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4索契冬奥会 >> 冠军访谈 -> 正文

张义威史万成做客 不满日本裁判打分

2014-02-13 10:06:00 华奥星空

  北京时间2月12日消息,由中国奥委会官方网站、腾讯网和华奥星空联合制作的冬奥特别节目《探索冬奥》今日继续播出,主持人杨阳邀请到了刚刚参加完索契冬奥会男子单板滑雪U型池决赛的两位中国选手张义威和史万成参加。以下为访谈实录:

  主持人杨阳:探索冬奥和你一起聊奥运,欢迎收看由上海大众Lavida家族特约播出的《探索冬奥》节目,本节目是由中国奥委会官方网站、腾讯网和华奥星空联合制作。

  大家好,我是主持人杨阳,今天来到我们演播室的是第一次在本届冬奥会上参赛的两位选手,那么他们是谁呢?让我们通过大屏幕来认识他们。

  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两位帅哥,欢迎。在我左手边的这位是张义威,你好。

  张义威:你好。

  主持人杨阳:另外一位是史万成.刚刚我们在片子里面都看到了二位精彩的表现,昨天晚上比赛刚刚结束,今天两位是第一次看自己在本次冬奥会上的表现吗?

  张义威:应该算是吧,我昨天晚上特地要了一下外教的录像机,结果刚传完视频,看公开练习我怎么摔的啊,突然我电脑就坏了,然后就没看上,在这看的。

  主持人杨阳:可能教练录的视频跟我们转播的比应该没有我们这个更清晰,是吧?

  张义威:对,角度不同,他那个在上面录就是一个直角。

  主持人杨阳:就是一个机位的。现在看了感觉怎么样?

  张义威:挺帅的。

  主持人杨阳:你觉得裁判是不是应该给你打高一点分?

  张义威:应该可以再打高一点分吧,反正日本裁判是有点。

  主持人杨阳:话说到这,不要再继续了。史万成你应该也是第一次看?是吗?

  史万成:第一次看。

  主持人杨阳:感觉怎么样?

  史万成:挺好的,比想象中好看。

  主持人杨阳:我们应该是选一个没有摔的,你完整的动作应该就会更好一些是吗?

  史万成:这趟我挺满意的,前两个挺满意。

  主持人杨阳:那个是怎么样失误的,现在总结一下。

  史万成:前一跳的落点不太好。

  主持人杨阳:所以影响了第二跳的起跳是吗?

  史万成:对。

  主持人杨阳:我不懂,完全外行。你在摔之前的落地,好像落在池子边上了,是因为这个原因吗?是不应该落在那吗?还是应该落在一个什么样的正确位置?

  史万成:我说这个摔的前一跳落点不好,这一跳导致控制不好,飞出去了。

  主持人杨阳:摔得怎么样,有受伤吗?

  史万成:还行,没摔到哪。之前训练还有半决赛的时候摔的。

  主持人杨阳:一说到摔,其实昨天我们有坐在电视机前看这个比赛,看比赛的时候我们看到好多选手都有摔,当时很多网上网友留言,说是不是这个雪有什么问题啊?因为看到很多国外的选手也都出现不同程度的失误。有这个关系吗?你们两位是身临现场的。

  史万成:我觉得有点吧,因为大家都反应场地雪特别软。

  主持人杨阳:是不是跟天气的原因。

  史万成:对,天气,温度有点高。

  主持人杨阳:很多选手都是因为这个雪的关系。

  史万成:对,有。

  主持人杨阳:影响大家发挥了?

  史万成:对。

  主持人杨阳:你们最喜欢什么样的雪,在比赛的时候。

  史万成:我们最喜欢零下两至三度哪种,雪冻的实,但又不是特别冰。

  主持人杨阳:没有冰。我不知道U型槽会用压雪机来压雪吗?

  史万成:会。他会有一个机械臂来压雪。

  主持人杨阳:下面是压的?

  史万成:下面是压雪。

  主持人杨阳:那样的雪滑起来会很舒服?

  史万成:对。

  主持人杨阳:现在奥运会对于二位的奥运会的比赛已经结束了,自己总结一下这次奥运会好吗?因为两个人都是第一次参加冬奥会是吗?

  张义威:我是第一次。

  史万成:我是第二次。

  主持人杨阳:给我们总结一下你的感受。

  张义威:其实挺激动的,然后也挺紧张的,紧张也分好几个部分。

  主持人杨阳:给我们讲讲第一部分、第二部分、第三部分。

  张义威:其实从家里面准备的时候是挺紧张的,我上去比冬奥会,好长时间了,我练有十年了。

  主持人杨阳:虽然年纪小,但是练了很长时间。

  张义威:第一次来到冬奥会的比赛现场,来参加比赛,在屋子里面准备挺紧张的,然后上去开始预赛第一次开始滑的时候,当时不是很紧张,反而不紧张了。然后就是可能我第二组的人分的特别厉害,然后尽管我完成的非常好,还是被挤到半决赛上了,半决赛第一轮的时候,我竟然在一个小动作上失误了,然后下去马上就特别紧张。因为我是很容易去进入到决赛当中的,但是我第一趟失误了,我第二次下去再失误的话就无缘决赛了。

  然后当时就特别紧张,还好,第二轮下去成功的完成了,然后就好了。

  主持人杨阳:因为当时特别紧张,有没有自己对自己做一些暗示,怎么样调整这个心态呢?

  张义威:当时还是靠别人把自己心态调整好。因为半决赛有好多高手都摔了,两轮他们都失误了,我是在以半决赛第一的身份,因为我第十二个出发,我前面两个人都出发完事,一看全摔了,然后我们就跟我的李老师,李部长探讨一下,没必要再上大难度了,然后就比较小的难度,很轻松的就下去了。

  主持人杨阳:你们这个是可以临时调整?

  张义威:对,临时调整。

  主持人杨阳:你就做出什么来,他就按照你做出来这个给你打分是吗?不是说要预先报上去?

  张义威:对,不用。

  主持人杨阳:你呢?你这一次冬奥会和上一次冬奥会有什么不同的心情,还有不同的感觉吗?

  史万成:上一届的时候,因为受伤,比赛两个都失误了,排名好像是倒数第几名。

  主持人杨阳:挺遗憾的吧,当时感觉。

  史万成:还好吧,那个时候我的水平也不是太好。

  主持人杨阳:这次呢?

  史万成:这次我感觉发挥的挺不错的,因为我一直都不太好。就是比赛、训练一直状态都不是很好,这次能发挥成这样特别满意。

  主持人杨阳:之前是不是也有一些困难,在你的训练当中?

  史万成:受了一些小伤,可能耽误一些训练,想要完成的动作成功率什么的都特别低,所以自己在比赛当中没什么把握。这次完成的我觉得还挺不错的,挺满意的对自己。

  主持人杨阳:你们两位在比赛之前有给自己设立目标吗?比如这次比赛我想进前八名、前六名,我想站领奖台。

  史万成:没有,我尽自己的努力,进决赛就好了。

  主持人杨阳:你还是完成了自己的目标。在比赛之前?

  史万成:我的任务就是进入决赛。当然进入决赛当然会想一些,然后也是尽力把自己有的东西都拿出来,尽力去完成,第一趟完成的还算可以。然后第二趟想冲击更大难度的时候,还是出现了一些失误,是比较遗憾的。

  主持人杨阳:可能有时候,我们经常说运动员,当你没有想法的时候可能会很放松的去比赛,但是当你一旦有了想法的时候,反而让自己更束缚了。但是我觉得单板这个项目会让人释放,就像刚刚我们在电视镜头里看到两位,我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我觉得很安静,也很腼腆。但是在比赛里面完全就可以把自己释放出来,你觉得是这个项目对你的影响,还是周围的人对你的影响会是这样的呢?

  张义威:我觉得更多的是一个个人期望吧,觉得毕竟是四年一次的奥运会,自己想完成想要的东西,当时心情就特别激动,然后会有一些表露,就是做 比较夸张的动作。

  主持人杨阳:但是我觉得可能其他项目的运动员就没有你们这样,在比赛的时候放得开,是不是跟这个项目也有一定的关系?

  张义威:对,也有一定的关系。我觉得我们这项运动更多的就是表现滑手的个性、个人的魅力、个人的风格,你可以自由自在的,随心所欲的去做。

  主持人杨阳:在上面像飞一样的感觉,过瘾吗?

  张义威:很爽。

  主持人杨阳:史万成给我们讲一讲你的这种感觉,当时的那种豪放的表情。

  史万成:我觉得真是发挥得挺好的,自己。

  主持人杨阳:对自己的呐喊是吗?对自己的交代?这种感觉。

  史万成:对,之前一直练得不是太好,一直挺压抑的,是一种释放吧。

  主持人杨阳:理解这种感觉,运动员特别是面临大赛的时候,之前如果自己练得不好,有一种恨自己的感觉。

  史万成:对,就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不行啊,是不适合啊,想法特别多。

  主持人杨阳:现在呢?

  史万成:现在好多了,我觉得我还可以,我还年轻。

  主持人杨阳:我还有希望,我还有明天是吗?

  史万成:对。

  主持人杨阳:我们聊点题外话,刚刚你们也看到这个片子都是央视的片子,是夏雨作为这次单板的解说来到了现场,你们感觉他解说的怎么样?专业吗?

  张义威:其实没看全程比赛,就刚才看了几个片断。

  主持人杨阳:说你的那套动作?

  张义威:还算可以。

  主持人杨阳:还挺专业的是吗?

  张义威:也不是特别完美,但是做到这种程度也可以了。

  主持人杨阳:我说评价夏雨的解说。

  张义威:对对,我就是说夏雨。因为确实嘛,可能他也不是特别了解这项运动,U型槽这项运动,然后一些难度动作,特殊名称之类的,可能解说到现在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

  主持人杨阳:我们换了另外的解说,真的是对这个项目不是特别了解,说不太明白。因为他们在解说的时候,会说到很多英文这种,特别是在技术上面的,还有动作方面的。你们刚刚说也有外教,跟他说,或者你们自己?

  张义威:全程英文。

  主持人杨阳:那你们俩现在英文都应该非常好了。

  史万成:他英文挺好,我不太好。

  主持人杨阳:所以这就是恨自己的地方,我为什么英文不行呢,练的怎么就不像自己想象那么好?是这样吗?

  史万成:可能是有一些,在世界上这么多顶尖选手当中,我们很不容易来到这,进入决赛之类的,可能更想要跟他们站在一趟线上,可能自己没有发挥到最极致那种状态,多少还是对自己有一些遗憾啊,就是一些失望之类的。

  主持人杨阳:其实这项运动对于中国来讲,起步相对于欧美来讲比较晚,但是现在你们有没有,就是说自己的偶像,其实我小时候练滑冰的时候,也有自己的偶像,像那时候海登,他一个人拿了500一直到1万米,他拿了五个金牌,我想成为他,现在你们俩有这样的偶像吗?

  张义威:我有,我确实有,其实我一直追随着肖恩·怀特的脚步。

  主持人杨阳:其实我就想问这个,因为他是中国人最熟悉的单板高手。

  张义威:对,因为我也是90后,在迈克·杰克逊火的时候我没赶上。肖恩·怀特就是我的迈克·杰克逊。

  主持人杨阳:史万成你有自己的偶像吗?

  史万成:有啊,也是美国的,是丹·大卫。也参加了本次比赛,但是两跳都失误。他属于跟肖恩·怀特不同风格的,比较野性。

  主持人杨阳:肖恩·怀特什么风格的?

  史万成:我感觉他的动作,怎么说呢,像我的那个.······我想想,你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是肖恩·怀特你知道他要做什么。

  主持人杨阳:你知道他已经完成了,攻克了哪个难度了。

  史万成:对,那个你不知道他现场会做出什么动作来。

  主持人杨阳:就是说让人有点意想不到的那种感觉。

  史万成:对。

  主持人杨阳:那你自己是这个风格吗?

  史万成:不是。我想是那种风格,可能我水平没到吧。

  主持人杨阳:等你赶快把英文练好了,比赛的时候能够接触到他,跟他聊聊,请教请教,私下拜个师,学个艺。对吗?

  史万成:我觉得挺好。

  主持人杨阳:那你想成为肖恩·怀特这样的选手是吗?

  张义威:确实想成为肖恩·怀特那种境界,虽然这届冬奥会他失误了,可能也是因为压力太大了,但是他是最稳定的一个选手,他一直在领导着单板滑雪的潮流。这是毫无疑问的。

  主持人杨阳:两位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滑雪的呢?

  张义威:2003年,中国第一批单板运动员。

  主持人杨阳:你直接上来学就是学单板吗?还是?或者之前练过什么体育运动吗,像很多自由式滑雪都是以前练体操的。

  张义威:对,我以前是有练业余体操的。一大堆小孩在玩的哪种感觉。

  主持人杨阳:什么机会就选择滑雪了呢?

  张义威:当时可能当业务,体操10岁左右开始练了四五年业余的,也没有什么希望进入专业队,然后当时就是必须要转向,要不回家上学之类了,最后还是选择加入到哈尔滨队,在哈尔滨队成立这个项目之后。

  主持人杨阳:成立这个项目直接就练的单板?你会滑双板吗?

  张义威:会,我进入哈尔滨队是进入双板队,但是我刚进入的时候,整体就要转向了,转向的时候进入的。

  主持人杨阳:整个的双板队都要转到单板这个项目上了?

  张义威:对,是这样的。

  主持人杨阳:练了几年之后开始会飞的?

  张义威:我第一年就会飞了。

  主持人杨阳:第一年就会飞,这么厉害?

  张义威:大概吧,我们都很有天分的。

  主持人杨阳:史万成你是这样的吗?你是怎么样开始练的?

  史万成:我也是属于直接练的这个项目,我之前练了不到一年的高山。不到一年,就滑了一冬天的雪。

  主持人杨阳:那个项目我觉得是胆子特别大的人才会练的。是高山跳台吗?

  史万成:不是,是高山滑雪。

  主持人杨阳:回转那个。我以为是飞的那个。那个也是需要很大胆的。

  史万成:中国场地好像不太行。

  主持人杨阳:没有那么高,也没有那么陡。然后就转单板了,感觉怎么样?

  史万成:开始也不知道,也不了解,谈不上喜欢,就觉得新项目尝试一下,练了几年以后,觉得挺喜欢的。

  主持人杨阳:你是练了一年会飞的吗?练了多久?

  史万成:我也忘了。

  主持人杨阳:自己也认为自己是一个非常有天赋的运动员吗?对于单板滑雪来讲?

  史万成:还好吧,我觉得我不太有天分。

  主持人杨阳:高山滑雪和你现在的单板滑雪,觉得哪个更适合你自己?其实给我的感觉,单板滑雪的人好像应该较高。我觉得你就好高,还是说?

  史万成:有点。

  主持人杨阳:还是说世界欧美国家的运动员也都这样高?

  史万成:体质不一样。

  主持人杨阳:这是大实话。

  史万成:跟他们同样身高,甚至比我高的都会比我灵巧。

  主持人杨阳:为什么呢?体质的原因吗?

  史万成:应该是吧。

  主持人杨阳:一个老外的原因吧,我不知道你们这个项目需要练力量吗?

  张义威:需要。

  主持人杨阳:小肌肉群多,还是这种绝对力量多?

  张义威:小肌肉群比较多,然后一些强度练习都会有。

  主持人杨阳:就是用我们的术语来讲,你们算是短距离选手?应该算是。

  张义威:对。

  主持人杨阳:练那种爆发力的小肌肉群的应该相对多一点?

  张义威:对。

  主持人杨阳:我觉得小肌肉群发达了,然后你自己旋转的时候,肌肉的用力才会相结合起来,才会像你刚才说的哪种我身体才会变得更加灵巧。平时练的最多的是什么?

  张义威:平时练的最多的,像你说的小肌肉群力量,像腰腹,可能上肢力量,下肢力量,其实我们练的还是比较全面的。

  主持人杨阳:其实我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在昨天比赛当中有的运动员他们在比赛的那一刻,他们还听着耳塞机呢。

  张义威:大多数人都是。

  主持人杨阳:你们俩是吗?

  史万成:他是。

  主持人杨阳:你一般在比赛当中听什么歌曲?

  张义威:节奏比较强的,ROCK那些,那些比较吵的音乐。

  主持人杨阳:你听上会在比赛中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吗?

  张义威:可能听音乐我才会更专注吧。

  主持人杨阳:它会让你更专注。

  张义威:我听音乐会更专注一点。

  主持人杨阳:平时在训练的时候也会听吗?

  张义威:我只要是滑冰场就基本会听音乐。

  主持人杨阳:可能真正到了一定音量教练说什么也听不到了,不需要教练去说什么了。

  张义威:对。

  主持人杨阳:跟我们的项目完全不一样,我们在比赛当中要听着就完了,外面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人家超越都不知道了。

  史万成:我也不听,我也觉得听音乐会影响我。

  主持人杨阳:会影响自己的。这就是不同的风格。

  史万成:我会觉得太吵了,听不到别的声音。

  主持人杨阳:你比赛那一瞬间想的是什么,想的是自己的对于吗个就是出发了之后,我就想这个。

  史万成:每一个动作在完成最好的情景,在自己脑子里面过一遍。

  主持人杨阳:比赛之前?

  史万成:对。

  主持人杨阳:比赛那一个瞬间呢?就已经滑下去了,开始做动作了?

  史万成:滑下去就想着单个动作,把这个完成好了之后再去想下一个。

  主持人杨阳:你呢?也是?

  张义威:基本上都是,这个动作完成了,做下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完成了再做下一个动作。

  主持人杨阳:我不知道你们两个比赛当中有那个感觉,特别像我觉得单板这项运动很疯狂的一个,我个人感觉在比赛的时候,第一个跳跳得特别好,第二个跳比第一个跳得更好,然后就完全释放了自己,后面我可能就不会去想接下来会怎么样了,完全跟着自己的感觉去跳,去飞,再做,再你们的比赛当中,会有那种感觉吗?在一趟的动作当中?不一样的动作。

  张义威:当然,在第一跳完成非常好,他每一次落点好,连接的顺。

  主持人杨阳:雪质又好。

  张义威:然后连接很顺,当然一跳比一跳好,这个分也会非常高的。

  主持人杨阳:会有哪种很疯狂的感觉吗?

  张义威:确实,有时候像我们这个运动也不像别的,像连体操都在内,可能它每一次都会有同样的感觉,练一个动作每次都是一样的,会保持在这个感觉当中。但是在我们滑单板运动场里面就不一样了,每趟下去可能都会有一点不一样,因为场地不一样。

  主持人杨阳:雪质不一样,感觉也不一样。

  张义威:所有的感觉都不一样,就会······怎么说来着?

  主持人杨阳:有灵感了,对某一个场地,心有灵犀跟这个场地。

  张义威:差不多吧,反正就是你必须要判断,你要判断每一个动作,下一跳每一个动作要怎么做,判断这块雪有点多了,哪块雪,槽壁有点往后了之类的,你要判断,然后再做你的动作。

  主持人杨阳:选择一下比较适合你的好落点。

  张义威:落点就得在起跳之前怎么判断。

  主持人杨阳:得自己判断。比赛结束的,两个人这次冬奥会,接下来还会在索契待几天,有什么样的计划和安排吗?到城里面,就像我们特别渴望到山上去看看雪什么的。你们就不用了,会看看其他的比赛吗?比如说短道速滑,明天可能就会有金牌产生。会去看吗?

  张义威:可能会看电视转播吧。可能不会到现场看了,今天晚上会看女子决赛,为咱们中国女子加油。基本上明天就是整理行李,把自己的板装起来,洗洗衣服之类的,后天就回国了。

  主持人杨阳:刚刚你进来的时候也有讲自己的今天经历了很多第一次,现在给我们梳理一下,今天的第一次都是进央视的直播间,应该是第一次进IBC,就是你去央视有它自己演播室的那个,应该是国际转播中心,就是刚刚你去的那个央视的IBC。

  张义威:那个好大的。

  主持人杨阳:对,那个是所有持证媒体记者。一边是文字记者,一边是持有转播权电视的记者,他们都是在那里面工作,其实我们也应该算是一部分,第一次去?

  史万成:第一次去。

  主持人杨阳:感觉怎么样?

  张义威:感觉挺新鲜的。第一次看到演播间是什么样的,那个地方确实挺不错的。

  主持人杨阳:第一次来中国之家?

  张义威:对,第一次来中国之家。看到很多体育明星。

  主持人杨阳:想过有一天自己的照片也放上去吗?

  张义威:如果我努力到的话,应该会吧。

  主持人杨阳:我觉得会的。现在这一次第六名,下一次进前三名应该不是问题,四年的时间呢。

  张义威:四年谁知道了。

  主持人杨阳:你不应该这样说,你应该说四年绝对没问题,一年超一个人。

  张义威:对。

  主持人杨阳:今天非常感谢两位在赛后能够做客我们的直播间,在这让我们一起祝福中国军团能够取得好成绩,同时我也衷心的祝福二位,真的在四年以后,超过三个人绝对不是问题,我们一定要有所突破,好不好。谢谢二位能够来到我们的直播间,谢谢。

  张义威:谢谢。

  史万成:谢谢。

来源: 华奥星空
责任编辑: 孙欣迪

相关新闻

奖牌榜

微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