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4索契冬奥会 >> 冠军访谈 -> 正文

张虹做客《探索冬奥》闲时常玩斗地主

2014-02-14 10:48:00

  北京时间2月14日消息,由中国奥委会官方网站、腾讯网和华奥星空联合制作播出的《探索冬奥》节目今日播出第八期,主持人依然是中国短道速滑世界冠军杨阳,而嘉宾则请到了一位是实现历史突破刚刚夺得女子速滑1000米冠军的张虹,一位是她的教练冯庆波。以下为访谈实录:

  主持人杨阳:"探索冬奥,和您一起聊奥运"。欢迎收看由上海大众Lavida家族特约播出的"探索冬奥"节目。本节目是由中国奥委会官方网站--腾讯网和华奥星空联合制作播出。大家好,我是主持人杨阳,今天来到我们演播室的两位嘉宾,一位是实现历史突破刚刚夺得女子速滑1000米冠军的张虹,一位是她的教练冯庆波。

  张虹:大家好!我是速度滑冰的张虹。

  冯庆波:大家好,我是张虹的教练冯庆波。

  主持人杨阳:现在已经是在索契时间晚上12点多了,谈谈现在的心情?

  张虹:还是很兴奋。

  冯庆波:我的生物钟始终是在后半夜睡觉,现在还好。

  主持人杨阳:张虹给中国冬奥实现了大道零的突破,看你脸上一直挂着笑容。

  张虹:我是一个被笑容一直伴随的人,今天比赛结束后记者一直再问我问题,我还没有完全接受这个事实,因为金牌还没给我,明天才颁奖嘛。

  主持人杨阳:是不是特别渴望看到这枚属于你的金牌?

  张虹:是的,特别渴望。

  主持人杨阳:现在最大的感觉还是不敢相信?

  张虹:不敢相信。

  主持人杨阳:那我得掐你一下,我们确实做到了,她做到了,我们教练也做到了。请教练给我们讲一下其中的不容易。

  冯庆波:奥运会比完了之后很为张虹感到高兴,一方面证实了我们这么多年的付出得到了回报,同时也证明了很多东西。作为教练员我不仅仅带她一个人,还带了一个团队,方方面面付出了很多的心酸,走到今天挺不容易的,很多方面张虹都不知道。在我们安排奥运战略,排除干扰等很多方面都不能让运动员知道,作为我们的教练员以及工作团队来说很多方面承担的更多。对我来说,在争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感觉可以休息一下,大家可以放一个好假了。

  主持人杨阳:这一次的奥运会是完全在你的掌控中的,不是一个月,两个月马上可以见效果的,这是一个长期的沉淀。

  冯庆波:这是一个长期的系统工程,现在这个团队都是我自己找人组建起来的,通过哈尔滨市、省里以国家的支持成立了这么一个团队。这个团队都是中国人,没有任何外国人参与的团队,对我们来说准备起来更困难一些,相对难度更大一些。

  主持人杨阳:作为前两年的积淀也好,准备也好,不会马上让他们冒出很好的成绩。

  冯庆波:速度滑冰这一块我们中国一直没有突破。冬季滑冰是最早出成绩的,也开了先河,曾经也被国家作为重点的项目扶持,但这个项目我们的竞争对手很多,是欧美的传统大项,相当于陆地项目的田径和游泳一样,确实难度很大,中国一直没有拿到金牌。所以这一次我们准备奥运会的阻力更大一些,越往后推越拿不到金牌,大家渴望的心情很迫切。为了吸取历届冬奥会的经验教训,大多数奥运会之前,咱们中国承担任务的运动员会拿很多冠军,大满贯、金冰刀都拿了,但奥运会就会下来。我想是把所有这些都突破,重新来过,在奥运之前的两个年度里面以训练的强度,密度和量来压着运动员的状态和士气,一直在低谷走的时间很长,一直希望在奥运会有所抬头,到奥运会的时候作为一个超量恢复冲高,只有这样我们认为在奥运会上才很有希望。在奥运会之前我们也不占很大的优势,如果占优势的话我们的训练也不会这样安排,这样安排风险是比较大的。

  另外,如果我们这么安排的话,领导不理解、不知情或者不相信你,有所怀疑的情况下肯定受到的是不支持。你其他的队员有前三名,为什么你的成绩都是四五六,凭什么说你的奥运会上可以取得好成绩,现在你的位置就不高。所以方方面面我们承担了很多,好在运动员相信我,真正支持我身边的领导和朋友支持我,作为我本身来说也是坚定了信心,从来没有动摇过,我不敢说每一个人可以做到我们备战的心态这么坚决,这么坚定。我相信一般人真的很难做到,我自己经历到现在知道自己承受了多少,可以说从崩溃的边缘又走了回来。

  主持人杨阳:可以真实感受到你对金牌的渴望,你讲的那些。乔波姐在500结束做客的时候当天哭了,她当时提出了不是要批评谁,只是希望大道不要再重蹈覆辙了,“重蹈覆辙”的概念就是奥运会之前的几年成绩都好,但奥运会的成绩下来了。你和她的感受是一样的。

  冯庆波:我们这一边今年的计划安排和制订,整个奥运计划的框架在两年前安排的时候指导思想就是这样,必须要探讨冲高。在两年之前肖局长到哈尔滨看我们训练,我把我的思路和他说,肖局长的思路就是要突破。不论结果怎么样最后得到了肖局的认可,这也坚定了我们走下去的信心。虽然这个过程中大家承担的更多,运动员的心态也会有反复,什么比赛都要参加,成绩也不好,比赛还这么频繁,包括张虹感受也很深刻,很听话,和我配合的很好的孩子,但这个过程中也有心理波动的阶段。

  主持人杨阳:之前张虹有听过这些教练讲的吗?

  张虹:没有,就是平时的训练很相信教练,每一堂课都按照教练的指示来训练。

  主持人杨阳:教练刚刚说这个过程中你也有一些小小波动,辛苦付出了这么多没有取得那个结果?

  张虹:带我六年差不多有两周心态不好。

  冯庆波:我带她六年只有两周她的心态不好,当时也不是想怨天尤人,而是身体状态很疲劳了。

  主持人杨阳:讲讲当时的经历。

  张虹:因为去年要打底,要为今年做铺垫,我参加了很多的比赛,国内国外一直比赛,开始很信任教练一站一站比赛,到后来成绩还是下滑,运动员的状态不可能一直好。滑落的时候就有一些小怀疑,我在想为什么会有成绩下滑,我的竞争对手成绩在上升。另外在国外比赛时间太长了,也很想家,心特别累。

  主持人杨阳:当时是怎么表现出来的?

  张虹:我俩的沟通比较少,之前教练都是安排什么我执行什么,那一段时间教练安排什么我就不想执行,特别烦,每天都会告诉他累了。

  主持人杨阳:教练的反应呢?

  张虹:他原来不犹豫,但我总说累,他就犹豫了。

  冯庆波:我一直想压着她,到最后索契单项锦标赛的时候成绩上来。她总说累了,我就提前给她调整,调整了三天,在索契之前的世界杯总决赛滑的非常好,刚到索契什么都不是了,已经打乱我正常安排了。

  张虹:当时虽然全力滑没一堂课,我心里就觉得我累了,想要调整。

  主持人杨阳:教练和运动员的配合一定会出现摩擦的,有时候比不好或者犹豫的时候,但可以把这个问题很好的解决才是最重要的。

  冯庆波:和张虹配合六年多了,可以肯定的说没有哪一个教练员和运动员配合这么好的。六年当中只有一两次有不同的意见,其他的运动员做不到这一点

  主持人杨阳:之前张虹是走短道的,和王濛(微博 博客)是一批的?

  张虹:他们比我早一批,和周洋(微博 博客)、刘秋宏是一批的,2003年在哈尔滨比的冬运会。

  主持人杨阳:你和他们都是代表哈尔滨,当时接力有上吗?

  张虹:当时我太小了,只是替补。

  主持人杨阳:当时是一个什么样的机缘巧合让教练选的你?

  张虹:就是一个缘分吧。

  冯庆波:当时她在哈尔滨,哈尔滨局里聘请了一个韩国教练,韩教的训练强度和力度都是很大,张虹的身体也吃不消,身体循环系统已经出现了病态,最后已经承受不了了。当时是哈尔滨体育局领导也关注这个问题,找我谈。当时局里问我是否知道这个运动员,是否可以上你们的大道,是否可以出成绩。我说,带几年可以拿冠军,当时很肯定的。

  张虹:第二天就告诉我跟冯老师上冰了。当时就是冬运会比完之后,整个短道的状态就是那样。

  冯庆波:当时我把自己先准备好的器材都给她了。她刚刚转过来的时候我很闹心,感觉她不是一个运动员来了,而是一个初学者来的。她刚刚过来练什么都不行,跑、跳、技能水平都不行。很多人都认为短道过来到大道就好使,但张虹不是这样的。张虹自己也知道,身边的有资历的老教练也这么说。有两年停止不前,而且始终是病态,成绩上不去。

  主持人杨阳:当时还挺胖的。

  冯庆波:当时是挺胖、能力不行,还安逸于心态,满足于现状,优秀运动员的状态在她身上没有体现。

  主持人杨阳:当时是怎么想的?

  张虹:我的心态还是不错的,这是我的优点也可以说是缺点。在那两年低谷的时候也没有像某些运动员一样着急上火,每天按部就班训练,即使没有拿到好的成绩也都那么过。

  主持人杨阳:短道的冰刀和大道不一样的,给你大道冰刀第一天的感觉是怎么样?

  张虹:当时是完全的不适应,很长一段时间感觉很别扭。短道所有我的优势到大道全都没有了。

  主持人杨阳:怎么样慢慢适应呢?

  张虹:还是教练和队友的支持鼓励和帮助。

  主持人杨阳:短道和大道有什么基本性质上的区别,比如说蹬冰方法?

  张虹:比如起跑,因为跟着韩国教练起跑就没有好的。

  冯庆波:这和训练方法有关系。

  主持人杨阳:刚改到大道上的时候可以说你一切都是从零开始,当时有想过可以拿奥运会冠军吗?当时的目标是什么?

  张虹:没有。当时想可以和短道的成绩拿一个水平的成绩就不错了。当时跟着韩教练了很多没有上来,感觉自己成绩就这样了,而且还有两年的低谷。短道有偶然性,而速滑没有偶然性,第八名就是第八名,然后就是停滞不前了,后来通过训练逐步看到了自己的进步和目标。

  主持人杨阳:教练是怎么通过转变让她从短道运动员变成一个大道的优秀运动员?

  冯庆波:我觉得这里面不排除和张虹的缘分以及和张虹配合的默契。

  主持人杨阳:张虹说刚转过来两年的状态很不好,是低谷?

  冯庆波:按照张虹的特点来说,在国外肯定成不了优秀运动员,国外运动员更多是依靠自觉,她两年停滞不前,第三年成绩上来是因为第二年和第三年衔接的系统训练是我逼出来的,不是她自愿的。当时不逼她是不行的,现在回想起来我逼她那一阵子肯定是噩梦。

  张虹:短道夏天没有特别强度大的训练。大道训练是要骑自行车,夏天37度的时候,看着高速公路的热浪奋力往前骑,只有我跟不上,教练把我放在40公里之外,没有水。

  主持人杨阳:他会跟着你吗?

  张虹:后来跟着,当时我的成绩很差,他不能为了我影响其他人的成绩和训练进度。

  主持人杨阳:扔在40公里之外,就让你自己往回来骑,骑不回来什么都没有?

  张虹:对,后来我骑上坡的时候感觉马车都比我快。

  主持人杨阳:现在回忆起来都是值得的?

  张虹:值得的。

  主持人杨阳:现在再把你放在40公里之外你还愿意吗?

  张虹:现在我可以跟上了。

  主持人杨阳:慢慢可以跟上大部队之后是否就逐步有信心了?

  张虹:当时也没有出成绩的时候信心还没都起来,因为我没看到目标。

  主持人杨阳:每天起来会告诉自己什么吗?

  张虹:我当时骑了三年自行车,一年最后一堂课我就会想,哇!明天还要骑自行车。恐惧到这个程度。

  主持人杨阳:聊聊比赛。这一次比赛大家都有看,比赛过程中看到你落了对手一条线那么远的时候特别的激动,把对手落的太远了。

  冯庆波:对,那是前世界纪录保持者,上届奥运冠军。奥运之前分析已经很明确了,知道张虹会赢很多,但没有想到张虹照我预计的多赢了三五米,最后换道区的时候张虹是从她前面出来的。正常我分析是跟着从后边出来,最后再冲刺,这样还可以再省力一些。今天我们想的是对手滑的再快一些,她可以滑的再快一些。

  主持人杨阳:看完比赛我们在微信组里面就说有戏。因为我们是第七组,后面还有十组运动员。我们是看一组感觉踏实一点,你们俩当时是一个什么样的感受?

  张虹:我紧张跟多一些,我在场地中间,手是一会儿凉,一会儿热,后四组的选手都是有夺冠实力的,摄像机也会跟着看你的表情,我很紧张。滑到最后教练说要成了我都不信。

  冯庆波:相对来说,她是比较安逸的,很多都是我来考虑,跟到什么时候算什么时候。很多赛前的对手分析,分段速度都是我帮她分析的。基本上都是按照我的要求来滑,好也好不了太多,差也差不了太少。今天她滑的成绩比我预想的高一些,但我给她制订的计划今天也是冠军。成绩是一分十四秒五,前200米18.10秒,200到600米是27.30秒,原来想的就是600米到1000米就是29秒整,今天前600比我想象的要快一些。

  主持人杨阳:是否二位的信任就是在彼此的默契当中?

  张虹:我就一直很相信他,每次相信的结果都特别让我满意,这样就会逐年的相信。

  主持人杨阳:那你对教练是否会逐步产生依赖性?

  张虹:肯定都是有依赖性的。

  冯庆波:我带的运动员都会产生这种依赖性。运动员很少想东西和事情,包括冰刀都是我磨的。

  张虹:我的冰刀是教练亲手做的。

  冯庆波:她和于静以及我自己的冰刀都是我亲手做的,全世界三副。

  主持人杨阳:你太幸福了,都不用自己磨刀。是否是什么样的教练就会带出什么样的运动员?是否真的有这样的教练会让你什么都不用想了。

  张虹:我自己想的很少,心态很好,不温不火。

  主持人杨阳:在你的心目中张虹是一个什么运动员?

  冯庆波:满足于现状,非常安逸,比较懒惰,天天和床比较亲,现在好多了,特别是最近两年。现在采访之前我们是从央视过来的,头两年不好的时候她也不是很勤奋,特别满足于现状,也没有一个很好的目标,自己努力。有时候我刺激她,你不适合当运动员,适合当服务员。有一个阶段我一直在刺激她,不刺激她自己的惰性会很强。张虹的身体条件主攻应该是1500,兼顾1000和3000,但因为她太懒了练不了1500,所以专攻1000。

  主持人杨阳:今天你的状态怎么样?

  张虹:今天感觉不错,1000我一点都不紧张,不像比500很紧张,因为偶然性大。1000米经过这几年的比赛和训练,每一刀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一点都不紧张。

  主持人杨阳:我来之前也和你的好朋友以及我们的队友了解了你很多有意思的事,有一件事很好玩儿,他给我讲的时候我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因为我们比赛服很紧,你那个时候比较胖,他们让你穿上他们的比赛服把那个比赛服撑松一点。当时是给王濛和刘翠佳吗?

  张虹:是的。2003年冬运会的时候,当时王濛的成绩很好,我很小才15岁,也不太敢给她说话,正巧她也代表哈尔滨队。我和刘翠佳的关系很好,她一直是我大姐姐,在自己队里。她当时说这是王濛的衣服,你给她撑撑。我经常和刘翠佳一起吃饭,之后我还会吃方便面、苹果、喝豆浆等等。她说,你不要吃了,那么胖。我说,这样吃是减肥。

  主持人杨阳:他们都说你特别能吃,也特别喜欢吃?

  张虹:那个时候长身体,需要比别人多些,现在好很多。

  主持人杨阳:现在你的整个身材很匀称,因为大道运动员训练的缘故腿都特别粗?

  张虹:感谢我的教练,他从带我那一天就说不要求我的饮食,只要求训练质量,只要训练质量达到了,一切都会迎刃而解。

  主持人杨阳:平时不训练的时候有什么爱好?

  张虹:因为休息的时候就是放松肌肉,就是躺在床上玩儿手机,玩儿电脑。

  主持人杨阳:玩儿电脑的时候会上QQ?

  张虹:肯定会啊,而且上去都会玩儿QQ游戏,连连看、斗地主之类的。

  主持人杨阳:刚刚在你来的路上,我的同事有说,张虹化了妆很漂亮啊。

  张虹:不化妆也漂亮吧。

  主持人杨阳:你的心态很好哈。听说你也很喜欢拍照?

  张虹:是的,我平时也很喜欢自拍和让别人给我拍。

  主持人杨阳:你也是队里的“开心果”吧?

  张虹:是的,本来训练很辛苦,为什么不让自己的训练生活轻松一点呢。

  主持人杨阳:张虹是85后了,教练你觉得和他们的沟通有障碍吗?

  冯庆波:现在代沟越来越少,之前我是强行要求他们,这些年他们把我的棱角也磨没了,脾气好了很多,更多是点到为止。但作为一个专业运动员一定要自律,综合素质高,否则很难走的更高。

  主持人杨阳:刚刚你说了张虹的很多小毛病,现在说一下张虹的优点?

  冯庆波:张虹的优点是挺注意学习,另外心态很好。这六年多我真没有发现我们有什么共同点,但这一次冬奥会之后我发现我们不论承受多大的压力,心态很平和。奥运会不仅仅是比单独的竞技水平高可以拿冠军,奥运比的是综合素质,赛场的掌控能力、大赛的抗压能力、神经类型等等。我觉得我们两个人比较均衡,准备这样的大赛如果教练员心态不好,哪怕运动员心态好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如果教练员心态好,运动员就是紧张类型的,那也没有办法。

  主持人杨阳:经历这一届冬奥会,张虹,奥运会在你的心里是怎么样的?

  张虹:奥运会是每一个运动员的梦想,每一个运动员都会为此努力,我觉得自己比较幸运,珍惜了老天给的机会。

  主持人杨阳:你带着所有的压力,把它们都在场上释放掉。现在还在做梦吗?

  张虹:是的,还在做梦。我觉得如果换一个人的话肯定睡不好,而我睡的特别好。

  冯庆波:今天我们确实是拿了奥运会的冠军,但在我们的心里想着只是拿了一个比赛冠军而已,和其他的比赛除了名称上的不同又有什么区别呢。

  主持人杨阳:很高兴有这样的教练和运动员让我们的大道速滑实现了零的突破。从明天开始源源不断的庆祝会来,会有各种庆祝活动,那现在我们占一个先机,先庆祝一下。

来源:
责任编辑: 孙欣迪

相关新闻

奖牌榜

微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