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4索契冬奥会 >> 冠军访谈 -> 正文

冬奥特别节目:中国代表团官员畅谈冬奥

2014-02-07 10:50:00 华奥星空

  华奥星空讯 索契当地时间2月6日,冬奥会中国代表团副团长肖天、代表团秘书长蔡家东、代表团新闻官温文三人做客华奥星空与腾讯前方演播室,畅聊冬奥及中国代表团前景。肖天副团长谈到王濛受伤险落泪,感慨损失巨大。

  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各位网友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探索冬奥”节目,今天我们非常荣幸地请到了中国代表团的三位领导,下面让我一一向大家介绍。坐在我旁边的是我以前的老领导,也是本次冬奥代表团的副团长,肖天先生,您好!

  肖天:您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我们本次冬奥代表团的秘书长蔡家东先生,您好!

  蔡家东:您好!

  主持人:还有一位是我们冬奥代表团的新闻发言人,温文女士。

  温文:不是新闻发言人,新闻官就行了,首席新闻官。谢谢,大家好!

  主持人:其实作为我来讲以前是练短道的,我可能更关心的是我们的队友,我们的队友是2号就到达了索契,可能我们的团部大部队其实是5号凌晨才到了索契,是吗?

  温文:对。

  主持人:我们其实来到索契两天,对于我们索契冬奥会的这种初印象是什么样的呢,肖局?

  肖天:秘书长说说。

  主持人:秘书长您给我们说一下?

  蔡家东:索契我是第一次来,首先,对于索契这里的气候,它承办冬奥会的各种体育场馆设施以及奥运村本身各方面的设施条件应该说是非常好,安全能够满足我们代表团运动员参赛的各种需求,所以给我们来了以后留的第一印象就是非常美好。

  主持人:其实大家都感觉俄罗斯是一个非常冷的国家,可能到了索契来讲,我看到今天中午的最高温度好像是达到了零上10度这样。

  蔡家东:对,之前我们也了解说是它的气温不会太低,但是想象中间觉得应该比北京冷,所以到这来了以后,应该包括代表团,包括我们个人,装备准备的都非常充分,到这来了很多是用不上,我今天到演播室就穿多了。

  温文:昨天柳荫,冰壶队的,她们在布置她们的阳台,阳台上挂一面大国旗,穿一短袖在那,说这个国旗正不正,我说你先回去穿个外套,她说我热,气温高。还有一个,插秘书长一句,我觉得当地的志愿者给我们的感觉,他们的热情让我很感动,而且觉得他们的这种热度,从我们到机场那一刻起帮我们搬箱子,都那么晚了,他们连着几天回去都是要一两点钟才能回去,帮着代表团安排一切。还有一个热是中国热,就是我没有想到在索契有这么多的人会讲中文,我们的志愿者当中有好几个中文讲得都非常好。

  主持人:是本地人?

  温文:是俄罗斯人,但是中文讲得很好,所以我觉得一个是志愿者的热情,还有中文热,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主持人:气温可能比我们想象得高,像您说的志愿者也非常热,就是迎面铺来的都是一种热烈的迎接,迎接我们所有队伍的到来?

  温文:对。

  肖天:另外,我还补充一下,我觉得索契的奥运村它更加能够体现奥林匹克精神,就是在有些国家有些人的想法中,奥运村应该是设备如何如何的齐全,如何如何的舒适,我们这个奥运村里面就是空空的房子,就是中间一张床,一个很小的写字台,但是有冷热水可以洗澡,给你一条浴巾,什么都没有。

  温文:肖局,我再添一句,那有写字台,那是团领导的屋子有写字台,我们屋里没有写字台,只有一个床头柜。

  肖天:就是一个小床头柜,我觉得奥林匹克精神它不是要求奢华,不是要求享受,就是你在奥运村里面住,就是能够提供你运动员参赛的这个条件,这就是奥林匹克精神,大家应该是节俭,应该是年轻人奋发向上,包括它的餐厅里面的食品食物也并不是很多,但是够一定的卡路里,够一定的热量就够了,因为你是全世界的一个聚会,大家互相之间在食品上有一点界限,并不是说这里面有很多中餐,就是你中国人在家里适应这个伙食就叫好,没有这个东西伙食就不好。我觉得这个奥运村比我们国内,甚至我们国内的一些运动会在条件上要俭朴得多,要简单得多,但是它体现奥林匹克精神,我觉得很国际化。从我本人来说,我觉得很满意。

  主持人:虽然是可能没有那么奢华,但是它达到了运动员在平时生活中需要的一切设备?

  肖天:就是这个运动会所需要的这个条件人家达到了就可以了,并不见得它村里一定要配彩电,一定要放地毯,一定要弄席梦思床,这才叫运动会办得好,如果这么理解,我觉得就歪曲了奥林匹克精神。

  主持人:您来了之后有去各个场馆看过吗?

  肖天:还没有,我准备一会儿我们几位就去看一看这个场馆。

  主持人:因为刚刚我也有路过那个场馆区,其实有一个建筑非常像我们的水立方,不知道您几位怎么看?

  肖天:在外形上我们已经感觉到了。

  主持人:其实我们已经有记者进过奥运村了,也看到我们奥运村里面吃的食物,并且看到了有现场拉面的,不知道几位领导有看过吗,还有包饺子的?

  温文:饺子是有,拉面我们没有赶上。

  主持人:说一抢而空,那个拉面,因为它是现场制作,可能国外的运动员没有见过这种中国的一些特殊的东西。

  肖天:非常好。

  主持人:其实聊到了奥运会我们一定会想到成绩,因为2010年的温哥华冬奥会我们的成绩非常好,可能这一次团部对于我们各个队或者是我们每个项目,每个个人有制定一个什么样的目标吗,是让我们运动员去努力地达到?

  肖天:这个秘书长谈谈,他比较清楚。

  蔡家东:团部的目标,指标问题,因为肖天副团长在不同的场合都已经做出了解释,因为首先代表中国参加冬季奥运会,首先我们代表团是表明了我们对国际奥林匹克运动首先的一个积极,支持参与发展的一个积极态度。到冬奥会当然是国际最高水平的比赛,不管哪个国家哪个选手来,肯定都会全力以赴地能够发挥自己最好的水平,能够创造自己最好的佳绩,这个是不言而喻的,而不是说谁一定要对它去定指标,每一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指标,都会有自己的目标,他都会全力以赴地来去按照自己设定的这个目标去表现,来积极争取。至于代表团,应该说我们不会有明确的具体的指标,但是我们不同项目,我们在国际上的水平我们有不同的分析和分类,我们一些重点项目我们肯定会全力以赴的,能够创造最好的成绩,像上一届温哥华一样,我们女子短道,那是历史性地包揽了四块,这四块之前我们代表团并不会给他设定目标,就是你必须要拿四块,这是他整个参赛过程的一个自然结果,我们强调的是运动员的精神面貌,你的作风、心里、意志、品质,你要有充分的表现,把你自己的专业技能非常充分的发挥。我们是始终强调你在这个准备和参赛的过程,要注重这个过程,这个结果,那是在过程的一个最终的选择。

  主持人:刚刚秘书长也提到了短道速滑,其实短道速滑一直以来都是我们非常强的一个项目,这届冬奥会其实也是我们特别看好的一个项目,但是可能有一点点遗憾,因为在20几天之前王濛受伤了,这是一个不可预估的事情,这些事情也很正常,那么我们代表团会怎么样调整队伍的心态,帮着队伍调整心态,帮助他们再能够团结起来来打这届冬奥会呢?

  肖天:王濛赛前的意外受伤实在是一个非常非常遗憾的事,王濛这个运动员非常有天赋,在这个短道速滑上,小杨你也是运动员,你知道,她的身体素质,她的气质,我觉得都是短道运动员多少年来难得的一个人才。但是这个事情就是这样,天有不测风云,在这么临近的时候受伤,而且又是在踝骨,正是这个滑冰要用劲的一个地方,这是非常非常遗憾的事。王濛受伤以后,大家都非常关心她,她自己表现得也很坚强,也很好,从我这么多年对冬季项目的感情上,我也很敬佩她,作为一个运动员来说。王濛如果参赛,我觉得她在500米上应该有很大的把握,而且她赛前她的这个实力以及她现在对对手的这个影响,她应该是很有把握的,王濛的退赛对中国代表团在争金夺银上是一个很大的损失。有人问我大概能会损失多少奖牌和金牌,我不好预测,但是是一个很大的损失。这个集体现在没有王濛以后,我希望他们的集体就是没有王濛以后,能够像王濛在队里这种情况一样地去努力,去拼搏。另外,范可新、刘秋宏还有李坚柔这些队员也都慢慢地成长起来了,我希望在王濛因伤退赛的情况下他们这几位能在本届冬奥会上能够取得好的成绩,能够从他们的努力中来弥补王濛没有参赛的这个损失,我期待他们,我也祝愿他们在将来这几天的比赛当中能够取得好成绩。

  主持人:对,您说到这,我其实自己的感受也挺深的,因为知道她受伤之后,其实过了一段时间我再想这个事情,其实有的时候可能会让坏事变好事,因为范可新在王濛没有参加比赛那两年的时候,她其实也显示出来自己想要去挑大梁的这种愿望,也表现得非常好。如果这届冬奥会她能够克服自己的心里压力,能够完全很好地表现出来,可能未必是坏事,可能真的成就了另外一个领军或者是成就了另外一个。

  肖天:这个我同意,范可新她本人应该把握这个机会,但是从整个代表团的平衡来说,有王濛在和没有王濛在进入决赛这个是不一样的。如果是进入决赛,有王濛,有范可新或者还有刘秋宏那就不一样,如果王濛不在,加拿大这两个都滑进过43秒,都是很强的选手,这样就会给范可新带来很大的压力,当然这些年轻选手能够顶住压力,那也是他们成长的一个很好的机会。但从我的副团长角度来说,我还是希望王濛能够在,我们心里更踏实一些。

  主持人:其实就是这样,短道速滑它毕竟是四个人在比赛,如果我们四个人里占三个人我们有75%的机会。

  肖天:是。

  主持人:聊了这么多短道速滑,可能其他项目大家也很关心,比如说花样滑冰还有自由式滑雪,包括单板滑雪,可能大家都比较感兴趣,这一次可能变化都很大,申雪、赵宏博退役了,庞清,佟健也是老队员了,还有张昊也换了自己的新搭档,他们赛前的准备也是很充分的,并且今天应该是花样滑冰集体滑就已经开始了,您几位对其他的项目给我们做一些评价?

  肖天:刚才已经说到了短道速滑,那么作为代表团,我们能够在冬奥会上有好的表现,也包括我们花样滑冰,包括刚才提到的雪上的空中技巧,也包括我们冰壶,都是可以值得期待他们能有好的表现。花样滑冰自从申雪、赵宏博退役以后,应该说对我们的整体实力有一个比较大的影响,虽然庞清、佟健也是到运动员,但是由于随着年龄的增长,伤病的积累,应该说从他们的顶峰时期应该有所下降,张昊他是重新换了搭档,因为花样滑大家都知道的,这是要有很长时间的两个人的配合,这个北京不单单是动作上的组合和协调一致,它更主要的还是两个人的这种默契,甚至有一些配合中间的一些情感的交流,可以说是要经过长期的积累。根据我们现在的情况,应该说和我们上一届水平是有所下降的,我们的雪上空中技巧,这个项目就是这两年以来我们整体水平,就是高水平的人才厚度应该比温哥华之前的状况要好,因为不管是从世界排名还是从运动员完成的动作难度也好,应该说我们这个人才厚度是增加的。但是竞技体育它的最大特点就是你赛前分析预测它只是个预测,只是根据一般的表现进行预测。竞技体育最大的悬念就是不可预知,你的预测仅仅是预测,这个预测有合理的成分,但是更多的偶然因素你是很难预测到的。比赛中间可能就是空中这0.1秒,也可能你在起跳的1秒,也可能你在空中旋转的这一瞬间就什么事情都可以发生,一个动作发生了意外,那样整个结局就完全是颠覆的。所以虽然我们分析我们现在困难很大,但是从运动员,从教练员,我一开始就讲他们都有自己的目标,他都会按照自己设定的这个目标会去全力以赴,去争取最好的成绩,因为不可预测的结果并不是说我们平时比别人要差一些,我这个结果就一定是比别人差,那就要看怎么把握好机会,怎么控制好自己。

  主持人:刚刚我们聊了这么多代表团的事,下面我们聊一点轻松的话题,我不知道三位领导自己个人喜欢什么样的冬季体育项目?

  温文:短道,花样,短道是因为盐湖城的时候,我第一次跟着冬季项目一起出去,我觉得它的那个激烈和精彩,它的结果不可预测。还记得那次澳大利亚的那个选手意外夺金,他的那个兴奋状,怎么想也想不着他,但是这就是短道,这就是体育。花样滑是因为它太唯美了,它的服装,它的音乐,运动员的表演和表现,我觉得有的时候是任何一场芭蕾,一场歌剧很难比的。

  主持人:完全不一样的?

  温文:对,所以既是一个运动项目,又是一个艺术含量非常非常高的。如果条件允许,真的很想多看一看。

  肖天:你最喜欢哪一项,主持人想要问你?

  温文:我这两个都喜欢,因为两个完全不可比,一个是唯美的,可能是慢版,音乐里面的慢版,很舒缓。

  主持人:那您平时业余生活中会去参与一些这样的冬季的项目?

  温文:我长在北京,小的时候是滑花样道,但是那个学校非常非常业余,但是我在冰上我能滑走,我转个圈啥的曾经还行。

  肖天:你能跳一周吗?

  温文:小的时候是可以的。

  肖天:我告诉你,小杨阳试着滑短道,但是她以前是滑花样的,在滑短道之前是滑花样的。

  主持人:这是我的老领导,太了解了。

  温文:那我就说话对了嘛,我说花样和短道都是她的长项上。

  肖天:所以小杨阳当运动员的时候,她脚底下的基本功特别好,因为她以前有这个花样的底子。

  主持人:蔡秘书长,您最喜欢的冬季项目是什么,或者说自己真的去参与的项目?

  蔡家东:冬季项目我现在还没有参与,因为我生长在南方,冬天偶尔下雪,当然喜欢雪,河沟也会结冰,看到也喜欢冰。

  肖天:就像温文小姐一样,你最欣赏哪一个项目?

  蔡家东:我先说职业习惯,因为现在要对所有的项目要了解,所以我现在还没有说特别有什么偏颇和亲疏厚爱。

  温文:他是领导,必须一视同仁,一碗水端平。

  蔡家东:这不是官话,但是我看任何项目的时候我都比较集中,我也都比较投入。

  主持人:可能这个问题留到这次冬奥会的时候您就会有答案了,感受了一次冬奥会可能就会有自己的最爱了。

  蔡家东:冬奥会我已经感受了,所以我为什么说这个话,因为温哥华冬奥会我是参与的,所以我看每一个项目,每一个项目的不同特点。滑冰,花样滑它的那种幽美,高雅,它是一种。短道速滑是那种激烈,速度,你看到的包括越野滑雪,你好像看的很枯燥,很无味,但是你中间能感觉到运动员从事这个运动的时候他表现出来的那种坚持或者他表现出来的那种力量,那种坚韧,那种力量,这不是说官话,就是你去体会这个项目的时候,你不是光看他一个动作形态,因为动作形态中间你要体会到它这个项目本身它是有内涵的,不同项目有不同的内涵。

  肖天:小杨你问这个问题它是一个什么呢,带有一个主观色彩的东西,就说你完全从冬季项目,要从它的欣赏角度和对这个项目的感情你得分开说,要从欣赏角度来说,这个高山滑雪是在全世界收视率最高的,男子冰球、花样滑冰,这都是,要是从欣赏唯美的角度来说。要是从中国人的角度来说,要从我们代表团,什么蔡秘书长,新闻官,从我们来说,我更喜欢中国人在奥运会能争金夺银的像短道速滑,像你那时候,当年在摔倒了之后再爬起来,完了以后心都跳出来了。另外,我还欣赏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还有大道的短距离,再一个就是我们的花样滑冰,这就是从我们中国的优势项目来说和感情上来说我喜欢。要是从项目本身的影响力来说,那还是高山滑雪,男子冰球,花样滑冰,在世界上从职业体育的角度上它的角度比较大。

  主持人:那你会滑雪吗?

  肖天:我会滑雪。

  主持人:那您平时肯定也是参与?

  肖天:现在没时间,我的滑雪都是在以前带你们出国,在国外学的。

  主持人:对,我记得我们有一次是在韩国,您直接把大杨阳带到最顶上去了。

  温文:高级道?

  肖天:对,她一次没滑过。

  温文:下来了吗?

  肖天:下来了,她就一点一点的,她的腿有劲。

  主持人:对,就是腿有劲,那个时候就是在比谁滑的快,因为根本就不懂滑雪,又不知道害怕,其实刚刚那个问题是我想引出下一个问题,因为说实在的,现在就北京而言,我们现在的滑雪包括冰球在大众体育方面都是特别的火热,因为可能我自己去参与,我自己也有滑雪,也有带着孩子去滑冰,其实现在冰球在北京市的这种儿童之间的联赛每一周都会有,可以说我们在大众的冬季项目上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基础了。但是非常遗憾,可能我们最顶尖的这种项目,像今年女子冰球可能也没有进入我们的奥运会,是不是我们也会有这种期盼,可能是把这一些全民健身非常好的项目直接交给商业,就是交给大众体育,让他们自己去发展,然后可能慢慢地从里面你可以走出我们竞技体育的这种?

  肖天:这是一条路,就是现在利用市场经济,利用市场,利用民间大家对体育的爱好来启动,来弥补政府资金不足,在行政上的一些东西,我觉得下一步改革,特别是十八届三中全会以后在体育的改革上,我觉得这是一个需要提倡而且也是一个拓展的一条路,而且也是非常有前景的一条路,你说的这些东西是对的。

  主持人:对,因为我自己看到了,也感受到了,就觉得因为现在的职业体育,大众体育,竞技体育,就是我们怎么样能够让这这三种相互的像一张网一样搭在一起?

  肖天:因为要想成为职业体育它是有条件的,它一定是在这种发达国家,在这个市场经济中它能够有很大的投入和赞助商来加入到这个里面去,这种项目才能成为职业体育。大众体育它不一定是这么样一个要求,所以它这两个方面,就是你根据什么样的项目,你按照什么样的思路来发展,这个职业体育一般都是在发达国家,比如说足球,冰球,橄榄球,大帆船,高尔夫,网球,像这一类的项目。有些项目,比如说像举重、射击射箭、体操、跳水,它职业化它职业不起来,不仅在中国职业不起来,在美国在欧洲它也职业不起来,有些职业化是地区性的职业化。所谓地区性的职业化,比如说乒乓球、羽毛球可以在中国,在亚洲职业起来,但是在欧美你职业不起来。日本的相扑可以在日本职业起来,但是日本以外的地方你职业不起来。像英联邦国家的板球可以在新西兰,可以在澳大利亚,可以在巴基斯坦,可以在印度职业起来,但是你在英联邦以外的国家你就职业不起来。还有一些项目就是在哪都职业不起来的项目。再有一些就是民间的一些草根的项目,什么大秧歌,全民健身路径,还有一些当地的,像东南亚的藤球,像老百姓的门球、毽球这些东西,那就是因地制宜,根据不同的情况。所以这个体育它是丰富多彩的,它应该是风格。在这个里面不要愣去搞一个什么普及和提高的关系,只有这个基础大那个才能坚,两回事情。如果说你完全把它基础大,提高,完全这么挂钩,很多东西它是解释不通的。

  主持人:可能有的时候就是要顺气自然可能会更好一些?

  肖天:对,会更好一些。

  主持人:其实说到这了,我们也知道在前一段时间我们已经提出申奥了,可能有一些其他的项目,像是雪橇、雪车这样的高山项目,我们现在可能对于中国来讲可能是刚刚起步,对今后我们是不是也会在这一些项目中去抓一些队员?

  肖天:如果说中国拿到了2022年的奥运会,我们会建这个场地,建这个场地,在中国作为东道主,我们应该说是一定要派队参加的,这样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可能会组一些队伍去,但是这种项目在中国能不能推开,能不能经过普及,我觉得还是要有一段过程,要有很长的一段历史。就包括在北欧的一些国家,包括曾经办过冬奥会的一些国家,雪车,雪橇,我觉得也是在少数人中间来开展,大众中间还是很难普及。大众可以,像哈尔滨,像吉林,松花江,可以弄一个坡,大家弄个小爬犁,往下出溜一下,老百姓也其乐融融。但是你真正作为专业的雪道下来这种东西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到。

  主持人:但是这次冬奥会也看到有报道,其实有很多夏季项目的运动员也有参加冬季项目的,雪车雪橇的,我其实挺佩服他们这种勇气的,完成了自己夏奥会的这种任务或者是自己的目标之后又来享受冬季奥运会。

  肖天:这就像你刚才说的在纳达洛娃(音),像他们这些人是两栖运动员,夏天骑自行车,冬天滑冰,这种在运动里边有这样的运动员,我觉得这是对体育的另外一种解读,从纯体育的这种娱乐的角度来挑战人体极限的角度来讲,我觉得也可以。我想今后将来中国的运动员里面也应该能出现这样的运动员。

  主持人:对,在我们要退役的时候,之前我们大家都有在研究,我们那时候四个女孩,我们说我们组成一个冰壶队吧,冰壶队可能也是需要四个人去配合,可能对于年龄限制可能没有对体育项目要求那么高,所以我们当时也是在半开玩笑,但是现在我们冰壶已经很高水准了,可能我们再练有点晚了。其实说到这次冬奥会,可能我们广大网友想看到的并不是非得取得非常好的成绩,就是非要看到那个冠军,但是因为我们自己也在做一个图片故事在讲这些真正能够在冬天的时候参与到体育当中来的这样的人,可能对于冬季项目来讲,可能我们感觉会是一个很大的大Party,跟夏季项目相比较,三位都是经历了很多届奥运会,冬季奥运会,夏季奥运会,也是有同样的感觉吗?

  肖天:温司长说说。

  温文:我觉得这本来就是一个全世界的青年人的一个大的Party,他在这个大Party里有欢乐,有成长,有经验,有彼此的尊重,有一个更加和谐美好的社会和更多不同种族的,不同的国家的运动员的交流。但是它是用运动这样一种专业的方式来促进这个交流,你要说是Party,是不是就不需要去更高更快更强了呢,我觉得不是,我们用体育的语言,全人类,年轻人,无论你讲俄语,讲英语讲中文,我们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并且向别人学习。所以我特别赞成你说的那个话,我觉得不仅是冬季,夏季也应该这样,就是大家用共同的体育的这种语言来表达自己,并且向别人学习,向别人致敬。

  肖天:这个问题是两个方面,小杨,我不知道你是什么目的问这个话,参与是参与,作为参加奥运会的这个队伍就要争金夺银取得好的成绩,这是两回事,所有到奥运会的人都不希望来这跑龙套,所有的人都不希望到这个地方能拿第一他不拿第一,能拿第三就非第四,拿第八非得第九,进前十二非得第十三,我觉得不是。在这个过程中间体现的就是刚刚温文说的这个,全世界大家的青年人的一个聚会,体现奥林匹克精神,这个是不矛盾的,不能说好像大家参加奥运会大家就可以放松,你看人家都不在乎,中国人那么在乎,我觉得这个话是值得商榷的。你到奥运村里面去,你看这些运动员兴冲冲地来,兴冲冲地走,包括运动员,甭管他水平高和低,他的这个心里面都充满着在要在这个奥运会上能够取得自己最好的成绩,谁也不是到这个地方来玩一圈,来这个地方来跑一个龙套,来参加一个Party,来随便参加一个东西到奥运会来的,我觉得没有这样的人,不管他水平高和低,但是这个事情的本质来说它是两个方面的问题,一个是竞技,没有竞技它就没有奥林匹克,但是奥林匹克另外一个方面,它是带来全世界的奥林匹克精神,交流,友谊,青年人的奋发向上。现在很多媒体,有些人把这个东西交织在一块,好像你拿了金牌就没有这个精神了,好像这个地方弄得很水,回过头来就说你没有拼搏精神,这个东西不能这么去说。

  主持人:其实我自己的感觉就是无论在场上场下,我们运动员都应该表现出来那种,就像您说的更快更高的这种精神,可能有的运动员不能来,可能我们带着他的梦想来这参加比赛了,在赛场上可能我们给大家的那种不一样的感觉,可能我曾经多过运动员,我在站在领奖台的时候我会很激动很兴奋,但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我在看电视的时候看到运动员站在那领奖的时候我也会流泪,因为温哥华冬奥会我真的是坐在电视机前看的,我看到他们我就抑制不住,我自己就转身就走了,因为我没想到我会那样,所以现在我完全以一个观众的角度来看冬奥会,看夏季奥运会,看冬季奥运会,所以我刚刚其实那个问题就是想表达自己这样一个内心的愿望。今天时间差不多了,我们非常感谢三位领导能够作客我们的演播室,同时也祝福中国代表团能够旗开得胜,明天就开幕了,我们首先看我们开幕式上中国红旗在那边飘扬,同时我们也祝福所有的队员能够比出自己最理想的成绩。谢谢!

  肖天:好,谢谢!

  蔡家东:谢谢!

  温文:谢谢!

  肖天:我也很高兴看到你当运动员那么优秀,现在当主持人也是那么优秀,这个角色切换的那么自然。(完)

来源: 华奥星空
责任编辑: 孙欣迪

相关新闻

奖牌榜

微博互动