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4索契冬奥会 >> 冠军访谈 -> 正文

《探索冬奥》赵宏博满意队员表现

2014-02-13 13:22:00

  北京时间2月13日消息,由中国奥委会官方网站、腾讯网和华奥星空联合制作播出的《探索冬奥》节目今日播出第八期,主持人依然是中国短道速滑世界冠军杨阳,而嘉宾则请到了转做教练的赵宏博以及刚刚结束冬奥会双人滑比赛的彭程/张昊。以下为访谈实录:

  主持人杨阳:"探索冬奥,和您一起聊奥运"。欢迎收看由上海大众Lavida家族特约播出的"探索冬奥"节目。本节目是由中国奥委会官方网站--腾讯网和华奥星空联合制作播出。大家好,我是主持人杨阳,今天来到我们演播室的是三位我非常要好的朋友,他们和我一起从小长大,现在还依然活跃在我们的冬奥赛场上,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欢迎赵宏博、彭程、张昊。请三位给大家打一个招呼。

  赵宏博:大家好!我是赵宏博。

  彭程:大家好!我是彭程。

  张昊:大家好!我是张昊。

  主持人杨阳:现在索契时间过了12点了,已经是13号了,比赛其实是在12号进行的。想问三位一个问题是累吗?

  赵宏博:累。

  张昊:我想最累的是我们教练,在场上又为我们紧张。

  赵宏博:我是脑子累、心累,他们是身体累。

  主持人杨阳:我看到宏博现在这个感觉眼睛有一些打架。

  赵宏博:今年的奥运会我们来的比较早,先是打的团体赛,我们是2号就来了。而且我们中国队里面,他们俩练的是最多的,之前安排的时间也很紧凑,基本上都是在一早一晚,早上7点多,晚上也比较晚。

  主持人杨阳:来到这儿之后都是官方安排的时间?

  赵宏博:是的,所以战线拉的比较长,今天全部结束了,这种疲劳劲马上就反应上来了。比赛时那种紧张的气氛还感受不到。

  主持人杨阳:这一次团体赛是第一次被列入奥运项目,团体赛对他们来讲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毕竟他们俩配对之后是第一次参加冬奥会。

  赵宏博:是的,最主要是在奥运会上首先要打一次比赛,这对彭程来说是一个很好的经历,让她可以很好的面对单向比赛。

  主持人杨阳:今天的比赛已经完全结束了,对他们俩满意吗?

  赵宏博:还好,短节目都发展的比较出色,基本完成了整套节目。自由滑相对来说有一些累,而且今天的氛围不一样,俄罗斯举国一直想夺得这块双人滑的金牌。场上氛围变了,非常热闹,所以彭程相对来说会有一些紧张。不过整体来好,四周跳,两个抛跳都很好的完成了,包括托举基本上很好的完成了训练的水平。

  主持人杨阳:张昊也对自己这一次的冬奥会做一个小节吧。

  张昊:这一次来参加团体赛和个人的单向赛一共滑按了三项节目,前两个短节目很顺利,而且突破了自己的最高分,心情很激动。今天自由滑像我们教练所说发挥了正常水平,受益匪浅的在于我和彭程是第一次配对参加奥运会,感受到现场的气氛,非常好!

  主持人杨阳:那彭程呢?我们的小妹妹,中国代表团年龄最小的运动员。

  彭程:可能中国代表团我是最小的一名运动员,很荣幸可以参加奥运会。奥运会场上的气氛和以往的世锦赛以及其他比赛都不一样,每一个选手都别足了四年的劲可以在奥运赛场上发挥出高水平,气氛都是不一样的。今天还是出现了两次比较严重的失误,希望可以总结这一次的经验,能够在三月份的世锦赛中有很好的表现。

  主持人杨阳:你的教练和搭档都经历了很多界冬奥会了,那你滑了三场之后对奥运会的理解相比十天前有什么变化呢?

  彭程:是有一些不一样的,之前是想奥运会是自己人生很好的一个回忆,现在想奥运会觉得也是一个很好的回忆吧!

  主持人杨阳:对于我们运动员来讲,奥运会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回忆,在每一届奥运会中的磨炼以及每一步的成长对我们来说是更重要的。宏博,您觉得奥运会对我们运动员意味着什么?

  赵宏博:四年一届的奥运会对运动员来说是很不容易的,我以运动员的身份参加了四届奥运会,四年的准备周期也比较长,四年当中会出现很多的状况,受伤、心态等等。奥运会之前一年这种准备的工作压力就已经很大了,已经感受到了四年一届奥运会带来的压力。我觉得奥运会应该是运动员当中最高级别的比赛,大家都向往奥运会金牌,可能有很多的因素做到了这个奥运会冠军才离你很近。

  主持人杨阳:刚刚在车上我特别同意你的一个观点,我在准备奥运会之前的那一段时间,练的足够多,有足够的把握参加这个比赛。到了奥运会就不会紧张了,因为我对自己有底。

  赵宏博:很多紧张的情绪都是对自己的信心不肯定来的,尤其是在奥运会的氛围当中,这种氛围是很大的。我打了四届奥运会比较有经验,一直告诉运动员怎么去面对这一届奥运会,现在来看感觉我说的不够多,运动员练的不够多。出现不好的情况我马上会总结自己的问题,先从自己的身上找原因。

  主持人杨阳:刚刚你说的还是没有和队员说奥运会有多重要,其实有时候不是这样的,彭程你觉得是这样吗?奥运会比过之后,老师之前说了那些你只是一个印象和感觉,并没有真正的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奥运会?

  彭程:会有这种感觉。

  主持人杨阳:包括这么大的场面,所有的记者报道,观众都是和平常不一样的。

  彭程:我可能还没有意识到奥运会这么重大,可能是因为年龄小的原因。

  赵宏博:只是彭程觉得非常的紧张,和所有的比赛不一样。

  主持人杨阳:我17岁第一次参加冬奥会,那个时候和她一样,真的不知道什么是奥运会,什么是吉祥物,什么是会徽。大昊已经是参加了第四届奥运会了,上场之前有和她说过什么嘱咐的话吗?

  张昊:这一次奥运会是和彭程参加的,在参加之前,在训练当中我已经告诉她在,奥运当中是什么样的场地,什么样的氛围,什么样的气氛。在比赛当中我之前是不会说话的,也会考虑我之前应该怎么去准备,怎么打这一场比赛,而且之前会想很多。从你进入场地和没进入场地之前,所有的动作已经在脑海里已经过了一遍。某些技术环节会出现失误的在前几天的训练当中会告诉她。

  主持人杨阳:上场完全凭感觉吗?

  张昊:上场之后不仅仅是凭经验,而且是我每天训练的努力,自己感觉已经练到位了,只有练到位了才有信心。

  主持人杨阳:你们牵手一起上场那一刻会有一个暗示动作吗?

  张昊:有,在我们站好,音乐马上响起的时候我们彼此说加油。

  主持人杨阳:彭程呢?

  彭程:互相鼓励一下,音乐真正响起的时候已经完全投入到比赛当中了。

  主持人杨阳:大昊是你的第二个搭档,你觉得幸运吗?第二个搭档就碰到了世界冠军,碰到了奥运银牌的获得者。

  彭程:我觉得幸运,可以由张昊大哥搭档,可以由奥运冠军教我,一步一步走到奥运会,很幸运。这个幸运的背后有太多的人在帮助我。

  赵宏博:彭程这一届很不容易,合作这么短的时间,又参加这么大的比赛对他们来说一定是要有这样的经历,对他们来说就是历练,见到这么多的媒体,包括媒体以及见到我们的习主席。以前可能都没有去想过奥运会是什么样的,我们说的再多,真正到场上那一刻还是不一样的,可以在场上两套完整的短节目,包括在自由滑上完成的动作,对下一届奥运会就会积累很多的经验,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奥运会。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缺点和不足的地方,不过知道怎么去做了就是一个成长。

  主持人杨阳:宏博转教练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现在这个角色完全转换了吗?

  赵宏博:我觉得有一些累心,比运动员累,每一次做计划,做准备,包括要达到预期目标的时候需要很用心的想,而不是作为一个运动员只要在场上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就可以了。因为我带的是四对,彭程、张昊是其中一对,我希望他们每一个人有针对性的解决各自的问题。有时候四对会经常不断暴露出各种问题,我觉得对他们来说也是一次很好的经历。

  主持人杨阳:张昊这一次在宏博做了教练之后是否有一个感觉上的变化?以前是老大哥,现在是教练。

  张昊:肯定是有一些不适应,宏博哥已经叫了20多年,现在喊教练总感觉转换不过来。总的来说,赵教练带我们之后技术上和艺术表现力上今年有一个飞跃的提高,裁判员的认可程度已经达到的顶峰。艺术表现力上去年是在7分一下,现在已经是在7.5分以上了,技术也更加趋于稳定了,所以对我们的帮助很大。而且教练非常辛苦,每心思一个动作的时候都要叫我们重新钻研,重新做,这个过程很难。

  赵宏博:这是我应该做的。

  张昊:而且我们动作做不好的时候,我和彭程有一些分歧的时候,教练还要分别和我们做沟通。

  主持人杨阳:赵教练,我自己特别想问的一个问题是花样滑冰和短道速滑不一样,花样滑冰的市场很大,你在2010年之后又做了冰上雅姿,那个时候我们就想宏博和小雪会做出自己的一个品牌,现在已经很好了。教练特别苦,陪队员的时间都比陪孩子的时间多,当时是什么样的原因让你去做教练员呢?

  赵宏博:我对花样滑冰是很热爱的,2010年的奥运会其实是为了成就我的一个梦想,奥运会的金牌,当时俄罗斯统治这个项目46年,我们抓住了俄罗斯整体实力最弱的时候。这一次又回到了俄罗斯索契,他们是志在必得。我在成就这个梦想的时候对这个项目的热爱已经深入到骨子里了。很多运动员在从事项目之后不再想我自己的项目,不想回味自己从事的事业。花样滑冰有很多是可以延展的,包括我喜欢做的冰上雅姿,它是让更多的人了解花样合滑冰是什么?这是我们为这个事业做的事情。

  为什么继续做教练,我觉得这一个使命,总要有人做,而且我也喜欢,虽然很累,也不能经常见到孩子。但我感觉很快乐,一定要去做的,可能我确实在队里待的时间太久了,做教练之后希望让身边的运动员成为世界上最好的选手,而且他们也可以在花样滑冰当中学到很多对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有人说我是一个比较狠的教练,但有时候我不够狠。有时候逼运动员比较辛苦,不过最后你什么都做到了,成长起来了,站在奖台那一刻就觉得什么都值得了。

  主持人杨阳:结合你之前说的话他们才理解奖牌的意义。之前比赛都是你和小雪一起,现在你做了教练,你们也有了宝宝,分开的时间比较长了,是否有不适应的感觉。以前都是她帮你来料理一些事情,比如帮你收拾行李等等。

  赵宏博:现在也在一起,常常微信嘛。

  主持人杨阳:毕竟不像之前那样每天陪伴在一起,是否会很想念?

  赵宏博:确实是第一次分开,以往都是并肩作战,现在信息很方便,每天有很多的信息,主要还是针对奥运会,什么样的心理变化了。彭程和申老师之间有很好的沟通和教练,申雪会从女孩子的角度告诉彭程如何面对很多事情,我做教练一定是整体把握的。

  主持人杨阳:彭程,申老师对你的帮助是否也很大?

  彭程:申老师对我的帮助特别大,教练一直是帮助我们把控大局,申老师在细节上对我有很大的帮助。包括情绪的变化,场上的应急措施等等都会给我特别大的帮助,包括教我怎么去释放压力,比如唱歌,默念动作要领。申老师在我的心中是世界上最强的女滑,她会把最好的经验告诉我。

  主持人杨阳:这一届冬奥会之前,今天自由滑之前她有给你什么提示吗?

  彭程:大胆的去做自己的工作,不怕失败,失败不可怕,怕才可怕。这个话说的很好,但今天很遗憾没有发挥自己最好的水平。

  主持人杨阳:没有关系,我们继续努力,还有四年的时间,经历过去了才会长经验。自己想成为像申老师那样的冬奥冠军吗?

  彭程:特别想,但这个过程还是需要更多的训练积累,过程漫长。

  主持人杨阳:虽然彭程年龄小,但感觉很成熟了。

  赵宏博:确实这一次奥运会之后一下成熟了,希望她快快长大。

  主持人杨阳:挑起中国花样滑冰双人滑这个大梁,大昊,对自己有一个什么样的期望吗?

  张昊:第四届冬奥会结束了,这个周期又结束了,有可能又是一个四年的开始。现在我们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马上就要去比世锦赛了,对于世锦赛的准备我们要做好,而且可能要比这一段时间练的更苦,世锦赛很多老的运动员要退役了,我们这样的年轻运动员要往上冲了,时刻做好准备。下一个周期,那四年,世锦赛完了之后再说了。

  主持人杨阳:让我们在这里祝福三位的世锦赛,在世锦赛上让我们看到经历过风雨后的彭程、张昊,也祝福花样滑冰队在接下来的比赛当中可以取得好成绩,今天真的是辛苦三位了。

  赵宏博:谢谢大家!

  主持人杨阳:"探索冬奥,和您一起聊奥运"。欢迎收看由上海大众Lavida家族特约播出的"探索冬奥"节目。本节目是由中国奥委会官方网站--腾讯网和华奥星空联合制作播出。大家好,我是主持人杨阳,今天来到我们演播室的是三位我非常要好的朋友,他们和我一起从小长大,现在还依然活跃在我们的冬奥赛场上,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欢迎赵宏博、彭程、张昊。请三位给大家打一个招呼。

  赵宏博:大家好!我是赵宏博。

  彭程:大家好!我是彭程。

  张昊:大家好!我是张昊。

  主持人杨阳:现在是索契时间过了12点了,已经是13号了,比赛其实是在12号进行的。想问三位一个问题是累吗?

  赵宏博:累。

  张昊:我想最累的是我们教练,在场上又为我们紧张。

  赵宏博:我是脑子累、心累,他们是身体累。

  主持人杨阳:我看到宏博现在这个感觉眼睛有一些打架。

  赵宏博:今年的奥运会我们来的比较早,先是打的团体赛,我们是2号就来了。而且我们中国队里面,他们俩练的是最多的,之前安排的时间也很紧凑,起早贪黑,早上7点多,晚上也比较晚。

  主持人杨阳:来到这儿之后都是官方安排的时间?

  赵宏博:是的,所以战线拉的比较长,今天全部结束了,这种疲劳劲马上就反应上来了。比赛时那种紧张的气氛还感受不到。

  主持人杨阳:这一次团体赛是第一次被列入奥运项目,团体赛对他们来讲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毕竟他们俩配对之后是第一次参加冬奥会。

  赵宏博:是的,最主要是在奥运会上首先要打一次比赛,这对彭程来说是一个很好的经历,让她可以很好的面对单项比赛。

  主持人杨阳:今天的比赛已经完全结束了,对他们俩满意吗?

  赵宏博:还好,短节目都发展的比较出色,基本完成了整套节目。自由滑相对来说有一些累,而且今天的氛围不一样,俄罗斯举国一直想夺得这块双人滑的金牌。场上氛围变了,非常热闹,所以彭程相对来说会有一些紧张。不过整体来好,四周跳,两个抛跳都很好的完成了,包括托举基本上很好的完成了训练的水平。

  主持人杨阳:张昊也对自己这一次的冬奥会做一个小结吧。

  张昊:这一次来参加团体赛和个人的单向赛一共滑了三项节目,前两个短节目很顺利,而且突破了自己的最高分,心情很激动。今天自由滑像我们教练所说发挥了正常水平,受益匪浅的在于我和彭程是第一次配对参加奥运会,感受到现场的气氛,非常好!

  主持人杨阳:那彭程呢?我们的小妹妹,中国代表团年龄最小的运动员。

  彭程:可能中国代表团我是最小的一名运动员,很荣幸可以参加奥运会。奥运会场上的气氛和以往的世锦赛以及其他比赛都不一样,每一个选手都憋足了四年的劲,希望可以在奥运赛场上发挥出高水平,气氛都是不一样的。今天还是出现了两次比较严重的失误,希望可以总结这一次的经验,能够在三月份的世锦赛中有很好的表现。

  主持人杨阳:你的教练和搭档都经历了很多届冬奥会了,那你滑了三场之后对奥运会的理解相比十天前有什么变化呢?

  彭程:是有一些不一样的,之前是想奥运会是自己人生很好的一个回忆,现在想奥运会觉得也是一个很好的回忆吧!

  主持人杨阳:对于我们运动员来讲,奥运会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回忆,在每一届奥运会中的磨炼以及每一步的成长对我们来说是更重要的。宏博,您觉得奥运会对我们运动员意味着什么?

  赵宏博:四年一届的奥运会对运动员来说是很不容易的,我以运动员的身份参加了四届奥运会,四年的准备周期也比较长,四年当中会出现很多的状况,包括受伤、心态等等。奥运会之前一年的准备工作压力就已经很大了,已经感受到了四年一届奥运会带来的压力。我觉得奥运会应该是运动员当中最高级别的比赛,大家都向往奥运会金牌,可能有很多的因素做到了,这个奥运会冠军才离你很近。

  主持人杨阳:我特别同意你的一个观点,我在准备奥运会之前的那一段时间,练的足够多,有足够的把握参加这个比赛。到了奥运会就不会紧张了,因为我对自己有底。

  赵宏博:很多紧张的情绪都是对自己的信心不肯定来的,尤其是在奥运会的氛围当中,这种氛围是很大的。我打了四届奥运会比较有经验,一直告诉运动员怎么去面对这一届奥运会,现在来看感觉我说的不够多,运动员练的不够多。出现不好的情况我马上会总结自己的问题,先从自己的身上找原因。

  主持人杨阳:刚刚你说的还是没有和队员说够奥运会有多重要,其实有时候不是这样的,彭程你觉得是这样吗?奥运会比过之后,老师之前说了那些你只是一个印象和感觉,并没有真正的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奥运会?

  彭程:会有这种感觉。

  主持人杨阳:包括这么大的场面,所有的记者报道,观众都是和平常不一样的。

  彭程:我可能还没有意识到奥运会这么重大,可能是因为年龄小的原因。

  赵宏博:彭程觉得非常的紧张,和所有的比赛不一样。

  主持人杨阳:我17岁第一次参加冬奥会,那个时候和她一样,真的不知道什么是奥运会,什么是吉祥物,什么是会徽。大昊已经是参加了第四届奥运会了,上场之前有和她说过什么嘱咐的话吗?

  张昊:这一次奥运会是和彭程参加的,在参加之前,在训练当中我已经告诉她在,奥运当中是什么样的场地,什么样的氛围,什么样的气氛。在比赛当中我之前是不会说话的,也会考虑我之前应该怎么去准备,怎么打这一场比赛,而且之前会想很多。从你进入场地和没进入场地之前,所有的动作已经在脑海里已经过了一遍。某些技术环节会出现失误的在前几天的训练当中会告诉她。

  主持人杨阳:上场完全凭感觉吗?

  张昊:上场之后不仅仅是凭经验,而且是我每天训练的努力,自己感觉已经练到位了,只有练到位了才有信心。

  主持人杨阳:你们牵手一起上场那一刻会有一个暗示动作吗?

  张昊:有,在我们站好,音乐马上响起的时候我们彼此说加油。

  主持人杨阳:彭程呢?

  彭程:互相鼓励一下,音乐真正响起的时候已经全身心的投入到比赛当中了。

  主持人杨阳:大昊是你的第二个搭档,你觉得幸运吗?第二个搭档就碰到了世界冠军,碰到了奥运银牌的获得者。

  彭程:我觉得幸运,可以由张昊大哥搭档,奥运冠军教练教我,一步一步走到奥运会,很幸运。这个幸运的背后有太多的人在帮助我。

  赵宏博:彭程这一届很不容易,合作这么短的时间,又参加这么大的比赛对他们来说一定是要有这样的经历,对他们来说就是历练,见到这么多的媒体,包括媒体以及见到我们的习主席。以前可能都没有去想过奥运会是什么样的,我们说的再多,真正到场上那一刻还是不一样的,可以在场上两套完整的短节目,包括在自由滑上完成的动作,对下一届奥运会就会积累很多的经验,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奥运会。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缺点和不足的地方,不过知道怎么去做了就是一个成长。

  主持人杨阳:宏博转教练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现在这个角色完全转换了吗?

  赵宏博:我觉得有一些累心,比运动员累,每一次做计划,做准备,包括要达到预期目标的时候需要很用心的想,而不是作为一个运动员只要在场上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就可以了。因为我带的是四对,彭程、张昊是其中一对,我希望他们每一个人有针对性的解决各自的问题。有时候四对会经常不断暴露出各种问题,我觉得对他们来说也是一次很好的经历。

  主持人杨阳:张昊这一次在宏博做了教练之后是否有一个感觉上的变化?以前是老大哥,现在是教练。

  张昊:肯定是有一些不适应,宏博哥已经叫了20多年,现在喊教练总感觉转换不过来。总的来说,赵教练带我们之后技术上和艺术表现力上今年有一个飞跃的提高,裁判员的认可程度已经达到的顶峰。艺术表现力上去年是在7分一下,现在已经是在7.5分以上了,技术也更加趋于稳定了,所以对我们的帮助很大。而且教练非常辛苦,每心思一个动作的时候都要叫我们重新钻研,重新做,这个过程很难。

  赵宏博:这是我应该做的。

  张昊:而且我们动作做不好的时候,我和彭程有一些分歧的时候,教练还要分别和我们做沟通。

  主持人杨阳:赵教练,我自己特别想问的一个问题是花样滑冰和短道速滑不一样,花样滑冰的市场很大,你在2010年之后又做了冰上雅姿,那个时候我们就想宏博和小雪会做出自己的一个品牌,现在已经很好了。教练特别苦,陪队员的时间都比陪孩子的时间多,当时是什么样的原因让你去做教练员呢?

  赵宏博:我对花样滑冰是很热爱的,2010年的奥运会其实是为了成就我的一个梦想,奥运会的金牌,当时俄罗斯统治这个项目46年,我们抓住了俄罗斯整体实力最弱的时候。这一次又回到了俄罗斯索契,他们是志在必得。我在成就这个梦想的时候对这个项目的热爱已经深入到骨子里了。很多运动员在从事项目之后不再想我自己的项目,不想回味自己从事的事业。花样滑冰有很多是可以延展的,包括我喜欢做的冰上雅姿,它是让更多的人了解花样合滑冰是什么?这是我们为这个事业做的事情。

  为什么继续做教练,我觉得这一个使命,总要有人做,而且我也喜欢,虽然很累,也不能经常见到孩子。但我感觉很快乐,一定要去做的,可能我确实在队里待的时间太久了,做教练之后希望让身边的运动员成为世界上最好的选手,而且他们也可以在花样滑冰当中学到很多对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有人说我是一个比较狠的教练,但有时候我不够狠。有时候逼运动员比较辛苦,不过最后你什么都做到了,成长起来了,站在奖台那一刻就觉得什么都值得了。

  主持人杨阳:结合你之前说的话他们才理解奖牌的意义。之前比赛都是你和小雪一起,现在你做了教练,你们也有了宝宝,分开的时间比较长了,是否有不适应的感觉。以前都是她帮你来料理一些事情,比如帮你收拾行李等等。

  赵宏博:现在也在一起,常常微信嘛。

  主持人杨阳:毕竟不像之前那样每天陪伴在一起,是否会很想念?

  赵宏博:确实是第一次分开,以往都是并肩作战,现在信息很方便,每天有很多的信息,主要还是针对奥运会,什么样的心理变化了。彭程和申老师之间有很好的沟通和教练,申雪会从女孩子的角度告诉彭程如何面对很多事情,我做教练一定是整体把握的。

  主持人杨阳:彭程,申老师对你的帮助是否也很大?

  彭程:申老师对我的帮助特别大,教练一直是帮助我们把控大局,申老师在细节上对我有很大的帮助。包括情绪的变化,场上的应急措施等等都会给我特别大的帮助,包括教我怎么去释放压力,比如唱歌,默念动作要领。申老师在我的心中是世界上最强的女滑,她会把最好的经验告诉我。

  主持人杨阳:这一届冬奥会之前,今天自由滑之前她有给你什么提示吗?

  彭程:大胆的去做自己的工作,不怕失败,失败不可怕,怕才可怕。这个话说的很好,但今天很遗憾没有发挥自己最好的水平。

  主持人杨阳:没有关系,我们继续努力,还有四年的时间,经历过去了才会长经验。自己想成为像申老师那样的冬奥冠军吗?

  彭程:特别想,但这个过程还是需要更多的训练积累,过程漫长。

  主持人杨阳:虽然彭程年龄小,但感觉很成熟了。

  赵宏博:确实这一次奥运会之后一下成熟了,希望她快快长大。

  主持人杨阳:挑起中国花样滑冰双人滑这个大梁,大昊,对自己有一个什么样的期望吗?

  张昊:第四届冬奥会结束了,这个周期又结束了,有可能又是一个四年的开始。现在我们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马上就要去比世锦赛了,对于世锦赛的准备我们要做好,而且可能要比这一段时间练的更苦,世锦赛很多老的运动员要退役了,我们这样的年轻运动员要往上冲了,时刻做好准备。下一个周期,那四年,世锦赛完了之后再说了。

  主持人杨阳:让我们在这里祝福三位的世锦赛,在世锦赛上让我们看到经历过风雨后的彭程、张昊,也祝福花样滑冰队在接下来的比赛当中可以取得好成绩,今天真的是辛苦三位了。

  赵宏博:谢谢大家!

来源:
责任编辑: 孙欣迪

相关新闻

奖牌榜

微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