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4索契冬奥会 >> 冠军访谈 -> 正文

空中技巧4女将做客 质疑裁判打分

2014-02-17 09:59:00 华奥星空

  北京时间2月16日消息,由中国奥委会官方网站、腾讯网和华奥星空联合制作播出的冬奥会特别节目《探索冬奥》今日继续播出。主持人杨阳邀请到了自由式滑雪队的四位美女李妮娜、徐梦桃、张鑫和程爽作为节目嘉宾,以下为访谈实录:

  主持人杨阳:探索冬奥,和您一起聊奥运,欢迎收看由上海大众Lavida家族特约播出的《探索冬奥》节目。本节目是由中国奥委会官方网站、腾讯网和华奥星空联合制作播出。大家好,我是主持人杨阳,欢迎您收看正在直播的《探索冬奥》节目。今天来到我们演播室的是四位美女,让我们一起用热烈地掌声欢迎她们。

  四位先介绍一下自己。

  李妮娜:我是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队的队员李妮娜。

  徐梦桃:我是徐梦桃,大家都管我叫桃子。

  张鑫:我是张鑫,自由式滑雪队的。

  程爽:我是来自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的程爽。

  主持人杨阳:今天我们非常荣幸能把四位都请到我们的直播室,其实现在坐在这儿,因为是比赛之后了,现在最大的感觉是什么?放松,压力都释放出去了?

  李妮娜:我觉得奥运会结束得太快,因为我们可能从进村开始就一直在期盼什么时候比赛什么时候比赛,结果昨天真的比完之后觉得好像还没过去那个劲,今天还有训练的那种感觉。

  主持人杨阳:桃子也是这种感觉?

  徐梦桃:感觉还没有彻底放松。

  主持人杨阳:是不是因为觉得我还有力气去比,还有力气去拿这个金牌,会有这样的感觉吗?

  徐梦桃:有一些不甘心,觉得自己应该还有一些提高的空间。

  李妮娜:今天可以再比一轮,冠军肯定就是我们的。

  主持人杨阳:其实听你们俩说现在的感受,跟我之前拿银牌的感觉是一样的,因为我当时脱刀的时候觉得怎么就完了呢,不应该啊,是不是有这种感觉,自己有劲还没使出来?

  徐梦桃:是。

  主持人杨阳:你们两个呢?

  张鑫:如果能重来,还想再比一次。

  程爽:觉得有点惋惜,但是如果再来一次,我相信我会比这次做得还好。

  主持人杨阳:但是奥运会就是这么残忍,有时候过去了,我们只能等待四年以后了。

  李妮娜:其实我觉得昨天中国女队发挥的,除了最后一跳我们两个摔了之外,每个人都跳得非常好,包括她们两个。

  主持人杨阳:桃子呢,奥运会完事了,总结一下自己?

  徐梦桃:感觉自己奥运会的力量更大一些,虽然它的参赛选手还是世界杯那些,但当你投入进去的时候会感觉很享受。因为这么多人,包括很多国外的对手我们私底下都是很好的朋友,我们可以同场竞技,尤其是这么大年龄了,我感觉很享受这个比赛。

  李妮娜:你是说我年龄很大了吗?

  徐梦桃:没有没有,是冠军35了嘛,比了五届奥运会。

  李妮娜:她是第一次碰到奥运的领奖台。

  主持人杨阳:那你绝对有希望啊,再来一届吧。

  李妮娜:除非我上三周台,三周台虽然说难度大,平时不是很稳,但在奥运会这个赛场上就是所有人都会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发挥在这个地方。所以三周台能成功,两周台还是没戏。

  主持人杨阳:你们两位对这次奥运会给自己做个总结?

  张鑫:我觉得这次奥运会对我来说,我还没有充分地体验就完事了。因为只比预赛,没有进入决赛,所以我觉得有点遗憾。

  主持人杨阳:但是我觉得这届冬奥会肯定会给自己留下经验?

  张鑫:我觉得不管我觉得比得如何,毕竟站在了赛场上,不是每个人都能站在奥运会的赛场上的,我觉得还是比较满足。

  主持人杨阳:程爽呢?

  程爽:我就觉得这届冬奥会给我最大的感受,一个是遗憾,一个是不公,对很多运动员的,再一个就是这一届已经是第二届了,我成熟了很多,又往优秀运动员迈向了一大步。

  主持人杨阳:其实我们已经很优秀了,如果能够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去掉一些客观的原因,我们会完成得更好。刚刚程爽有聊到打分公平不公平的这个事情,其实打分项目毕竟主动权不是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的,可能我们发挥了我们自己的极致,但是可能有的时候没有想象得那么好,这次比赛对于这个问题大家是怎么样理解的?

  李妮娜:其实当我预赛第一跳下来之后,看到分数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次比赛真的非常难,真的压分压得非常厉害。上一次比赛在温哥华的时候也压分,但是所有两周台选手只有我和程爽上到90了。但是这次我从预赛到决赛四跳,比赛中只有一跳上到90。而且我做的动作都差不多,完成的跟上一届应该说差不多,上届打到98,这次只给90,我觉得即使我最后一跳成功了,可能这个冠军也不一定会属于我,但是徐梦桃如果做得非常漂亮,无可挑剔地成功了,也会有一点点担心会不会打给她。

  主持人杨阳:桃子也是这样想的吗?

  徐梦桃:我感觉昨天我们之所以表现得特别棒,就是在这儿,因为包括我下来得分的时候,包括娜姐=,我感觉首先分数就特别低了,分数特别低就给比赛造成了很多不确定性,包括你的对手进进出出的比赛的名次。所以我们当时就是抱着非常好的心态,就是拼了,我们不光要站,我们还要高标准,高质量地去站,只有这样才能取胜。所以对于我们昨天整个的状态、强度和表现,我感觉我们都尽力了。

  主持人杨阳:特别想问二位的是,在最后一跳的时候因为只有四名选手,当时李妮娜是第二个出场的,桃子是最后一个出场,你们在出场之前可以看到前面队员的比赛吗?

  李妮娜:其实上面有一个大屏幕,但是我们基本上站在那就不会看它了。我前面出发的是冠军,她落地的时候会听到观众的反馈,她如果摔倒,观众就是很惋惜的声音,她如果成功了,当时那种氛围已经知道她是成功的。=最终进入决赛的四名选手中,只有我一个是两周台,所以其实三周台发挥得如何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关系,因为我只有把自己做好,分一个是裁判给打的,二是我做好我自己,我才有可能跟她们拼,因为三周台毕竟难度大一些。

  主持人杨阳:桃子是最后一个出场的,当时我们电视机前看的时候就在想她会不会看,她会不会知道李妮娜失误了呢?

  徐梦桃:我就是一不小心看到了,因为==我们平时很少看大屏幕,因为==她出发了以后第一个下去了=,她下去以后,我这样站着,一抬头,我一看娜姐出溜下去了,教练员就跑到平台去看她。我一想娜姐摔了,就在想动作,调整自己,我一抬头看娜姐眼含泪光,那一瞬间我马上要哭了,我就忍住。我说徐梦桃,靠自己,想动作。其实当时没有多想拿冠军,就是在想怎么做才能把这个动作调整好。其实更多的时候不会影响我,但是确实看到娜姐一幕幕的,在上面的是挺有感触的。

  主持人杨阳:因为毕竟这届奥运会就剩这四个人了,每个人承担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在那一刻没影响自己,我觉得你的心里真的是很强大,能调整自己,然后再去做那个跳。比完赛了,其实有一点小小的遗憾,但是我觉得对于我们今后的路来讲这都是一个很好的奠基,你们教练当时有跟你们讲吗,在你最后一跳之前,他们有对你们说这种暗示或者是提示的话吗?

  李妮娜:在我比赛之前我的教练就跟我说,说你今天能站在这样的赛场上你已经够本了,因为我去年受伤,康复了一年,9个月后回到训练场,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回到赛场,还能站在奥运会上,还能让教练很放心。教练说其实你能走到这步我们已经很认可了。最后一跳跳下来之前,通过上面教练告诉我说最后一跳没有什么冠军,没有什么金牌,就是你发挥自己的水平,享受这个比赛,就是表演,就是把你所有的东西拿出来就行了。

  徐梦桃:我之前的时候,因为成功的概率不是特别高,所以我昨天比赛的时候也是本着一跳一跳地比,能比到什么样就什么样,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其实教练员走之前也告诉我说你大大方方地跳没有问题,确实是失误了,那个雪也不好站,确实失败了。但是那套动作得跳得非常漂亮才有可能赢。

  主持人杨阳:你们三个进半决赛的时候,第二跳都特别特别完美,我们当时看就是那种感觉——绝对有戏,我们可以前三名的。我问一个业余的问题,能把第二跳的动作拿到最后一个吗?其实那个已经打了101分,如果放到决赛就能拿冠军了?

  徐梦桃:从分数上讲是可以这样的,我们也特别希望,但是从动作难度上是不行的,因为我们都是一跳动作比一跳动作难。

  主持人杨阳:这是规则是吗?

  李妮娜:不是,可能也是战术吧。

  李妮娜:我觉得就算桃子的第二跳拿到最后一跳,也不可能给打101分。而且您也看出来了,局外人都看出来了,程爽、张鑫在预赛和决赛中都做得非常好,包括我前两天发挥应该是我这一年发挥的最好的,但是分值得就到90,就上不去,我第二跳跳得很好,但是我第二跳还不如第一跳的分,没有办法。

  主持人杨阳:程爽和张鑫在看她们两个比的时候,是不是比自己比赛的时候还要紧张?

  张鑫:是,因为我没进决赛以后就站在队医站的位置,她们每跳一下我都非常揪心。8进4的时候,就想她们对手都别站了,别站了,别站了,特别特别紧张的。

  程爽:当时在底下看她们比赛,因为我不能进前四,已经没有能力为国家,为中国自由式滑雪做点什么了,但是我也像张鑫一样,国外的记者也在录我,我说别站别站别站,我不敢说英文,只敢说中文。到她们比赛的时候我就想你们一定要加油,把我们的劲都使上。到娜姐上来的时候就说一定要站,一定要站。

  主持人杨阳:毕竟我们都是这个项目的运动员,昨天那个时候我们刚刚工作完,下了楼看到大屏幕,你知道当时澳大利亚的选手失误了,旁边都是外国人,我们就说淡定淡定,就是这样的感觉。当时李妮娜的笑容,今天无论是微博还是朋友圈里面,对你的那个微笑给我们很大的鼓励,到现在为止我问你有掉过眼泪吗?

  李妮娜:其实我在摔倒或者是腿受伤再站起来,到最后走出去的时候完全没有遗憾的感觉,也没有很委屈。因为确实是自己没做到,我能接受这个结果,我觉得我拼到这个份上已经够了。当我经过采访区,到中国记者面前的时候,我都快被他们弄哭了,因为他们一路看着我们运动员在成长,受了多少的苦,怎么样康复,怎么样回来的时候,记者看着我的时候热泪盈眶,采访的话都说不出来,我一直看着她,居然比我还伤心,这种时候特别有感触。包括回来您也说朋友圈里面全部都是安慰我或者全部都是鼓励我的,包括韩乔生老师,包括大 杨洋老师,包括后方的演播室郭丹丹、张丹两个人,当时她们说看着我一摔就泪奔了,就崩溃了,我觉得我身后能有这么多人支持我理解我,这种时候我特别想掉眼泪,基本上是泛泪光,然后憋回去了。我觉得没有什么遗憾,我已经能把我做的全都做出来了,虽然说结果不好,但是我也尽力了。

  主持人杨阳:只要自己觉得问心无愧,脸上永远都是笑容陪伴着你。

  李妮娜:而且我觉得我不想走悲情路线,说几届冬奥会没拿到金牌怎么怎么样啊,我觉得奥运会只是人生的一部分,你过了昨天,你还要过今天,还要面对明天,所以就是很轻松地面对。那个微笑也是让大家知道我没有事情,大家可以放心,就是想表达这么一种情绪。

  主持人杨阳:我觉得李妮娜真的长大了,真的成熟了。其实我昨天也发了微博,现在坐在你身边的朋友都希望你能有一个非常非常灿烂的明天,非常非常灿烂的将来。桃子,可能因为李妮娜退役几年都是你在挑大梁,李妮娜回来的时候跟你们的那些沟通或者是一些训练上给你们是不是带来很多的鼓励?

  徐梦桃:首先我感觉是一种正能量。娜姐一回来以后感觉心不再飘着了,首先就特别踏实。感觉无论在赛场中还是生活中,我感觉我们在赛场上可能是对手,但是我们是相辅相成的,也是互相在吸引着的。我们两个,尤其是昨天特别有感触,当我每进一轮的时候看到有娜姐的名字,再有我的名字,就觉得心理特别踏实。最后在上面那一刻我就感觉特别有气氛,感觉我们两个在一个团体,还有我的队友在陪伴着我们。娜姐在我心里很坚强,也很伟大。

  主持人杨阳:90后的和80后的交流起来觉得会有代沟吗?

  徐梦桃:有,有在哪,我没大姐潮。因为我这个人比较宅,刚才也说了娜姐、爽姐都是比较韩流的,她们说那个歌都听过时了,我说这个歌太棒了,别人说都是两年前的歌了,我是属于除了一般训练,生活相对比较单调,看看书,反正就是过着80后的生活。

  主持人杨阳:我们下面有一个冬奥会的宣传片,关于滑雪的,让我们看看90后是一个什么样的心理状态。90后很拉风。(播放短片)

  徐梦桃:感觉怎么样?

  徐梦桃:感觉做得非常好。

  主持人杨阳:这里面表现的是真实的自己。90后很拉风。

  徐梦桃:特别拉风。

  主持人杨阳:有娜姐拉风吗?

  徐梦桃:现在我已经不拉风了。

  主持人杨阳:跟她们沟通有代沟?

  李妮娜:她的朋友圈,她会在那些小朋友里面非常有威信,非常开朗,一逗她就收不住。像遇到一个事情的时候,我们三个会有自己的处理方式,我们三个比较像。到她的时候,就会用90后的处理方式,和我们确实不太一样。像做热身准备活动的时候,我们都是板着脸自己做自己的,她就特别喜欢调动气氛,听听音乐,high起来的那种。

  主持人杨阳:真的是这样吗?

  张鑫:是,我们三是属于典型的80后,比较愿意做自己的东西,有事我们就在一起咔咔咔讲。90后典型的一个特点就是特别喜欢自拍,我跟她住一个屋,没事就看她在那块拍上了,特别爱自拍。

  主持人杨阳:这一点程爽绝对不输90后,我看到你好多的耳洞?

  程爽:是,我这个耳洞比我人有名。一般记者看到都问我你有多少个耳洞,11个,在网上也是说程爽很潮,有11个耳洞,所以这个耳洞比我都有名。要是打上说中国队女孩谁在臭美,肯定在百度网上会找到自由式滑雪程爽最愿意臭美。我的微博粉丝就会给我发上来。我一发什么自拍的照片,他们就说程爽你又在臭美了。我比赛的时候都会把脖套摘下来,因为我紧张。

  主持人杨阳:其实露不露脸在比赛中并不关键,可能是人的习惯的问题。昨天我说是不是练自由式滑雪的都这么漂亮,因为李妮娜我见她见得最多,特别是照相的时候,她那个尖下壳,特别漂亮。

  李妮娜:我觉得教练在选材的时候有可能考虑到这一点。

  程爽:昨天有个好朋友特意给我发了张照片,她说亲爱的我对滑雪项目改观了,我说为什么呢?她说,我原先以为滑雪的人都是像农村孩子一样的,脸会红红的,运动员都会比较壮,但是昨天我看了你们四个女孩,身材都非常好,而且都挺水灵。

  主持人杨阳:用我们东北话来讲真的都挺水灵的,要说你们练滑雪的时候真的不太相信。数数你们几个的爱好,80后、90后会统一吗?

  李妮娜:统一不了,因为我们训练不像短道经常在室内有一个馆就行了,我们经常在很偏僻的地方,平时训练也很累,有休息日的时候也不喜欢出去逛街,特别累的时候就是喜欢窝在房间里。所以特别大的乐趣是每天能收到各种的包裹,没事在屋里躺着就可以上网看看哪个网站卖什么东西好,就买回来。有一个人买回来觉得好,大家都去买。

  主持人杨阳:是这样吗?

  徐梦桃:是,尤其我们在北体训练的时候几乎天天有邮包,今天没有自己的邮包就很失落,怎么还没到啊,都三天了,我得问问。

  程爽:最有意思的是天天的圆通或者是顺风,假如我去取邮包,人家快递就说有你们徐梦桃的,有你们李妮娜、张鑫的,顺道给带回去吧,人家都认识我们了。

  主持人杨阳:快递员都已经认识了是吗?

  程爽:对,有时候我们赶巧一个人一起收到三四个邮包。有的时候包括男孩都说,你们谁去取南门,顺便帮我们把邮包取回来,包括男孩最后都不敢了,最后问问女孩,你本来是这么小的东西,最后都拿不回来,太多了。

  主持人杨阳:在网上最常买的是什么,会是衣服吗?

  张鑫:衣服少一点,怕不合适。

  李妮娜:有些东北吃不到的水果我们会买一些。

  主持人杨阳:国家队的伙食应该不错啊。

  李妮娜:有些吃的像东北这边吃不到的水果我们也会买一些。就是没见过的水果买回来尝一尝,后来就家里人买,自己买不够,还得让家里人尝一尝。

  主持人杨阳:网购其实也挺害人的,天天坐那也花钱的。用过微信支付吗?

  徐梦桃:我用过。

  程爽:涛哥说,程爽,如果让你不淘宝你能死吗?我说憋上两周行,他们说你知道吗,现在都有跳楼的。就是说我们太频繁了,花钱花太多了,说网购疯狂的倾家荡产都有跳楼的了,说爽爽你不用到那个地步。我说没有到那个地步,到那个地步我就会说,珍爱生命,远离淘宝。

  主持人杨阳:远离网购,远离网购。其实真的,刚才你说有用微信支付,因为是我们的产品。

  李妮娜:前天大杨洋姐还给我发了个红包,佟健哥说还没有绑定微信支付,还没办法收到这个红包。

  主持人杨阳:因为他问我这个钱怎么办,我说你得绑定个卡,给它拿出去。他说他抢了个三块多钱的,我说就在里放着吧。

  徐梦桃:微信只要有新功能我马上就使用。过年的时候我还给别人发红包了。我刚开始发的十块,我说你收收,因为我不知道好用不好用。

  主持人杨阳:你有收过吗?收的最多的是多少?

  徐梦桃:一百。就收过一次,是实验。

  李妮娜:我收的最大的是大杨洋姐给的,今天收的,70多块钱。

  主持人杨阳:你们知道我收的最少的是多少钱吗?3分。比如一个大红包,你要放里一百块钱,我想送你四个,我就分为四个红包,但是要抢,同时发给你了,看你们谁的手气好,抢得多还是少。这个绝对落伍了,我们都已经high过了。

  程爽:下回有这种好事提前通知我们一下。

  主持人杨阳:平时有玩微信游戏吗?

  徐梦桃:有,有打飞机、节奏大师,都玩儿。

  李妮娜:这位高手天天在床上玩儿。

  程爽:我就玩儿节奏大师厉害点。

  主持人杨阳:听说程爽喜欢韩剧的偶像?

  程爽:一般我都喜欢让大家管我叫权二嫂,因为我当不了主的,一定要占据第二个位置,所以叫权二嫂,权志龙,超喜欢他,上届2010年的时候我的雪板上写着他的名字,权志龙三个字。有很多他的粉丝就说中国滑雪队的程爽也是他的VIP,有一部分人说中国人喜欢韩国人干嘛?就是各种的批评啊。

  主持人杨阳:你会在意吗?

  程爽:我不在意,我还是依然喜欢他。这次我就没敢乱写东西,但是我的背包上必须得有个象征性的,比如他的挂牌什么的。

  主持人杨阳:如果有一天你见到他,你准备有什么样的举动?

  程爽:我为了他,我准备备战2018年,因为在韩国,我一定要在韩国拿一块奖牌或者金牌什么的,他会以最快的方式认识我。

  主持人杨阳:这就是偶像的力量。你们三位有什么偶像吗?我知道大家好像都喜欢看韩剧。

  李妮娜:最近的偶像就是都教授,《来自星星的你》。

  徐梦桃:我感觉我好像一般看什么电视剧,就喜欢什么男主角,她们,像娜姐喜欢TOP,爽姐是喜欢权志龙好多年了。

  李妮娜:我们俩喜欢的是同一个组合的。她喜欢的是队长,我喜欢里面最大的。

  李妮娜:其实娱乐圈的偶像对我们来说就是平时无聊生活中帮我们疏解缓压的人,不管他是哪个国家的,只要能起到这个作用,就是一个好的偶像。

  主持人杨阳:其实你们四个现在已经成为偶像了,现在微博的评论是不是看不过来了?

  李妮娜:根本没法看了,几千条几千条的,原来我是每次发一条微博有十几个人评论,愿意跟他们聊就聊聊。这回真的聊不了了,人太多。

  主持人杨阳:借这个机会和给你留言的网友说点什么?

  李妮娜:真的非常感谢所有留言鼓励我,并且为我加油的网友们,因为你们可能在支持上给予了我了力量。因为我打开手机,看到网友们对我的评价,我觉得真的开心,因为现在每个人对体育的看法也不是唯金牌论的,所以大家这么理解我们,我也觉得很感动。

  徐梦桃:其实特别有感触,特别想感谢一直支持我和我们队伍的人,因为很多网友都说我一直在关注你,从温哥华到现在六年了,好多都是这样的。他们说感觉你特别勇敢。其实我更想说的是这次奥运会也好,或者一直以来好多人都在了解我们这个项目,知道我们这个项目的偶然性或者它的不确定性,好多人都特别理解。不管我们成功或者失败,他们也给予特别大的支持,所以我在这里特别想感谢他们,也希望他们可以继续支持我们,支持桃子。

  张鑫:我也是这样,因为我没有进决赛,一把微信圈子打开,看好多好多人都是在说裁判不公或者怎么样,说为什么能进的进不了,好多还担心我打击特别大,怕我失去信心练不下去。好多好多人都给我发微信说没有事,没有事。正好借这个平台,我也想告诉我那些粉丝朋友,请他们放心,我很坚强,谢谢他们的鼓励。

  主持人杨阳:程爽呢?

  程爽:其实我也是比完赛,当我看到手机的时候,真的是有两三千条的信息,以前都是自拍发上去,大家评论我,我都一一回复。现在再一看两三千条的信息,我真的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回复,看到大家说的都是鼓励和安慰的话,还有很多人告诉我,爽姐,无论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或者是事情,我都支持你。真的,我看到这些上千条信息的时候,我会看到上千个人在关注着我,支持着我,真的很感动,我也很开心,我也觉得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在关注我们这个项目,真的是特别开心。有时候比赛不好的时候发发牢骚,很多人在陪着你,真的像娜姐说的窝心,所以每次都回信息,但是这两三千条,为了公平一些,我谁都没回,在这里希望大家理解理解。

  主持人杨阳:奥运会来讲四年是一个周期,对于我们运动员来讲四也是年一个周期。奥运会之后可能每个人的打算都不一样。我们现在聊聊,不提四年以后也不提长远的,就说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和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李妮娜:我觉得好像每次奥运会一结束我的人生就一片空白,真的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了。昨天也有记者问我这个问题,但是我昨天最想做的就是给我的母亲打电话,因为我的比赛最后一跳摔到了,家里肯定都担心,所以我要第一时间给妈妈打电话报平安。包括今天早上我也给她打电话,她也问我到底有没有事,我说放心,真的没事,队医都已经检查过了。

  主持人杨阳:我的意思是你下一步接下来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其实我觉得你应该找一个好的归宿吧,这个是下一步应该提上日程的吧,因为大家都非常非常关心你。就说李妮娜这么漂亮,赶快的,有没有合适的给介绍一下,或者回去是不是乡亲的队伍已经排上了?

  李妮娜:已经有人给我排了,包括比赛之前大杨洋姐和小杨阳姐都说给你找好了,回来见一见吧。

  主持人杨阳:你现在有对另一半的想象或者是要求至少要达到什么样的择偶标准吗?

  李妮娜:我一直说的就是缘分,但是很多人跟我说缘分是最难的,哪怕你有一个标准,我们都可以照一个标准给你找。我觉得其实我们是运动员,从小就离家,自己相对比较独立一些,尤其像我这种很长时间没有交男朋友的,突然身边有个人,可能会不适应,也需要适应一段时间。

  主持人杨阳:因为每天都在运动队里。

  李妮娜:尤其是他需要理解我,因为可能我们的生活是不一样的,所以有些东西,处理事情的方式可能都不一样。我觉得这可能是两个人相处的一些不同,我可能跟她们相处的时间比我父母更多。她们可能跟我父母更了解我,后面对男朋友也是一种情况,我也是需要转型,去融入到他们的世界中。

  主持人杨阳:在这儿我们祝福你给她们三个人找个姐夫。

  徐梦桃:杨阳姐快点给安排吧。

  主持人杨阳:那桃子呢,接下来最想做的是什么,最想回到父母身边还是,因为现在跟你说男朋友,我觉得90后的咱不着急?

  徐梦桃: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是先回家,吃我爸的烤串,陪陪我妈去旅旅游。我感觉20年才休息过,从4岁开始到现在。

  主持人杨阳:你爸自己会烤串是吗?

  徐梦桃:因为我爸是开烧烤店的。

  主持人杨阳:昨天发图片哎呦给我馋的啊。

  徐梦桃:因为都是东北人,看到烤串特别亲。我天天回家必须得换着样吃。这不是奥运会结束了,也没有什么兴奋剂之类的,相对就能好一些。首先我们队里有这个规定,不是说我们家或者是外面怎样,是我们队里有这个规定,除了我们队里安排的吃饭,不能在外面吃饭,所以也好久没吃了,特别想。第二个就是想去学习,因为之前在北体也是研一,想继续学习。

  主持人杨阳:回去了先上我们家吃饭,我们家就在北体旁边。那张鑫呢?

  张鑫:我也是回家陪父母,因为我家不像她们都是在东北,我家在南方,在江苏,所以每年回去的机会特别少,所以最想的就是陪陪她们。

  主持人杨阳:跟韩晓鹏一样,也是江苏的,说着一口地地道道的东北话。是不是这样?

  张鑫:是,以前我妈就说你这说话一点不像我们南方人,纯东北人。

  李妮娜:现在我们队里有来自四个省的,黑吉辽和江苏。

  张鑫:反正一说话就说是东北人吧?我说对。

  主持人杨阳:程爽呢?

  程爽:最想做的事情第一就是带着我妈,陪我各种的吃,因为这段时间我们对食欲的渴望特别强烈。再一个就是一直想去韩国和香港旅游,但是签证问题还需要很久,不知道来不来得及,我除了奥运会生涯,还想完成一个梦,就是想当平面模特,我希望给自己放点假,可以业余地玩一下这些东西,但是这个好像也很难实现。

  主持人杨阳:其实有些时候没有办不到的事情,就像你刚刚说你想去韩国旅游,也许在街上遇到你的偶像,街上好像有点不太可能,也许你在去哪个饭店的时候,从你旁边过去了,瞬间一眼,看到了。在这儿先祝你好运,能够时间自己短期的两个目标。在这儿也祝福四位妹妹在将来,无论是在比赛场上,还是在生活当中,都能够心想事成。谢谢,谢谢。

来源: 华奥星空
责任编辑: 孙欣迪

相关新闻

奖牌榜

微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