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4索契冬奥会 >> 冠军访谈 -> 正文

庞清佟健做客《探索冬奥》曝囧事

2014-02-15 11:59:00 华奥星空

  北京时间2月14日消息,由中国奥委会官方网站、腾讯网和华奥星空联合制作播出的《探索冬奥》节目今日播出第八期,主持人依然是中国短道速滑世界冠军杨阳,而嘉宾则请到的是在本次冬奥花样滑冰双人赛中取第四名的庞清、佟健。

  以下为访谈实录:

  主持人杨阳:探索冬奥,和您一起聊奥运,欢迎收看由上海大众Lavida家族特约播出的探索冬奥节目。本节目是由中国奥委会官方网站、腾讯网和华奥星空联合制作播出的。大家好,我是主持人杨阳。今天请到我们演播室的是我非常非常好的两位朋友,在我看他们比赛的时候,前面两个关键跳他们在比赛的时候我真的是不敢看,当时我把眼睛蒙上了,他们就是庞清、佟健,欢迎。

  庞清:大家好。

  佟健:那天我在向总书记汇报的时候,我就说我叫佟健。当时总书记就说,你这个大名鼎鼎啊,当时我的心忽悠一下。

  主持人杨阳:这是什么意思呢?

  佟健:我就说,今天借这个机会,在总书记面前向喜欢我们的冰迷观众澄清一下,正好借这个机会,再次让大家分辨一下,双人滑一般介绍名字都是女士在前,所以说庞清、佟健,我叫佟健。

  主持人杨阳:你是大名鼎鼎的,大家肯定知道的。真的会有这样的笑话吗?

  庞清:是的。

  佟健:后来我就问他为什么这样,他就说有很多男的也叫庞清。

  主持人杨阳:但是女的叫佟健的少吧?

  庞清:他们有的时候经常给我们改名,什么庞健、佟清啊。

  主持人杨阳:佟健也说了跟主席见面的时候,当时见面你代表第一个被派上去打头阵发言,因为你比较成熟,还是比较有底气的,怎么选择你作为第一个发言的?

  佟健:当时咱们总局的刘鹏局长说现在咱们是以什么形式开始呢?大家都坐成了一圈,那就先请本届代表团年龄最大的、参赛次数最多的,来自花样滑冰队的佟健先介绍一下,我就代表所有运动员首先发言。当时也挺紧张的。

  主持人杨阳:大名鼎鼎的佟健上场了。

  佟健:结果我一说,马上习总就说你大名鼎鼎啊,我心里很没谱。

  主持人杨阳:昨天晚上已经比完赛了,当时在现场几个朋友坐在一起看你们俩比赛,我以前是运动员,我在场上比赛的时候从来没这样过,真的是不敢看,因为我对于你们俩的期待,真的希望你们发挥得淋漓尽致,没有一点不完美的,因为毕竟这是第四次冬奥会,现在比赛已经结束了,两个人总结一下自己的这次冬奥会?

  庞清:我觉得还是挺开心的,虽然有一些小的遗憾,没能拿到奖牌,但是整体来说这四年走过来,尤其是到最后两年比较艰难,能够平平安安站到这次赛场上完成这次比赛还是蛮幸运蛮开心的。其实这次最为感动的是我们比赛完以后收到了很多朋友冰迷的祝福,这使我们心理特别暖。

  主持人杨阳:当时有很多喜欢滑冰的朋友问我说你在采访庞清的时候可以问问她吗,她最让我们放心的怎么这次小的闪失都在她这儿发生了?

  庞清:这次我其实真的对自己挺不满意的,怎么能这么输,但是确实有一些原因,虽然说是客观原因也好,因为我之前总决赛之后换了一双冰鞋,结果穿上之后怎么都不是很合脚,做跳,包括做一些动作,怎么都会让我感觉到我驾驭不了它。但是马上奥运会了,再临时换回来已经来不及了,所以就只能硬着头皮控制好自己,穿着这双鞋上就好了。

  主持人杨阳:很多网友在网上说是不是因为你照顾佟健照顾得太多了,所以影响你发挥了?

  庞清:不是。

  佟健:我在平时训练的时候经常做一个动作,把你所有的力量都给我。有的时候是管用的,但是大部分时候还不是太有用。但是这次我觉得就像庞清说的,比赛已经结束了,但是这四年走过来,收获了很多,虽然最后在这一届没有拿到奖牌,但是我同样觉得所有这些都很满意,因为如果四年前那个时候就结束了我们运动员的生涯,我不会有这四年的感受。这四年的感受跟之前又不一样了。参加了四届冬奥会,每一届冬奥会感觉都不一样。

  尤其到了第三届温哥华的冬奥会,我们滑出了自己想要的梦寐以求的那一套节目,不单单拿到了奥运会的奖牌,也同时获得了全场观众起立为我们长时间鼓掌,所以作为一个运动员来讲,在北美花滑那么发达的一个国家,能让大部分的外国人,他们发自内心地站起来为你鼓掌,从那个时候接纳我们,因为我们做到了他们认为他们值得为这样的运动员起立鼓掌,所以那个时候到现在来讲都一直在困难的时候继续激励我们往前走的动力。

  但是接下来这几年遇到了很多不一样的状态,比如2011年整个一年我就希望有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所有的动作都完成了,最后拿到金牌,在那一刻,在最完美的那一刻能在冰上向庞清求婚,结果这一个赛季虽然拿了不少冠军,但是每个赛季都多多少少不完美,到最后这个戒指也没送出去,直到那一年的6月19号,因为花样滑冰除了竞赛,还有表演,在表演上能体现出花样滑冰另外吸引人的一面,比如有灯光,有音乐,有所有的舞美在一起,所以说那个时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从那之后我们两个想的就是是不是就结束了,不再比赛了,走了,离开了赛场一段时间,然后又回来了,觉得自己行,结果回来以后直到在你休息的时候,在你调整的时候,其实对手一直在往前走。结果2012年的世锦赛就比得不是很理想。但是那个时候并没有服输,觉得我只要能系统地训练一年肯定能再回来,结果2013年的训练就不是太顺利,有伤病了,那个时候我膝盖出现了伤病之后就很奥恼,也没有办法解决,整个2013年可以说是一塌糊涂。

  2012、2013年赛季马上就要奥运会了,就像2010年的时候说在奥运会上拿个水晶球就觉得是永久的纪念了,但是这次又来了,所以5月份决定是不是参加奥运会,那个时候确实有特别大的心里的挣扎,因为觉得这次再来肯定不要说金牌,就拿一块奖牌都很难,那个时候的心理状态,包括技术动作。所以说我们为什么还要去,为什么还要参加,后来跟庞清我们两个人也沟通了很多,现在中国花样滑冰的状态、现状,确实我们需要站出来,就像任老师经常说的,我并不是需要你拿金牌、银牌或者铜牌,我们需要你们在这个时候起到引领往前走的作用。说如果你们想好了,我们支持你们再回来。所以说在2013年的时候我们其实收获了很多来自于领导的,来自于冰迷的,来自于我这个团队的,包括北体大的我的导师,王老师,等等很多人,来自于很多人无私的帮助,他们给我出了很多的计划,比如说如何康复,如何解决现在你这个心里总是不稳定的状态,什么时间应该做好什么样的训练安排。

  我觉得这次我们两个能站在索契的冰面上,其实不单单是我们自己内心一直追求自己的梦想,更重要的是有很多人一直在背后支持着我们,也让我们有更多的力量,勇敢地站在这里,最终从短节目到自由滑,基本发挥了自己,跟2010年比,大概发挥了80到85%,如果加上前一段时间的伤病,我觉得这次的发挥不见得比2010年那个时候差,因为我们的投入包括所有遇到的难题要比那个时候多一些。

  主持人杨阳:其实在比赛之前很多采访说你们俩这次来参加比赛,要取得自己很好的成绩,不让自己留遗憾,很多人都用这个起标题,我觉得你说完这句话给我的感觉是只要你们俩能够站在这个冰场上,能够完成比赛就是不留遗憾的,并不是我非站在领奖台上才是不遗憾的?

  庞清:但是心中肯定想着要得那枚奖牌,但是可能我们之前也能预测到现在这个年纪,包括整个花样滑冰的发展,我们也想到了很多困难,怎么样去克服,所以我们两个不管最后能得到第几,我们两个人的心态是好的,最后的结局也都是好的。

  主持人杨阳:今天我问的你们第一个问题就是感觉怎么样,很开心,这个我们听起来也很温暖。这次比赛在俄罗斯,双人滑是他们的强项,他们是天时地利人和,今天看短道的时候观众那种喊声啊,当时俄罗斯那两对选手就在你们的前一场。

  庞清:所以那种压力是无形中来的,喊完以后莫名其妙地感觉肌肉包括心态都会有点紧。

  主持人杨阳:可能本来自己调整得很好,突然外界来了一个这样的嘈杂声,可能就改变了自己心里的那种感觉。

  佟健:毕竟我们两个参加几百场国际比赛,还是经历了很多类似于这样的情况,多少还是有一些影响的,但是不是说特别大的影响。来之前,因为有了之前所有比赛的铺垫,包括总决赛也滑得很好,像我们的两个主要的对手一个是俄罗斯的托尔波娃,克里莫夫,一对是德国的萨维琴科,索尔科维,另外就是这次拿到冠军的这对,剩下其他的对手对我们来说,只要做好自己,我们预测的基本是在前三名。但是来了以后,这一对年轻的运动员提高非常大,而且他们这次是顶住了压力,在比赛中完成了非常完整的一套节目。用我们教练的话说他很少表扬一个运动员,能从他嘴里说出来这对运动员滑得非常好,虽然我们到现在还没看到这个录像,但是能感受到这对运动员在顶着压力把自己最好的一面滑出来了。这是比赛,不是比平时训练,在赛场上就发生了这样的情况。但是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可遗憾的。

  主持人杨阳:其实作为我们观众来讲还是挺遗憾的,因为当时德国第一个男伴摔了,最后一个跳的女伴摔,其实他们摔的时候我们挺激动的,觉得你们俩可以站领奖台了,但是最后的结果,他们自由滑虽然是排在第四位,但是那个分数只跟你们差了零点几而已,这个是让我们特别想不通的,虽然你们也有一点点失误,但是我们没摔啊,大家看,明眼人会觉得这裁判太偏向了。

  佟健:咱们就不说裁判的事了,德国这一对选手也很不容易,尤其是男运动员跟我们的运动员是一样的,都是1979年的,这么多年,尤其是国外的运动员在训练的条件保障,包括一些身体恢复方面可能还没有我们做得这么到位,他们这么多年能坚持下来也很不容易,而且他也是我们两个的好朋友。所以比完赛以后我们也都是相互祝贺,包括沟通一下比赛的情况。所以说我觉得有的时候往往经历了很多比赛,你即将离开这个赛场的时候,其实输赢不是太重要,最关键的是你为这个项目留下了什么,留下的是不是有正能量的这些东西,除了这个比赛,大家能不能相互理解,相互鼓励,相互支持,能不能让这个项目继续往前走。所以我觉得他们也很不容易。最后不管是我拿第三,还是他拿第三,我觉得这都是一个非常好的结果。在场上的表现来讲,可能我们会好一点,因为我们自己的录像包括他的录像我看了,之前的我没看,因为之前我怕看别人的比赛打乱了我自己的节奏,但是他的比赛我是看了,那天确实滑得不是太好,但是最终所有这些结果对我们来说,我没奢求一定要拿那块奖牌,当然拿了更好了,拿了今天可能更开心,但是最终的结果就像我说的,挺好的,而且他的失误包括所有的艰辛也值得肯定。

  主持人杨阳:对对对,其实运动员的付出都是一样的,这就是比赛,可能比赛就会发生各种各样不同的事情。刚刚佟健也说了作为中国代表团年龄最大,伤最多,病最多的老运动员,这半年对你来讲可能和其他的运动员是不一样的,这半年怎么熬过来的?

  佟健:不应该说熬过来的,我觉得这半年挺充实的,尤其是5月份决定要不做手术,开始恢复训练,一直很充实。因为以往的生活方式比较简单,每天两堂冰上训练课,剩下的时间就是调整、休息,或者是有其他的舞蹈课的安排,今年又多了一个康复训练。所以说食堂我们经常是最后一波去的,我们两个,我们的助理教练刘老师,再加上我们的体能教练,我们几个人一起回去,那时候我经常说,我说你看,现在咱们多刻苦,其实不是刻苦,就是你不完成这个训练安排,不完成这个康复训练的课,可能接下来一个星期或者是半个月的训练计划都完成不了。

  所以说整个这个年度过来,这一个赛季过来,我觉得很充实,让我对康复训练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可以说在这之前我觉得我肯定够呛了,不行了,但是通过努力,通过这种训练方式,再加上一些技术上的变化,在下蹲的时候受力的改变,还是一样,在比赛的时候还是能做高难度的动作。

  主持人杨阳:在这中间有想过放弃吗?

  佟健:太多次了。

  主持人杨阳:当时有跟庞清讲吗?

  佟健:其实我觉得那个时候有点闹,有的时候你觉得这个问题解决不了了,你没办法再往前走了,虽然说我肯定练不下去了,那个时候是需要发泄一下的,再有一个是能调动她的积极性,让她做得好一点,我就能轻松一点,可能能弥补一嗲。所以有的时候,一到走不下去的时候说不行了,明天就不干了。

  庞清:哪有说明天,就直接马上就不干了。

  佟健:但是心理知道这个决定是个策略。

  主持人杨阳:那你岂不是给庞清造成很大的压力,庞清这么又瘦又小的,你舍得啊?

  庞清:其实她心挺大的,她的抗压能力和缓冲能力还是很强的。

  主持人杨阳:庞清,当他最困难的时候,你在旁边肯定是特别着急,但是你用什么办法化解他的压力和你的压力?

  庞清:他经常在不好的状态下,我还是一直鼓励他说一些激励的话刺激他一下。

  佟健:拉倒吧,谁刺激谁啊,其实根本刺激不到,但是她会想我现在的感受,尽力地让我感到心理舒服一点,但是我知道这一年我没少折磨我周围的人,我的助理教练,康复师,主教练,反正我周围的人基本上折磨得差不多了。

  主持人杨阳:你是挑人吗,比如这个时候我该折磨谁了?

  佟健:就是逮着谁折磨谁。

  主持人杨阳:你那时候会有这种吗,当你觉得自己有一些情绪上不稳定的时候,你是特别想得到别人的肯定吗?

  佟健:如果那样的话,你就会越来越没有斗志。比如说你在走不下去的时候,你希望别人给你力量,但是这个问题还是要自己解决的,比如你跳不成,想在比赛当中完成,那你还得跳,没有人能代替你,别人最多能包容你这种过分的举动,多说两句,不理你了,我那个时候心里很清楚,我也很感激他们,包括这次来比赛,我也跟他们在讲比完赛以后这一年咱们一定要找个时间一起聚一聚,咱们这个团队,我觉得这一年不单单亏欠庞清的,亏欠你们每个人。

  主持人杨阳:我觉得只是聚不够,我觉得大家应该齐心协力想一个什么办法折磨你一,你折磨人家有一年之久。

  佟健:我还想你是不是能帮我一下给每个人发个小礼物,一人一个企鹅。

  主持人杨阳:这个肯定没问题,但是我觉得这个企鹅在这个时候解决不了你曾经折磨他们的痛苦。

  佟健:但是我觉得不管怎么样,回忆起来,这个时候我才能理解,最终你成与败,你能把你所有的过程很清楚地留在你的记忆当中,这四年的经历可能要比我之前十几年,我们两个在一起17年的时间,那个经历又不一样了,因为你的想法在变化,你的状况在变化,身体在发生变化,这四年我觉得完完全全比以前看待事物的角度,包括能够承认自己有很多方面做得不够好,包括自己做得挺过的,我刚开始出成绩的时候绝对不会承认我有错误的,即使我知道我错了,我也一定找一个非常合适的理由来给它转过来。但是我觉得现在,就像我说的,心理觉得确实挺暖的,虽然自己有一些付出,但是周围的人还是给予了我很大的帮助。所以说我心理总有一种感觉想要回报整个团队,包括花样滑冰队,包括年轻的运动员也好,包括冬运中心以后的建设也好,因为我在那收获了很多,拿走了很多东西,所以我现在希望能够回馈一些。

  主持人杨阳:听了你刚才讲的那些话,我真的觉得佟健成熟了,跟以前相比,可能以前见面就是嘻嘻哈哈的,有的没有的大家聊一聊,乐一乐,第一次跟你这样深地交流内心的想法,觉得为你俩高兴,真的。我们都知道在上届冬奥会你们俩使用的自由滑的音乐是《追梦无悔》,这届奥运会是《我曾有梦》,这首歌是你们俩特意选的,还是巧合?

  佟健:不巧合,就是选的,就是想延续追梦的主题,一个梦想的延续。因为上届冬奥会《追梦无悔》,我觉得这个曲子特好,就是诠释了我们两个这么多年追求梦想的理念,我们就是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其实实现这个梦想非常难,甚至不可能,但是我们依然还要坚守你的梦想。一开始是坚持,坚持是很简单的,然后你要坚定你的信心,到最后你知道你永远实现不了那个梦想的时候就是坚守,你有能力坚守,你有这个决心,你所做的一切就能带动一批人跟你一样,可能你实现不了,但是后面很多人可能就会实现。

  主持人杨阳:刚刚你有说就是为了延续追梦的主题,那你们俩的那个梦到现在为止追到了吗?

  佟健:我觉得最关键的就是传递我们对自己梦想的一个诠释,一种精神状态。你可能知道成功的几率在百分之一或者是万分之一,或者十万分之一,但是只要你喜欢,只要你决定做,那就全力以赴地做,不管最后成与败,你绝对不会后悔了。这个是最关键的。可能在我们这儿实现得不好,但是总有人能够实现。

  主持人杨阳:一定会有人实现的。庞清刚刚在访谈之前谁说今天的主讲是你来着,可是他又滔滔不绝了,平时也是这样吗,两个人在生活中,谁来作主?

  庞清:你就听讲话,肯定还是他作主。

  佟健:不可能,我这么讲吧,光说不行,就像今天她要上街溜达,我就肯定不能在屋坐着玩儿游戏。她要是说今天要网的东西,那明天肯定得到。

  主持人杨阳:这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庞清:主要是最关键的时候还是他作主。

  主持人杨阳:两个人今后有什么样的梦追吗?我们先说长远计划。

  庞清:问题是我还没想好,因为刚从舞台上走下来,希望让自己先冷静一下,接下来能为花样滑冰做些什么,还是继续从事我喜欢的花样滑冰的项目去做一些事情,让自己先有一些沉淀,先学一些东西。

  主持人杨阳:短期有想过自己成为新娘,穿着婚纱的那天会是什么景象吗?

  庞清:也没敢想,因为觉得特别累,因为参加别人婚礼的时候我就觉得太累,新娘一直在忙活着,这个过程好漫长,好累啊,就是那种状态。

  主持人杨阳:现在有计划吗,想给庞清什么样的婚礼?

  佟健:杨阳姐的婚礼我们俩去了,你觉得这个婚礼的过程是什么样的?

  主持人杨阳:累,冷。

  佟健:当然这个求婚我还是满意的,结婚这个典礼我也希望做得稍微精致一点。

  主持人杨阳:其实我觉得婚礼还是要有的。

  佟健:肯定要有的。

  主持人杨阳:我听你们俩的意思好像是就算了,有的人就是拿个本或者是登个记直接度蜜月或者是旅行结婚去了,憧憬一下。

  庞清:其实很多人也期待着我们这个婚礼,所以也是在想一个特别好的方案,他老说能给我一个惊喜,我就一直在期待。

  佟健:肯定有冰雪的元素在里面,另外像哈尔滨的冰灯,肯定要把这个元素加进去,当然肯定在室内做,希望这个工程很多人来帮我实现,比如说有冰的城堡,这是我的想法,但能不能做到我不知道,但是肯定让人真正感觉到冰雪这个婚礼,有一点浪漫,有一点魔幻的感觉。当然最终能做成什么样,没准最后像你说的俩人买个飞机票就飞了。

  主持人杨阳:不行,你还得办。你得给我个机会。庞清,佟健是个浪漫的人吗?考虑了这么久,完了。

  庞清:因为我们平时训练天天在一起,我没感觉到,但是上次的求婚真是特别……

  主持人杨阳:求婚只有一次那不够啊。在那一次是必须的,但是小浪漫平时也应该多营造一点,小女孩的心思就那么一点点要求。情人节打算怎么过?有什么打算怎么过吗?

  佟健:没什么想法。

  主持人杨阳:我就知道佟健不会有什么想法。

  佟健:所以今天送你个吉祥物。

  庞清:谢谢。

  主持人杨阳:所以我们节目组小妹妹特地出去在当地买了一束玫瑰花给佟健,下面你想怎么表达就你自己发挥了,你可以看一下这个花,好长,人家说剪底下的枝就不好看了,时间交给佟健。

  佟健:借杨阳姐的这个节目,第一次这么正式的,有这么漂亮的花,给我心爱的庞清,提前祝你节日快乐。

  庞清:谢谢,谢谢。

  主持人杨阳:以前送过花吗?

  庞清:那次他送完花以后,从银行寄过来的。

  佟健:我是给银行打的电话,银行订的花店送来的,我一开始希望给她个惊喜,我也没写名,后来到晚上的时候,她也不说啊,我憋不住了,我就说庞清今天有没有人送你花啊?她说有啊,她说你咋知道啊?我说那是我送的。她说不是,银行送来的,我觉得太失败了。

  主持人杨阳:你还想装点神秘是吗?

  佟健:我还在想她可能觉得平时没人送花,起码得想今天我收到花了,是不是你送的?没有。

  主持人杨阳:很大一捧吗?

  佟健:没有这么大,但是还是挺漂亮的。

  主持人杨阳:庞清太实在了。

  庞清:我就以为是银行送的。

  主持人杨阳:是情人节吗?

  庞清:正在训练,有时候根本就没有节的概念,也没太在意,所以就觉得是银行送的,后来他说完,我说是你花钱买的呀。

  佟健:一开始不相信,后来我一顿解释,我说花叫什么名,都什么颜色。

  主持人杨阳:可能这次就退役了,以后没有训练的日子了,这种节日一定要记得,即使嫁给你了,也更要爱得更多,保护得更多。

  佟健:会的,我多在你那学习经验。

  主持人杨阳:别了,我太伤心了。

  佟健:你告诉我什么时候女孩感受很幸福,因为有的时候心理可能表达得不清楚。

  主持人杨阳:可能就是因为你们两个天天在一起,越是天天在一起,越需要制造这种浪漫,祝福二位能够给我们一个别样的婚礼,能够给我们一个别样的未来。其实非常希望尽快看到二位的小宝宝。

  庞清:谢谢杨阳姐。

  佟健:我们也祝所有的情侣在明天能有一个非常浪漫,非常值得回忆的浪漫的情人节。

  主持人杨阳:谢谢。

来源: 华奥星空
责任编辑: 孙欣迪

相关新闻

奖牌榜

微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