刚刚有看到你在落地的瞬间虽然有失误,但是给我们的感觉是腾一下就起来了。

  贾宗洋:因为重心靠前了,有一个惯性,所以他也总做,做得比我还好。他之前是练体操的。

  齐广璞:我之前是练技巧的。

  主持人杨阳:其实大家都知道你的难度被誉为难度王,你的难度一直是很厉害的,这次决赛的时候是5.0的难度是吗?

  齐广璞:我这个5.0和他那个4.9几乎就差不多。

  主持人杨阳:如果你觉得能够很好地完成这个动作,有机会冲击最高分吗?

  齐广璞:你是说库什尼尔的分数,我觉得如果很好地完成,这个就要看裁判员了,应该没有问题。

  贾宗洋:因为女子白俄罗斯队员已经拿了一块金牌了,应该不会再给他们了。

  主持人杨阳:在我们不失误的情况下。所以还真是有一点遗憾。但是虽然有点小小的遗憾,我们还是付出努力了,对接下来的比赛肯定还是有一定的帮助,毕竟奥运会这么大的比赛。

  齐广璞:应该说是非常宝贵的经验,值得以后总结和回味。

  主持人杨阳:齐广璞,有很多粉丝称你为齐老爷,这是为什么?

  齐广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主持人杨阳:真的有队友这样叫你吗?

  齐广璞:队友有时候会开玩笑,娜姐有时候也会开玩笑说齐老爷。有一次在网上,好像在微博还是在什么地方,有个人说齐老爷,好像是@了我一下,之后就齐老爷、齐老爷,大家就都这么说了。

  主持人杨阳:那你平时会表现出那个范儿吗?

  贾宗洋:不会,他小,不像你说的那样。

  主持人杨阳:这样大家就叫开了?

  齐广璞:应该说在我们队友之间还是平时的称呼,大家也没有这么叫。有可能开玩笑的时候可能会叫一次齐老爷,但是叫得不是很多。

  主持人杨阳:现在比赛结束了两位最想做的一件事情是什么?好好地睡一觉,或者回家,像桃子她那天说现在最想的是回家吃我爸的烤串。你们两个有什么安排?

  贾宗洋:就是想回家好好放松放松。因为这么长时间了,一直在约束着自己,克制着自己,所以想好好地放松放松,把这根神经松一松,准备接下来的训练有一些新的方案或者新的计划。

  齐广璞:肯定也是先好好放松放松,这个赛制说实话太折磨人了,太累了。所以首先肯定是先放松放松。想好好陪陪父母。在家待着也好,出去旅游也好,跟父母一起玩一玩,散散心。

  主持人杨阳:白俄罗斯女的男的都拿了自由式滑雪冠军,你们觉得他们真的是那么强,绝对不可战胜吗?

  齐广璞:我觉得他们还是比较怕中国队的,因为我们跟他们相比,我们还是比较年轻的。我觉得他们的经验肯定是比我们丰富很多。所以当我们积累到一定的经验,我们一定会比他们做得更好。

  主持人杨阳:所以我觉得我们这次冬奥会虽然只站上了第三的领奖台,但是下一次怎么回事就不知道了。这次虽然没有拿到冠军,但是还是希望我们的网友和喜欢自由式滑雪的人能多多关注我们这个项目。就像齐广璞说的,其实他们根本没有那么可怕,他们怕的是我们下一届冬奥会再跟他们一决高下,跟他们较量。

  谢谢二位能够来到我们的直播室,非常非常感谢。

来源: 华奥星空
责任编辑: 孙欣迪

相关新闻

奖牌榜

微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